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共產資本主義的宿命,富豪劫(1)(圖)

2017-8-12 07:43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安邦公司董事長吳小暉在6月被帶走(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7年8月12日訊】外界對十九大的關注重點,主要在政治人事安排,我更關心一些方向性的經濟政策。世界皆知,北京曾宣稱自己創造了一個堪與華盛頓共識媲美的北京共識,即中國模式。這一模式最大的特點是共產黨政權主動與資本主義聯姻,讓中國在最短的時間內,創造了數量超越美國的億萬富翁群體,與此同時則讓80%左右的中國人處於社會底層。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爭硝煙瀰漫之際,明確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權與資本家聯姻的黃金時代將正式結束。

針對資本大鱷的超級金融監管機構

在《中共十九大前夕的「戰場」清掃》一文中,我談到自2013年以來中國富商當中不少人因其政界靠山倒掉而跟著敗亡,指出今年以來的金融整頓,已將戰火燒向了近年被指「蠶食實體經濟、在資本領域興風作浪的官商勾結」的資本大鱷,即富豪中的高端。

自從2015年股災以來,中國當局發現,中國的資本市場幾乎成了資本大鱷上下其手的逐利天堂,不少企業通過國內星羅棋布的金融平臺圈錢,再通過在海外投資的方式轉往海外,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的底線幾乎要被擊穿。直到此時,當局才算是領教到一個相對獨立於政府的經濟利益集團的厲害。經過一番醞釀與持續的政策調整,今年7月,中國國務院成立一個領導並監管「一行三會」的超級架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意在終結「資本的暴力時代」。

這一機構成立的目的有二:1、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一個行政常設機構,具有決策權,對行政執行結果具有監管、問責和處罰權。設立它的目的在於解決「一行三會」之間的監管「踢皮球」、金融機構和產品監管標準不統一、金融監管存在真空等問題。2、填補銀行、證券、保險三大業務監管縫隙。最近十年以來,中國金融行業實施「改革」,不少國企與私企巨頭均擁有銀行、證券、保險業務的金融全牌照,但銀監會、保監會、證監會三大監管機構卻存在相當寬的監管縫隙。這些資本大鱷游弋於金融、證券、保險三大行業,哪裡方便就在哪裡圈錢,再藉著當局鼓勵海外投資之機大規模將資金轉移海外,而其債務風險卻留在國內。成立這個統一領導監管「一行三會」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意在彌合監管縫隙。

在試圖堵住資本獲取暴利管道的同時,北京終於將醞釀數年的本國居民海外資產管理方式(被稱為中國版「CRS」立法)推至前臺。2017年5月23日,中國國家稅務總局、財政部和「一行三會」六部委共同發布《非居民金融賬戶涉稅信息盡職調查管理辦法》,宣布自7月1日開始於中國內地實施。該《辦法》規定,銀行、證券、信託、期貨、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開展對非居民金融賬戶的盡職調查。這裡的「非居民」,是指中國稅收居民以外的個人和企業。在2017年12月31日前,金融機構需要在國家稅務總局網站註冊登記,並且在每年的5月31日前報送上述盡職調查信息。國家稅務總局獲得這些信息後,將與賬戶持有人的所在國稅務主管部門開展信息交換。首次對外交換信息的時間為2018年9月。

目前,中國的金融機構對如何推進此項工作還一頭霧水,但都知道這借由CRS立法將觸動兩類人:一是依托避稅天堂做生意的國際貿易商;二是借由地下錢莊等違規方式資金出海的富人們。財產披露在中國帶來的嚴重不安全感,除了新增的納稅負擔之外,更多源於通過地下錢莊轉移資產可能面臨政府「秋後算賬」。

針對這些高端富人的措施出臺,意味著中國富人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

中國模式:共產黨政權與資本主義聯姻

按照習近平的節奏,中國行將結束江胡時期創立的「中國模式」。對於中國模式,過去習慣定義為「專制制度+市場經濟」,國外研究者為了讓中共能夠接受,說成是「威權政治+市場經濟」,但其實是共產黨政權與資本主義聯姻。說起來這也算是中共創造的「奇蹟」,因為自馬克思學說創立以來,共產主義與資本家是天生的敵對關係,共產主義運動的「聖經」——《共產黨宣言》斬釘截鐵地宣布: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勢不兩立,無產階級組成的政黨——共產黨——將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只有中共政權做到讓二者經歷過80年代的短暫摩擦後水乳交融,並且發揮「中國模式」的活力,讓中國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那麼,該怎樣來認識中國經濟改革產生的這種獨特的政治經濟制度呢?筆者把中國這種獨特的政治經濟制度稱為「共產黨資本主義」(Communist Capitalism)。從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問世,鼓勵資本家入黨蔚為政治潮流,眾多民營企業家進入各級人大、政協,儼然進入了「精英共和」的初級階段。這種「精英共和」的表象,讓近幾年外媒關於「兩會」的報導多了一個主題:中國「兩會」富豪的財富與美國國會議員財富之比較。以下是比較結果:根據追蹤中國財富的胡潤報告的數據,中國最富有的70名人大代表的個人資產淨值在2011年一共增加了115億美元,創下898億美元(折合5658億元)的新高。相比之下,美國國會、最高法院及白宮的660名最高官員在同一時期的個人資產淨值為75億美元,低於70名中國富豪人大代表一年中增值的財富。2017年3月,據《胡潤富豪榜》數據顯示,全國人大和政協代表"百富榜"上的100名富豪在過去4年裡財富增加了64%,從2013年到2016年,他們的身家總和從1萬8千多億漲到3萬億元人民幣。

號稱共產黨領導下、體現了「民主集中制」的議會——中國人民代表大會,確實成了富豪與官員的俱樂部。彭博新聞對這一現象發表評論:「全國人大偏愛億萬富翁,體現了中共和富豪之間的融洽關係。在這個體系的各個層級上都有當地官員與企業家串通合謀,發家致富」。

在「兩會」營造的「精英共和」氛圍中,中國富豪群體當中,不知有誰想到不久後將要面對的命運轉折?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