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做過傳銷

2017-8-13 06:43 作者: 清風烈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8月13日訊】01

而我自己,七年前,曾被騙入傳銷組織,整整呆了三個月,從驚恐到接受、從認可到加入、從習慣到麻木、從無奈到逃離。

這期間我親歷過裡面的各種角色轉換,從最初哭哭啼啼的受害者,過渡到沾沾自喜的創業老闆,再到後來每天都無所事事,卻為了實現財富夢想而編織著善意謊言的行屍走肉。

也見證過太多來自各行各業、不同身份不同年齡段,卻絡繹不絕由反抗到屈服、由嚎啕大哭到開開心心加入傳銷組織的各路人。

總有人經常說,那些被騙的人真是蠢到家了,要麼是好吃懶做太愛佔便宜,要麼是沒有定力不經忽悠,也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我承認我自己的智商和情商確實不怎麼高,但我的經歷讓我更願意相信慕容雪村說的那段話:洗腦是再容易不過的事,只要合適的環境、足夠的時間,給一個人洗腦不會比格式化一張電腦磁碟更困難,人類的理性貌似強大,實則從來都不可靠,把狼馴化成狗很困難,把人變成蠢人則十分簡單,要想把一個正常人變成傳銷者,只要抬抬手就可以了。

幸運的是,我遇到的傳銷並不暴力,後來主動要求離開,所以,我沒有成為第二個李文星,也可能是我被成功洗腦並加入了,如果當初一味的反對或許是另一種後果,這個組織裡有很多東西真的說不清道不明。

02

那麼,我遇到的是什麼樣的傳銷?

傳說中有座城堡,裡面佈滿著黑暗的爪牙。一位旅行者因為一場意外,碰巧進入那城堡,卻發現裡面並非如此恐怖。

裡面充滿著歡聲笑語,瀰漫著和諧的氣息,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更沒有身刑勞役之苦,所有人都勤儉自強,心懷宏圖大業,巴掌聲與讚頌聲此起彼伏,夢想與信念,激勵著遠道而來的賓客——可誰知道,恰恰是這種自信與融洽,把純樸而善良的子民,漸漸地引向了罪惡的陷阱。

我遇到的正是這樣的溫柔陷阱,是的,充滿歡聲笑語,這裡的人超級自律、氛圍超級和諧,沒有紛爭不用看臉色,後來回想起那些日子,一度覺得自己從這個世界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

從小我就以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大很精彩,直到大學畢業,遇到傳銷,才發現,外面的世界的確很大很精彩。

在ZG遇到傳銷,似乎很平常,也許這事並不特別,但對我來說很特別,因為是親弟弟騙我入坑,以及我又騙了別人入坑,而其中之一個別人現在是我老公。

03

那年剛畢業,在一家金融公司上班,陽春三月,清明節小長假,原本就計畫去哪裡轉轉,不料弟弟打電話說湖北不錯,讓我過去玩兒,他在湖北上班,去了已經有小半年,我想著一方面自己沒去過湖北,另一方面順便看看弟弟的工作生活都怎麼樣,沒有絲毫猶豫就買了張車票。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收拾行李出發,雖然預留了足夠的時間趕車,卻偏偏遇上了人生中第一次沒趕上,後來想,這是上帝在有意阻止我的湖北之行吧!也許是命中注定要有一劫,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又重新排隊退票,重新排隊再次買票,坐了一輛小巴,搖搖晃晃到襄樊已經晚上七八點。

接我的除了弟弟還有一個男生,我想是他同事吧!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你怎麼沒帶行李,我說,呆三四天就回去了,又累又困,弟弟平常打電話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本以為可以請我吃頓大餐,結果卻徒步前行到一家破舊的街邊攤,要了三碗鋼絲面,說是這裡的特產,招待客人都吃這個,我並不挑剔也不介意,雖然味道和衛生都不咋地,他兩反倒吃的狼吞虎嚥。

吃完後沒有打車,繼續走路,中途我想買水果和喝的,弟弟說明天再買,就作罷,七拐八拐走了好一會兒,高樓大廈很少,路燈也很昏暗,最後拐進一條巷子,進了一個有兩層舊磚瓦房的院子,他們帶我上了二樓,之前弟弟說,單位給他們租的員工宿舍,所以我也沒有多想。

