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榮名何足言 息心以為寳(圖)

2018-02-07 12:31 作者: 秦山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榮名何足言,息心以為寳。(圖片來源:pixabay)

劉基,字伯溫,是元末明初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他在政治、軍事、天文、地理、文學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詣。在流傳下來的民間神奇傳說中,劉伯溫是先知先覺者、料事如神的預言家,有「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之說。

劉伯溫是明朝開國元勛,他以輔佐明太祖朱元璋完成帝業、開創明朝並保持國家安定,因而馳名天下。

劉伯溫是一位舉足輕重的詩文大家,有大量詩作流傳後世,其詩題材廣泛,內容豐厚,寓意深遠。劉伯溫曾作《旅興》,是由五十首詩而成的組詩,筆者試為讀者解讀其中的五首。

旅興(五十首其五)

徼福非所希,避禍敢不慎。富貴實禍樞,寡慾自鮮吝。
疏食可以飽,肥甘乃鋒刃。探珠入龍堂,生死在一瞬。
何如坐蓬蓽,默默觀大運。

企求福祉,那麼福氣、好運就會來嗎?既然「福」不是求就能得到的,就不要強求,順其自然。福禍相依,人生中總會遇到波折。遇到禍端,一定要謹慎、避開這些禍事。不停地追逐榮華富貴是不明智的,這榮華看似分光,但卻隱伏著待發之禍患。與其追求富貴,我認為修養身心、清心寡慾更為重要,在這方面一定要深下功夫呀。

衣食住行必不可少,但凡事都要適中,不可太過,在吃的方面,只要食物可以飽腹就可以了,大魚大肉、肥美甘味的油膩食物長期服食反而會有損健康和身體,更像是隱藏的一把無形鋒刃。探驪得珠,也就是要在驪龍的頷下取得寳珠,冒大險得大利,生死懸於一線。這樣罔顧性命去追逐榮華富貴,隨時有死亡的憂患,真是不值得呀。

即使出身寒門,居室貧漏,但講順其自然,凡事不刻意為之、不去執著追求,轉機和機遇自會降臨。人生時運有起有伏,而且富貴名利是有定數的,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抱著隨其自然的心態,靜觀人生的時運和變動,該得到的一樣會得到,沒有的強求也不會得到呀。若是鋌而走險強行為之,就如深入虎穴龍潭,探驪得珠必定是得不償失啊。

探驪得珠,出自《莊子・列禦寇》:有個拜會過宋王的人,宋王賜給他車馬十乘,依仗這些車馬,此人在莊子面前炫耀。莊子說:「河上有一個家庭貧窮靠編織葦席為生的人家,他的兒子潛入深淵,得到一枚價值千金的寳珠,父親對兒子說:‘拿過石塊來錘壞這顆寳珠!價值千金的寳珠,必定出自深深的潭底黑龍的下巴下面,你能輕易地獲得這樣的寳珠,一定是正趕上黑龍睡著了。倘若黑龍醒過來,你還想活著回來嗎?’如今宋國的險惡,遠不只是深深的潭底;而宋王的凶殘,也遠不只是黑龍那樣。你能從宋王那裡獲得十乘車馬,也一定是遇上宋王睡著了。倘若宋王一旦醒過來,你也就必將粉身碎骨了」。

旅興(五十首其七)

人生百歲間,苦樂相牽攀。念生復念死,何時一開顏。
登高望八荒,目眷飛鳥還。有願不克遂,淚下空潺湲。

人生百年,苦樂相伴、互為交織,轉眼白頭。生死無常,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何時了脫?苦難中,何時能展露笑顏?何時能跳出生死輪迴之苦?

