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代出書揭秘中組部 點破中共秘密盤算(圖)

2017-9-13 07:35 作者: 索菲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曾在中組部工作的閻淮(圖片來源: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看中國2017年9月13日訊】中共中央組織部號稱「天官第一部」,掌管高級官員的陞遷仕途,歷來以暗盤操作、「黑箱作業」著稱。最近,明鏡出版社出版中組部前官員閻淮的長篇回憶錄《進出中組部:一個紅二代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掀開了這個「黑匣子」一角。這次「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該書的責任編輯高伐林來做一個介紹。

法廣:你們這本《進出中組部:一個紅二代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這麼長的書名涵蓋了很多信息?

高伐林:是的。作者與我們反覆推敲書名加副標題,長是長一點,但「中組部」「紅二代」「理想主義者」「另類人生」這幾個詞,堪稱全書的關鍵詞,概括了全書的內容,濃縮了作者的人生,也突出了回憶的重點。

法廣:上次你也曾介紹過閻淮,他是被陳雲辦公室安插到中組部工作的?

高伐林:閻淮是「革命幹部」的後代,1945年生於江蘇淮安。1964年進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這個系是研究核技術的,是當時中國保密級別最高的專業之一。他剛讀兩年就遇到文革,離開學校,分配到甘肅煤礦機械廠,從工人靠實幹升至廠長。後來他調回北京、進了煤炭部,當一位副部長的秘書。1982年,閻淮被陳雲辦公室點名,實際上就是陳雲欽點,安排到中共中央組織部剛剛創建的青年幹部局,這個局的首任局長李銳也是陳雲欽點的。

法廣:陳雲當時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怎麼具體過問到閻淮這一級別的年輕幹部?

高伐林:因為閻淮與陳雲的大兒子陳元,早在1966年文革風暴初起時,就在清華校園成了莫逆之交。當時要好的清華同窗,還有宋任窮的大兒子宋克荒、以及同樣是幹部子弟的劉澤彭,號稱「布爾什維克四人幫」。到八十年代初期,中共改革開放,幹部新老交替,陳元就向父親推薦閻淮到中組部青年幹部局,他說:「青干局是我們‘布爾什維克四人幫’實現理想、大展手腳的絕好舞臺和重要基地。我父親主管組織人事,宋克荒父親是中組部長,劉澤彭是宋部長秘書,青干局這塊前沿陣地只能你去佔領。」

法廣:這本書就是回憶在中組部工作的經歷嗎?

高伐林:作者用這部35萬字的回憶錄,回顧大半輩子的「另類人生」。閻淮自詡為「紅二代中的理想主義者」,雖然與陳雲家族淵源很深,與陳雲小女兒陳偉蘭更一同創建並領導中共治下第一個組織人事科研所;他父子兩代與江澤民夫婦有長達60年的交情,與其他中共政要家族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但他雖然也動搖、妥協,也有哥們義氣的小算盤,但他終究放棄「紅二代」特權,拋掉大多數紅二代那種「前輩打江山,後代保江山」意識,秉持普世價值,站在中國大多數老百姓立場思考問題、觀察社會,不僅在篩選官員時從考察標準和考察程序這兩方面與時俱進,更研究並制訂對中共組織人事制度進行大刀闊斧改革的方案,其基本思路,被趙紫陽在十三大的政治報告所完整採納。

法廣:他草擬的方案實施了嗎?

高伐林:沒有,「六四」槍響,葬送了中國轉型的前途,這些改革方案統統成了泡影。我們知道,中共組織人事制度是中共政治體制的核心之一,類似《紅樓夢》裡的通靈寶玉、命根子。閻淮說:鄧小平「六四」後頗為堅決地宣布,十三大報告一個字也不許動!但是,一個字也沒有實行!

「六四」後的整肅並未危及閻淮的安全。但他決定與這個向人民開槍的政權一刀兩斷,出走海外,一度投身民運,後在法國、新加坡、美國從事研究。從作者來講,他寫下這部回憶錄,要完整回顧、反思自己的人生;但從讀者來講,最感興趣的,是他在中組部青干局工作和後來研究人事改革方案這一段經歷。這是全書精華所在。李銳和楊繼繩兩人為其作序,都強調了這一點。

法廣:李銳和楊繼繩是怎麼說的呢?

高伐林:閻淮的老上司李銳說:「閻淮在波瀾壯闊的時代風雲中往往處於漩渦的中心,他的回憶錄更具價值,讀者能從中看到七十年來社會的變遷和他的跌宕人生。」閻淮的清華學兄、研究大飢荒和文革的著名學者楊繼繩更稱讚:這本書信息量大,有很多「乾貨」。這些「乾貨」有很高的史料價值。最有價值的是作者在中組部的那一段經歷。楊繼繩對閻淮所回憶的中共幹部選拔制度、選拔程序、選拔標準,印象深刻。

法廣:中共這套幹部選拔制度,致命傷是什麼?

高伐林:閻淮的書披露,中國的官員採用委任制,這就是任人唯親和排斥異己的制度條件,是吹牛拍馬之輩向上爬的便捷通道。那些具有獨立人格的人,即使能力強、品質好,也難被委任。這種制度使得下級對上級層層依附、上級對下級層層控制,山頭、派系由此而生。中國不乏千里馬,但這套制度下,是不是千里馬,不是在賽馬場上一比高低,而是由所謂「伯樂」評定,而多數有權選官的人不夠格被稱為「伯樂」沒有慧眼,更有親疏遠近的利害計算。

尤其值得重視的是,閻淮書中多次提到他的好友、陳雲的長子陳元的一句話:「統治階級要有統治意識。」

法廣: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高伐林:過去人們一直認為,中共權貴集團,也就是俗稱的「趙家人」,只是「悶聲發大財」,但陳元這句話表明,他們有明確的「階級意識」。有了這個「階級意識」,搞特權就可以理直氣壯、肆無忌憚。閻淮披露,陳元還說過:「對幹部子女政策的出發點應是階級利益,它是階級政策的一部分。」這樣我們就明白了:文革後期以來,幹部子弟為何佔有了一切有利先機:參軍、保送上大學、提拔當官、公費出國留學……他們靠父母的權力和人脈,輕而易舉掌管重權、成為巨富。中國那麼多不公平事件為什麼無法阻止?正是因為「統治階級的統治意識」,強烈地維護其「階級利益」。

楊繼繩說:我對陳元校友的「階級自覺性」十分震撼。我也十分震撼。我認為,披露了這個奧秘,這正是閻淮先生這本書的價值所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