大司命:祭祀主宰人類生命之神的祭歌(圖)

2017-03-04 00:00 作者: 乙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大司命:祭祀主宰人類生命之神的祭歌
「大司命」是掌管人類生命的神祇。(圖片來源:Pexels)

接續〈屈原・九歌(四)湘夫人全文翻譯〉一文。

大司命」是掌管人類生命的神祇,所以被稱為「大」,另一個「少司命」則是主宰幼兒生命的神祇,所以被稱為「少」。世人認為,掌管生死的「大司命」,地位崇高,不僅神秘還極具威嚴,令人敬畏。

《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表示,〈大司命〉是由飾演「大司命」的主巫與在旁的群巫彼此唱和呼應,來做為主要的表現形式。黃壽祺與黃桐生則於《楚辭》表示,〈大司命〉由男巫伴神,女巫伴唱。《中國文學欣賞精選集・第二冊楚辭》與《楚辭》的觀點相同,亦表示此篇由扮大司命的男巫唱詞,迎神時則由女巫唱詞。整體看來,〈大司命〉反應出當時楚地的命運觀念與神祇觀點。

由於研究者的觀點不同,因此判定主巫與群巫所唱的段落亦不同,以下將依照《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與《楚辭》(黃壽祺、黃桐生譯注)中的說明,各自在原文處以斜體字標示出該段落是由扮演大司命的巫者所唱,還是由群巫所唱。

 

大司命

(男巫,《楚辭》)、(飾為大命司的主巫獨唱,《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

廣開兮天門,紛吾乘兮玄雲。

令飄風兮先驅,使涷雨兮灑塵。

(女巫,《楚辭》

君迴翔兮以下,踰空桑兮從女。

(男巫,《楚辭》

紛緫緫兮九州,何壽夭兮在予!(18

(女巫,《楚辭》)、(群巫齊唱,《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

高飛兮安翔,乘清氣兮御陰陽。

吾與君兮齋速,導帝之兮九坑。

(男巫,《楚辭》)、(飾為大命司的主巫獨唱,《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

靈衣兮披披,玉佩兮陸離。

壹陰兮壹陽,衆莫知兮余所為。

(女巫,《楚辭》

折疏麻兮瑤華,將以遺兮離居。

老冉冉兮既極,不寖近兮愈疏。

(群巫齊唱,《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

乘龍兮轔轔,高駝(19)兮沖天。

結桂枝兮延竚(20),羌愈思兮愁人。

愁人兮奈何,願若今兮無虧。

固人命兮有當,孰離合兮可為?(21

 

翻譯

敞開天門啊,我要駕乘著那繁密的烏雲。

我命令旋風在前方開路,使暴雨撒除塵埃。

你盤旋的飛翔而降臨,越過空桑山的跟隨著你。

九州的人口眾多,誰是長壽或短命皆由我主宰。

大司命安穩閒適的高飛著,順乘著天地的清明正氣,駕馭著陰陽。

我與你恭敬迅速的,引領天帝出入九州之山。

覆蓋於身的長神衣飄動著,配戴於身的玉飾閃著參差光彩。

神光一下昏暗一下光明,若有若無,眾人都不知曉我的舉動。

我摘折神麻、色如玉的花兒,要把它贈給遠別離居的世人。

漸漸年老將至衰頹,不漸漸親近就愈發疏遠。

乘坐龍車,響聲轔轔,向高處奔馳,急迅沖天。

編結桂枝佇立久久,愈是思念愈加使人憂愁。

悲愁的人啊!又能如何?希望能像現今這樣毫無虧損。

人的生命本來就已有定數,誰人能主宰離散與聚合呢?

 

註18:「紛總總兮九州,何壽夭兮在予!」兩句,主要有兩種不同的意思。一個是「大司命掌握人的生死」,另一個則更細緻的解釋為「由人們的行為所致,再配加上老天的懲治」。《楚辭章句》即載:「予,謂司命也。言普天之下,九州之民,誠甚眾多,其壽考夭折,皆自施行所致,天誅加之,不在於我也。」《中國文學欣賞精選集・第二冊楚辭》將這兩句翻譯為:「多麼廣袤多采的世界啊!這眾多人們壽命的長短都在我掌握中。」《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翻譯為:「九州的人多得數不清,為什麼生與死啊,由我決定?」黃壽祺、黃桐生則於《楚辭》翻譯為:「九州裡有人眾千千萬萬,他們的壽和夭由我主宰。」

註19「高駝兮沖天」中的「駝」字,另一本作「馳」。

註20「結桂枝兮延竚」中的「延竚」有兩意,而「竚」同「佇」字。黃壽祺、黃桐生於《楚辭》中載為:「徘徊顧盼。」《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載為:「久久的站立。」《中國文學欣賞精選集・第二冊楚辭》載為:「久立佇望。」此文採取「久久的站立」之意。

註21:「固人命兮有當,孰離合兮可為」兩句,有數種意思。《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的注釋為:「命:命運。當:相當、相應。」、「為:作為。」兩句翻譯為:「人的命運本來都和他們的行為相當,悲歡離合啊,誰能施加影響?」

《中國文學欣賞精選集・第二冊楚辭》的注釋為:「常應作常。有常,是說人的壽限本有一定。」、「離合,指人與神的離合、會合。人的壽命既有一定,與神無關,那麼親近和離別,也算不了什麼一回事了。這是送神去後,一種失望的自行寬解的話。」兩句翻譯為:「啊,人的命運遭遇本有定數,誰能預先安排世間的聚合離異?」

黃壽祺、黃桐生的《楚辭》載為:「當:正常的意思。有當,有一個正常的規律。」「離合:指與神的離合,與神離則死,合則生。可為:《山帶閣注》:『人命至大而神主之,其尊甚矣,其離與合,人孰散參預期間哉。』意思是認為人不能主宰自己的壽命。」因此,兩句翻譯為「本來啊人壽命各有短長,生和死誰又能主宰它呢?」此文採取「人命由神主宰」之意。

(待續)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