一進門,兩室一廳雖然簡陋倒也乾淨,沙發上坐著兩個女孩圍著我問東問西,年齡工作之類的,坐在一旁的弟弟一聲不吭,過了一會兒說他累了先睡了,就進了一間臥室,我說我也累了洗洗睡吧!不料其中一個看起來年齡沒我大的女孩對我說:我給你洗腳吧!我很吃驚,怔了一下,忙說,不用,我自己洗。

洗漱後,走進另外一間臥室,是小床拼起來的大床,床上睡著三四個女生,我在靠床邊的位置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睡夢中被吵醒,看了眼手機才五點多,翻了個身想繼續睡,我這人有愛睡懶覺的嗜好,但實在太吵根本沒法睡,兩個臥室裡剽悍的鬧鈴聲此起彼伏,客廳裡是DJ版的舞曲,我奇怪他們的生活習慣和愛好,但也佩服他們居然能起這麼早。

就這麼躺著聽他們的動靜,不一會兒,同臥室的女孩都起來並疊好了被子,然後就過來叫我起床,我意外他們毫不客氣,並沒有把我當客人對待,還嘮叨著早起對身體好之類的,我只好起來洗漱,一出臥室看到客廳裡很多人,男女都有,還有四五個圍著桌子打扑克牌,其他人好像有做飯的、有打掃衛生的,所有的人都很熱情,面帶笑容和我聊天,給我端洗臉水遞毛巾等等,我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並沒有懷疑什麼,還計畫著今天去哪裡玩。

洗漱完也就六點多吧!很睏,就又進到臥室躺床上,接著好幾個人進來不讓我睡,可是這麼早不睡覺幹嘛?我弟說出去玩,what?這麼早出去玩?一堆人在耳邊嘮叨我很惱火,後來硬是被他們帶下樓,同行的除了我弟還有昨天車站接我的那個男生,和昨晚說要給我洗腳的那位女生,加上我總共四個人。

04

六七點的襄樊還很冷,大街上也沒幾個人,弟弟買了幾個包子,我們邊走邊吃,一路上兩個外人圍著我找話題閒聊,弟弟反而像有意躲著我,中午吃飯的時候,我選了一家川菜館,他們看了一眼菜單就出來了,後來在街邊攤隨便吃了點,也沒去什麼景區,沒打車也沒坐公交,走了很多路,一直步行到漢江邊才停下來,就那麼無所事事的在江邊坐了一下午,期間我要求回去但被拒絕,一直到下午五六點才原路返回,路上弟弟不小心崴了腳,比較嚴重沒法走路,我打了出租車,又送他到診所做了處理。

回到住處,我在沙發上玩手機,不一會兒陸陸續續有其他人三三兩兩的回來,又讓我詫異的是,每次有人回來,屋子裡的人都會急忙迎上去,一邊說辛苦了一邊握手,還有人蹲下用抹布給進來的人擦鞋,我心裏默想:這些人規矩還挺多,但我以為這是襄樊這個地方的規矩,是地域性的,而不知道這是傳銷團夥的做法。

第二天,又是五六點被轟炸式的鬧鈴和DJ版音樂吵醒,大清早又被帶出去瞎轉悠,下午回來後我跟弟弟說次日回去,他說,你知道我在幹啥不?突然這麼問,我有點懵,不是給人家開車嗎?然後弟弟說他們在做網路直銷,聽到這四個字我才想到了傳銷,好像那些奇怪的場景,在那一刻也都被傳銷這兩個字解釋了。

我之所以這麼後知後覺,有那麼多疑點都沒發現,就是因為我並不知道傳銷是什麼,哪怕瞭解過一點點細節都能很容易發現破綻,我聽說的傳銷是會綁架勒索、會搶走錢財並限制人生自由,然而這兩天他們每個人都善良的簡直人畜無害。

