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眼門」事件發酵 網曝紅衣女背後權力網(圖)


近日,網路披露紅衣女(全美電視臺記者張慧君)背後的權力網。(視頻截圖)
近日,網路披露紅衣女(全美電視臺記者張慧君)背後的權力網。(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8年3月20日訊】日前,中共人大記者會上,藍衣女記者對正在提問的紅衣女記者翻白眼的視頻熱爆網路。兩位記者的身份很快被鎖定:紅衣女為全美電視臺(AMTV)執行臺長張慧君,藍衣女為上海第一財經記者梁相宜。

白眼翻出了兩會精心安排好的中共政治秀。而紅衣女的身份,就被眾多媒體及網民質疑為「假外媒」。許多真外媒都說,每年採訪「兩會」,實際上都是官方的「群眾演員」(臨時演員)。近日,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題為「青年記者的奇幻漂流」一文,披露張慧君背後的權力網路。

下面是該文的主要內容。

一個出身底層,相貌和資質都普通的女孩,大學畢業三五年,怎麼才能在權力和財富編織的網出入自由?一位帶著幾分風塵色彩的所謂女記者給出了答案。

1981年,她出生於唐山普通人家,中學時代就表現出不安於現狀的特點。可惜那會兒她只能通過參加電視台海選比賽的形式向外界展現自己的才藝。熱衷表演的她,學習成績好不到哪裡去。

2001年,她進入河北大學工商學院讀新聞。這是一家本科三批的學校,但日後她絕口不提工商學院這四個字。這對她來說是一種羞辱。

在她為自己建立的百度百科中,她將自己的畢業院校修正為中國傳媒大學。雖然她只是在那裡認識幾個老師,跟著蹭了幾節課而已。

保定四年,她把精力都用在參加比賽上,甚至連選美比賽也不放過。她穿著比基尼在色瞇瞇的男人面前走來走去,或者在水裡濕身讓人拍照。鏡頭裡的她,笑靨如花。她感覺名氣離自己只有一尺之遙。

多年後,她跟名叫秦嘉豪的男子在美國註冊了一家電視臺。而秦嘉豪發跡於主辦各種名頭的選美比賽,而她與選美界的淵源頗深。此後,她還在網上主動發布她在船上、甚至私密的KTV包房裡的性感照片。

大學畢業後,她離開保定,到大城市的新聞媒體謀生。她也在央視的幾個不入流的小欄目裡來回跑龍套,並把每一段龍套都記下來寫進其履歷裡。

這段央視跑龍套的生涯給了她很多近距離接近名人的機會。她不放過任何一個和名人合影的機會,這些名人包括趙忠祥、韓喬生、陳鐸(她搞的百度百科上將此人名字寫為「陳鋒」)、董浩、楊瀾、倪萍,侯耀華等等。

她不停地在各種節目裡走穴時,她的朋友也在以幾何級數的速度增長,雖然多數也許都是一面之緣。

2005年的12月,她忽然拿出70萬與人合夥開了北京君太慧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並自任總經理。有人說,以其家境,不像拿得出70萬在北京開公司的樣子。

她早期參加的一系列活動,大多反響平平。到了2009年,她初次與外交部主管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接上了頭,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掌舵這個組織的主要是一位外交部退休的張姓高官。跟著這個組織,她開啟了真正的奇幻漂流生涯,漂向柬埔寨、希臘、俄羅斯等地。

到了2012年,她已經不再滿足於單純參加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的活動。這一年,她個人與百泰投資有限公司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三家豪擲5000萬元,成立了國智天道文化諮詢有限公司。

其中,她個人出資額達1900萬,佔股38%,百泰投資有限公司出資2100萬,持股42%。她任公司的董事長。而一直以走穴為生的她,在短短几年內聚斂起1900萬的資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國智天道運營平臺便是國際網。她曾數次以國際網總裁身份在江湖遊走。但目前沒有看到國際網在商業化方面有什麼積極作為。