登上高處,極目遠眺,望向四面八方遙遠的地方。看到遠處的飛鳥返回巢穴,啊,就連遊蕩的飛鳥還有家園、還巢之時呀。那麼在生命的輪迴中,我同在外遊蕩的飛鳥有何不同呢?我又何時才能返回自己的真正家鄉呢?人生中總會有心願不能達到和實現呀,回到生命的故鄉不知何日才能實現呀,歸期未知,想到這裡,我只有嘆息著留下悲傷的淚水,滿眼淚婆娑。

旅興(五十首其十五)

西風吹碩果,草茅思索綯。搣搣卉木零,唧唧寒蟲號。
百川日夜流,泰山何其高。沉浮自有定,汲汲無乃勞。

清爽的秋風吹動著樹上的果實,碩果纍纍,這是金秋收穫的季節呀。豐茂的青草,可以進行採摘,用來製成繩索。到了寒冷的季節,萬物凋零,草木凋落,寒天的蟲鳥發出陣陣哀號。百川日夜奔流不息,泰山為五嶽之首,高不可測。

從大自然中的這些景象就可以知道,一切自有定數,事物發展自有其規律,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人生中的起伏、悲苦、歡笑、吉慶、不幸也自有其因由、有其定數。凡事應順其自然,不是想得到就會得到的,該你得的,到時自會得到,不該得的,再求也不會擁有。強烈的執著、急於得到、努力拚命去得到,到頭來只是勞而無功、一場空呀。

旅興(五十首其三十四)

人生如浮雲,聚散無定期。驚風一飄蕩,各自東西之。
粲粲陵苕花,淒淒寒露時。浮雲不可駐,顧盻空赍咨。

人生如浮雲,雲聚雲散,沒有定期,人生是無常的,百年之後,又開始了下一個生命輪迴的週期。清風一吹,你看那浮雲就離散了,這何似人的一生?如同這雲朵一般漂泊,到了生命的終結,大家就又各自奔向下一個行程。

陵苕花開得是那樣華美茂盛,但是好花不常開,到了寒露降臨之時,艷美的陵苕花也得淒涼的凋落,真是無可奈何呀。你可曾看見天上的浮雲在一處永久駐留呢?浮雲終會飄散,我只能看著那飄散的浮雲徒自悲傷嘆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到了生命的終點,就是下一個輪迴的起始,令人哀嘆。

旅興(五十首其五十)

鎩羽畏高風,疲馬厭長道。玄陰促暮節,何物能不老?
自非松栢質,敢冀出眾草。登山臨流水,及此晴日好。
春芳藹蘭蕙,秋實栗粳稻。黃精肥可食,石泉清可澡。
榮名何足言,息心以為寳。

毛羽傷殘,傷了翅膀的飛鳥,怎能迎風振翅高飛?精疲力盡,疲倦困頓的老馬,怎能再經得起遙遠的路途與行程?冬季陰氣極盛,冰冷風凍的時節來臨了。這世間又哪有長久而不衰敗的東西呢?如果沒有松柏這樣凌霜猶茂的優良品質,又哪敢冀望是出類拔萃、出眾的草木呢?

登上高山,俯視下方潺潺的流水,到了此時此處方知碧雲青天、晴空萬里的無限美好。春天的花草散發出清新的花香,蘭蕙生長的是如此繁茂。到了秋季,穀物成熟,果實纍纍,栗子、水稻都可以收穫、收割了。黃精的根狀莖形狀有如山芋,這時已經碩大肥美,性味甘甜,食用爽口。而這時山中的石泉清澈澄淨,可以用來滌去身心的疲憊和污濁。

富貴名利不是最寳貴的。努力修行,祛除心中對名利情的執著、摒除雜念、放棄惡行,能夠靜心,達到清靜無為的心態,不為名利情所牽繞,這才是更為珍貴的!名利到頭一場空,唯有修行、提升道德、返本歸真才能真正回歸生命的本源,找到自己真正的故鄉和家園!

息心,為梵語「沙門」的意譯,謂勤修善法,息滅惡行。據《後漢紀・明帝紀上》記載:「沙門者,漢言息心,蓋息意去欲,而歸於無為也。」

結語

讀劉伯溫的詩,彷彿經歷了一次淨化心靈的旅程,詩意深沉,啟迪人們去思索,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人生中的得失?在生命的輪迴中,我們在等待著的到底是什麼?如何才能回歸我們生命之源的家園呢?

一生中,禍福、機遇、轉機、歡樂、悲苦交織在一起,生死輪迴,如浮雲般聚散漂泊,「何時一開顏」呢?劉伯溫在最後一首詩,最後一句話點出了關鍵所在,只有「息心」、修煉向道、返本歸真,才能踏上返還家園的回歸之旅。

榮名何足言,息心以為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