接下來,就想著趕緊離開,拿出手機準備求救,弟弟急忙奪走我手裡的手機,內心有一萬點的恐懼,不確定他們還要做什麼,我要下樓被他們攔住,然後一大幫人輪流遊說我,要我幫他們考察一下那個網路直銷,讓我瞭解下我弟到底在做什麼,總之就是打親情牌,我走就是不負責任,不管自己親弟的死活。

05

折騰了幾個小時,已經確定我是走不了了,只能答應他們次日聽一節課,還說聽懂了想走再走,那個晚上基本上是失眠狀態,大半夜還聽到外面窸窸窣窣的腳步聲,甚至想,他們會不會謀殺我,熬到次日凌晨,被帶出去聽課,同樣破舊的出租屋,年齡不大的男男女女,難聞的氣味,台上一塊大黑板,台下一片榻榻米,有人在高歌有人在鼓掌,每個人都很亢奮。

我要求弟弟親自講課,否則就不聽,他一開口我反倒吃驚,因為一直以來弟弟性格內向不善言談,居然能面對這麼多人坦然的授課,其實我聽得蠻認真,一心想著聽懂就可以離開了,事實上,那個地方,多呆一天就淪陷的更深一些,只要你聽過一節課,接下來就會被他們一步一步的釣上鉤。

你都聽過一節課了,他們又怎麼可能輕易讓你走,說你沒聽懂讓你繼續考察,然後就是每天上午聽課,下午被帶著去不同的地方,見不同的領導,他們知道你在想什麼疑惑什麼,所以每個領導都能給你解決不同的問題,連續七天,你開始動搖了,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了,因為你能想到的問題都被解決了,你不知道懷疑什麼了,那也就意味著你完蛋了,被成功洗腦了。

具體過程可以看慕容雪村的書《在中國,少了一味藥》,以及謝祖慶寫的《溫柔的陷阱:我的56天傳銷親歷》,和我的經歷大同小異。

06

我後來加入了,需要交3800,說是一套護膚品,並沒有給產品,問的時候,一女生跟我說,我們現在每天風吹日晒的做事業,用那麼好的護膚品多浪費,出局後公司才給,我當時帶的錢不到2000,他們會想辦法幫你給家裡打電話要錢。

加入那天有一個上線儀式,就是交錢,沒有合同沒有收據,還要經過考核,一副不是所有人想加入就都能加入的模樣,形式而已,其實我心裏清楚,吸引我的並不是黑板上的那串數字、財富、名利或成功,什麼都不是,好像只是因為,人在某種環境裡做的選擇已經被設定好,你只能那麼做,別無選擇,你已經無法辨別對錯,你必須承認,週遭人和事耳濡目染的功效實在太強大了。

加入之後,你才能知道更多的實情,比如每月要交伙食費,房租水電費,你不再是新人,你需要做家務、付出、勞動,也在沒那麼多人圍著你轉了,你不適應、失落、難以融入,然後他們告訴你,你已經是老闆了,該去發展自己的事業了。

但,他們不會讓你一個人呆,你做什麼都有人陪,閑著的時候就有人來陪你聊天,講他們的勵志故事,版本都差不多,大致分兩類,一類是本身混得很好的人卻來到了這裡,為什麼?因為這裡更好,另一類是普通人、學生、上班族來到這裡都不願意回去,為什麼?因為這裡好。總之就是,所有人到了這裡才算得上正確的人生,他們講的時候兩眼放光。

07

那裡是人幫人,不能自己做自己的事,你幫別人做別人幫你做,比如洗衣服、洗頭、擠牙膏等等,說到擠牙膏,你需要記住房子裡二三十人對應的牙刷是哪個,每天起來會有一個人(輪流的)擠好所有的牙膏,A過來要找出A的牙刷,B過來要找出哪個是B的,毛巾也一樣,他們說,能做到這些小事的人才是真正做事業的人,那裡只有集體,個體消失了。

關於吃穿住行,吃的是白飯,一大碗,最上面放一口菜,什麼菜?什麼菜最便宜就吃什麼,沒油沒調料,或者是白饃,我去的前三天基本沒吃飯,他們每個人都吃得很香,還說飯量有多大夢想就有多大,吃飯的時候會有人講笑話故事,當然,那些內容並不是消遣娛樂,而是針對新人的懷疑有目的的講,像寓言,加入後要記在小本子上並熟記於心,也會講很噁心的段子,說是考驗心理素質。

