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遠謀而求近利者必有禍患——評趙國戰略失誤

2018-01-16 08:10 作者: 猛龍過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聖人甚禍無故之利。"聖人認為無故之利是產生禍患的根由。如果失去了主要戰略目標。單純為利而利,小小的「甜頭」,也許頃刻之間就會變成無窮無盡的「苦果」。這就是《孫子兵法》中所講到的「餌兵勿食」、「軍有所不擊」、「地有所不爭」的道理。

戰國時期趙國地處中原北部,東北與東胡部落、燕國相接,東與中山、齊國為鄰,南面和西南面與衛、韓、秦等國交界,北和林胡、樓煩相連。經常受到強國的欺凌,多次被齊國、秦國打敗,還被秦佔去了一部分土地。另外,北方以及東胡人部落還時常對趙進行襲擾。趙國勢衰弱,受制於四方,被迫進行了「胡服騎射」的軍事改革,使趙國的實力劇增,一躍而成為能夠單獨與秦相抗爭的軍事強國。

公元前262年,秦軍大舉攻韓。韓王為了苟且偷安,欲割上黨向秦求和。但上黨郡守靳黈誓死不從,韓王只好派馮亭去接替靳黈。馮亭到任之後,卻耍了一個轉移矛盾的「鬼把戲」.他沒有把上黨割讓給秦國,而是拱手送給了趙國。

當趙王聽到馮亭欲將上黨的十七座城邑獻給趙國的消息後,卻喜出望外,急忙傳來平陽君趙豹問道:「目前,韓國的上黨已經守不住了」,眼看就要被秦國佔領,上黨的官兵百姓不願受秦國奴役,甘願聽從趙的統治,你認為怎麼樣?」

平陽君趙豹聽後異常冷靜,不動聲色地說:「臣曾聽說,聖人們認為無緣無故得利,一般都是禍事的開端。」

趙王十分不以為然:「韓王覺得寡人身懷大義.才甘願獻出上黨,這怎能說無緣無故得利呢?」趙豹答道:「秦攻取韓的上野之後,已把上黨同韓地隔開,成了它的掌中之物。而韓王這時明知難以守住上黨,卻主動把它獻給趙國,這豈不是想嫁禍於我們嗎?大王您想一想,秦國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欲攻取上黨,而我們趙國卻不費吹灰之力,坐享其成。實力強大的國家都不可能從弱小國家的身上白白撈取便宜,而弱小國家又怎能輕而易舉地揩大國之油呢?大王現在收取上黨,又有什麼充分的緣由嗎?據我所知,秦國兵強馬壯,力量雄厚,又處於我們趙國的上方,與其交戰對我們非常不利,奉勸大王萬萬不可與之交戰,此事非同小可,請慎重定奪!」趙王聽到這裡,卻拍案大怒,氣洶洶地大叫道:「這一年來,寡人興師動眾,未得一城一地,現在不費一兵一卒,可得到十七座城池,為什麼不干呢?」趙豹見無法說服趙王,最後只得悻悻而出。趙王真的中了馮亭的奸計,同意接收韓國城池。

可是,一心要奪取上黨的秦國,看到趙國把自己馬上到嘴裡的肉掏走了,十分惱火,便立即發兵攻趙,引起了一場戰國時期規模空前的秦、趙長平(今山西高平西北)大戰。趙國隨著長平之敗,實力銳減,從此便走向了衰亡的下坡路。

趙國後期產生了廉頗、趙奢、李牧等著名軍事人才,很可惜,由於趙王屢中秦國的詭計,名將得不到正確使用,甚至受到無端迫害,終於導致了趙軍在戰場上連連敗北。

追逐利益,要切記《孫子兵法》中所講到的「餌兵勿食’、軍有所不擊」、「地有所不爭」等著名論斷。如果失去了主要戰略目標,單純為利而利,有時則往往會被利益的誘餌引向覆滅的深淵。「聖人甚禍無故之利」,聖人認為無故之利是產生禍患的根由。趙王在對待韓國的上黨問題上,由於目光短淺,既沒有看到援助韓國,實現合縱抗秦這個使東方六國共同生存的大局,又沒有看出馮亭欲轉嫁危機的用心,只為貪一點小利,不顧平陽君的極力勸阻,冒然佔領上黨,結果不但破壞了六國的合縱,同時也把自己置於矛盾鬥爭的焦點上,實在是愚蠢之舉。因此,在中國歷史上,大凡有遠見的策略家都不會去貪圖「送上門"的小利益,而始終把眼光盯在主要戰略目標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