出資後,百泰投資的控制人林學榮擔任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除了國際網外,林學榮還控股大公盛世(北京)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任大公網總裁。

2010年,林學榮通過北京聯眾博通科技中心與另外兩家民營企業公司拿下陝西三個煤礦的探礦權。

2014年《新京報》報導稱,幫助林學榮等三家公司拿下探礦權的,是一位周姓商人。彼時康師傅(周永康)落馬消息未定,媒體報導未直呼周濱其名。後來雖然有人向媒體表達不滿,稱此事與周姓商人並無關係,但並未打消外界疑慮。

《21世紀經濟報導》則點出了這樁交易中另外一個關鍵人物、原國土資源部礦產開發司司長賈其海。

將關係捋下來,她→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林學榮→賈其海等人,構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關係網。

被這幫高官和富商吹捧的她,終於從不入流節目的主持人,走上了「兩會」的臺前。2013年,她在「兩會」上首次亮相,使用的頭銜便是外交系統刊物《世界知識》雜誌記者。

此後,她的身份還有香港有線旅遊與經濟電視臺執行臺長等,甚至同一年的兩會,她以兩個頭銜同時活動。

而當別的記者問她是哪家媒體的記者時,她內心應該是惶惑的,因為她哪裡是什麼記者,一定程度上是媒體資本家,只要她願意,很多媒體都願意為她敞開大門。

她一邊在媒體投資領域悄無聲息地投資布局,一邊又親自衝鋒陷陣,拚命炒作自己,讓一干名人做自己的陪襯。一篇登在央廣網文娛頻道的報導寫道:「韓喬生與名嘴張某某同臺主持 妙語連珠被觀眾點讚」,給人的感覺是韓喬生在蹭她的知名度。心機可鑒。

到了2018年。雖然她和其團隊還在網上炒作關於她的離奇經歷,但是始終無人關心。哪怕被炒作的對象還包括印尼總統的孫子,軟文發出去,毫無聲響。「氣質姐」的頭銜,仍然只是她的自封。

一個37歲的女人,雖然認識那麼多的名人,但是她自己始終不是名人;雖然她有不少於1900萬的投資在傳媒業,但是依然靠四處走穴掙點辛苦錢;雖然她口口聲聲關注那些高大上的所謂外交或者經濟話題,但她也應該知道自己走不上專家記者這條路;雖然她掛著董事長、總經理的頭銜,但是這些機構似乎看不到商業化的希望。

當然,也許她只是想藉助這些嚇人的名頭編織一個人際關係網。君不見,搞定一個探礦權,就是多大的油水。只是隨著賈其海的銷聲匿跡,她昔日的關係網正在走向潰敗。她內心的焦灼可想而知。

外交部媒體和香港媒體的名頭都已滿足不了她日益膨脹的虛榮心。她必須要使用一個更響亮、更國際化的名頭來彰顯自己的傳媒江湖地位。這一次,她用了全美電視臺的名頭,這是靠搞選美起家的商人秦嘉豪註冊的。而這家電視臺真實的地址實際上只是一個不足0.1立方米的信箱。不過,這不影響她一口氣申請到5張採訪證。

而大陸一家有數百記者的機構,得到的採訪證也不過兩三張,很多市級媒體甚至一張都申請不到。她在朋友圈裡向洛杉磯總領館連連表示感謝。顯然,洛杉磯總領館為她做了信用背書。

她河北大學的那幫同學,沒有一個能出人頭地,而她已然可以用全美電視臺的名義行走中國,與高官貴人在裝飾得金碧輝煌的大廳裡暢談國際局勢。

這一次,她本以為自己站上了媒體鄙視鏈的最頂端,可以傲視一眾官方和市場化媒體。而所謂全美電視臺,有名無實,處於整個鄙視鏈的最底端。

文章最後說,如果沒有那個驚天動地的白眼,也許,她仍將在名利場裡無休止地漂流。明年,也許我們仍然可以看到她穿著一襲紅衣向部長髮問:我是聯合國衛視執行臺長…… 而一個白眼,讓一切漂流靜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