第一次和他們坐一起吃飯,被一個細節嚇到了,有人不小心掉了幾粒米到很髒的泥地上,好幾個人搶著撿起來塞進自己嘴裡,吃完飯後,大家搶著收碗洗鍋,所有的家務都是搶著做的。

住的都是那種七拐八拐才能找到的巷子裡,舊房子,簡陋偏僻,兩個臥室,男女合租,男的鋪榻榻米睡地上,可能是衛生問題,因為所有人每晚相互洗腳,鞋襪很久不換,每天卻走很多路,可想而知,所以看到很多人皮膚上長一種痘痘,像細菌感染引起的皮膚病,看起來很噁心,然而,每天的飯就是用這樣被感染的手做出來的。

我也經歷過被新人報警,然後警察過來只是驅散了大家,就像他們所說,那是國家的宏觀調控,是政府暗中支持,警察管管只是形式,並不會對他們怎麼樣,我確實看到了警察的不作為,在襄樊這個城市,傳銷窩點遍地開花,像我呆的那種宿舍,每個宿舍十幾人,有很多很多個,一個宿舍呆久了會被調換到其他宿舍,理由是跟不同的老闆領導學習不同的成功經驗。

我也經歷過去早市上撿菜葉,是的,他們會吃別人扔掉的,本來會被扔進垃圾桶的菜葉子,帶回來水洗下,加水加鹽煮熟就是一頓飯。

他們講三商法、講幾何倍增、講出局制、製造神秘感慢慢摧毀你,還有很多高大上的專有名詞,還帶我去見領導,就是每天住賓館,每月還至少有五位數進賬的某級別領導,他們戴著金錶穿著大牌西服,說領導也是從睡地鋪吃白飯做上去的,所以他們堅信這個行業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他們想要的一切。

我也參加過發工資或有人晉升的那種集會,在KTV裡,他們瘋狂的唱歌跳舞釋放,每個人都盡情盡興也開心,工資被裝在一個紅包裡,念名字上去領,但具體發多少並不知道,我親眼見證了我剛去時,宿舍裡的兩三個成員後來晉升的場面,一個大男人在台上嚎啕大哭,下面好多人,包括我也忍不住落淚,他可能覺得終於不用吃苦了,終於出人頭地了,殊不知又跳進了更大的坑裡,而我,向來受不了那種場面。

08

所有你不相信的東西,他們都能想方設法讓你看到,讓你心服口服,你甚至開始佩服他們,年輕懂事有志向能吃苦,我見到的大部分成員都二十來歲,也有十幾歲的小女孩,大學生也不在少數,也有夫妻二人都在的,那裡有講不完的成功案例,有數不清的牛人大咖,他們說,這是一個複製的行業,上面的領導已經鋪好路,我們聽話照做就行,他們說不要想太多,傻傻乎乎向前衝,你想的問題難道那些成功的人都沒想過嗎?他們是傻子嗎?

他們不看電視不看書,會在規定的時間統一去網吧上網,但是為了邀約行騙,加入之後他們讓你在本子上記錄下通訊錄裡的所有聯繫人,然後分類,親戚家人一類,同事同學朋友一類,陌生人或網友一類,然後邀約會從陌生人開始,因為你們沒有共同好友,即使他逃走也不會破壞你的其他市場,至於怎麼邀約,他們有很多種方法。

我曾經聽到一個女生晚上打電話,跟一個男網友說,你想我嗎?你過來看我,我摟著你睡覺,很多女生會用這種方式邀約異性網友,我也看到過很多來見網友的男生,還帶著各種零食,甚至是給對方買的衣服鞋子飾品等等。

他們每晚睡前做遊戲唱歌,粗俗無下線,那裡的人不顧忌顏面自尊,想著賺錢又嚴重仇富,但也要記筆記背課件,他們善於利用人性或挖苦諷刺新人,或鼓勵畫大餅,他們說這個行業能學到心理學、管理學,以及鍛練口才思維能力等等,他們也禁止談行業談收入。

09

我邀約的第一個人就是我現在的老公,他是我大學同學的同學,那會兒雖然認識也見過但並不是很熟悉,不過彼此都很信任,我就是長了一張老實巴交的臉,也內向不善於言談,這也是後面有好幾個之前上班時的客戶,聽說我在湖北,都主動要過來轉轉,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也用不著善意的謊言,就接二連三上來了四五個人,不過他們並沒有被留下。

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這個團體都是超人,法力無邊,沒有他們搞定不了的事情,當我那四五個客戶都被放飛之後,我才意識到根本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而他們大都沒上過什麼學,我的客戶都不是小人物,他們根本hold不住,其實最大的遺憾就是,我失去了這些客戶的信任,還有一位本來關係不錯的同學,我們再也回不到當初。

接著說老公的事,哈哈!他那會兒在南方城市上班,也剛畢業,工作並不如意,我說那來這邊發展吧!他就過來了,後來的經歷和我一樣,只不過他沒加入,原因是沒有3800,而家裡也沒給,這裡有個插曲,他被家裡人懷疑做傳銷,然後他家人找了個神婆去問,結果人家說別給錢就沒事,給了錢就回不來了,但我依然記得組織裡的成員幫他騙父母要錢的情形,簡直就是天生的好演員。

他無法加入,沒辦法就回西安了,而我在經歷了四五個客戶被搞砸的情形下,也不想繼續呆下去了,還因為時間久了發現的一些細節,比如他們講究AA制,但好些人讓我代買東西之後並沒有給我錢,我又不好意思要,比如他們禁止戀愛,但我親眼看到手拉手的男女領導,甚至有人對我動手動腳,比如雖然有新人不斷的進來,但很多老成員再也沒有見過......

10

當然,離開也不是想走就立刻能走,他們收掉了我的筆記本和手抄通訊錄,好多人遊說不讓走,記得第一次到車站又被帶了回去,堅持要走,第二次去才成功買票上車,去車站時,弟弟和一個領導送我,一路上擔心被追殺或有什麼陰謀之類的,還好什麼都沒發生,車子開動的那一刻,真真覺得自己在從另一個世界穿越回現實世界,三個月跟做了一場夢一樣,似真似假。

回來看到房東,她說,好久沒見你怎麼變黑了這麼多,我只好說自己出差,那邊紫外線強,與世隔絕了三個月,神情恍惚,與現實生活格格不入,走的時候還把錢都留給了弟弟,回來後,沒存款沒工作,正是西安大熱的時候,精神狀態不佳,就像海明威所說:這個世界很美好,值得我們為之奮鬥!而那個時候,我沒法相信這個世界很美好。

那些日子是自己前半生裡最萎靡不振的時光,我用了很久很久的時間才走出來,也是因為那個有著共同經歷的人一直都在,因為這個共同話題走在一起,後來慢慢釋懷,2007年認識,2010年逃離傳銷,2012年結婚,七年後再次回憶起,沒有怨恨沒有不解,相反,那些匪夷所思的情節讓我覺得像電影裡的人生,也變成了我和老公最珍貴的記憶。

還記得去年,在簡書上看到一篇關於畢業後被騙入傳銷的文章,也有不少人留言說:怎麼可能?胡編亂造的吧!其實在我這種有過親身經歷的人眼裡,那一字一句再真實不過。

最近看了好多關於李文星的文章,大部分留言內容都是分享了自己或身邊人被騙的經歷,來自全國各地,沒想到時隔七年,時代在快速飛躍的今天,這個群體依然存在,也依然有那麼多人被騙,傳銷給了他們信念的溫床,同時又把他們引向罪惡的道路,他們個個善良真誠,但善良的背後卻是一系列說不出口的心酸。

七年了,沒想到依然記憶猶新,還有很多細節,也還有很多後續的故事,繼續寫估計能出一本書,就此停筆吧!有點亂但真實,希望看到的人引以為戒。

最後,這個組織叫「天津天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