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習王再度聯手 能否化解美中貿易危機?(視頻)


李天笑快評159期
李天笑快評159期(攝影:天琴)

【看中国2018年3月27日讯】從19大到兩會,中國政局經歷了激烈的權力博弈和重組。結果是新「習王體制」確立。習王再度聯手後,馬上面臨美中貿易危機的考驗。習王能否化解這一危機?我們來分析一下。

首先,看一下新「習王體制」的實質。習王二度聯手與首度搭檔最大的不同是:這次已不是黨內中共總書記和中紀委書記的合作,而是國家體制中國家主席與副主席的配合關系,而且王岐山將得到實權和重任,可能會總體協調中美關系。王能以一個在黨內沒有任何職務的身份擔當握有實權的國家副主席,意義重大。

這一方面證明,習能夠破除中共和江澤民的現成規矩;另一方面,這實際上提升了國家權力的權重,相對降低了黨權的權重。其發展趨勢可能是,當國家權力運作日益成為政治主導機制時,甩掉中共這件外衣、這個臭皮囊,變的輕而易舉,變成水到渠成的事。

第二,習近平是否只是為集權而集權?習政權有無政治改革的跡象可察?當然有,而且很明顯。習廢除勞教制度、以反腐法辦大批江澤民犯罪集團成員、廢除一胎制、大規模軍改、官員問責制、官員向憲法宣誓、建立國家監察委、裁並610辦公室等等,這些做法表明:習近平已經啟動和在進行史無前例的政治改革,新「習王體制」很可能繼續沿改革路走下去。至於這個政治改革會不會走到蔣經國或戈爾巴喬夫那一步,還有待觀察,但畢竟已經發生了。

第三,新「習王體制」上路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美中貿易危機。習王能否與川普共同化解這一危機?我個人認為應該可以化解。

首先,川普和習近平都沒有打貿易戰的意願。川普只是想糾正美中不公正的貿易狀態。從600億美元小規模征稅商品範圍和咨詢期等,都是善意的給談判留出空間。而中方30億美元不成比例的反制舉動,以及避開大豆、飛機、汽車等重要商品等,也是在有意緩和貿易戰氣氛。川習兩人都想做一些大事,因此都珍惜同期執政的合作機緣。種種跡象表面川習都在極力避免貿易戰。

其次,王岐山可以發揮一定作用。王復出恰逢其時,時機可謂神機妙算。王有習的全權代表身份,而商貿與談判是王的拿手活。王當過人民銀行副行長和建設銀行行長,當過主管金融和商貿的副總理,而且對美國情況相當熟悉。報道說,王已跟美駐華大使作了深談,又與波音、谷歌、IBM等一批美國超級企業主管見了面,已著手介入處理。美財長姆欽3月25日透露,美中正在進行有成效的談判,有可能達成協議,這其中可能有王岐山的參與和運作。

另外,更重要的,川普和習王都不希望貿易危機給各自的敵手,即希拉裏和江派造成搗亂的機會。因此,都會盡快通過談判來解決問題。但有意思的是,川普的貿易制裁反而從外部給了習近平徹底清除江派的一個推動力和理由,正好與習王打江除惡務盡的歷史使命相符合。

目前美中貿易不公正狀態是歷史上江澤民執政時期或是江架空胡時期形成的惡果。中共江澤民政權用各種所謂優惠政策吸引美資成立合資企業,在合資過程中脅迫美國企業用出讓技術換取投資或產品市場,這就形成了美商「用知識產權換股份換市場」的模式,一直持續至今。

在江迫害法輪功時期,江派用這種方式即盜竊了技術,又利誘大量資金到中國用於迫害。而中方的商品傾銷直接原因雖是產能過剩和國家扶植出口,但背後原因是中共計劃經濟和牽涉江派權貴集團利益。習的「供給側改革」和「一帶一路」是想解決這個問題。但受到江派利益集團的極力阻擾。所以要解決這些問題,不清除金融系統和國企中的江派是不行的。從這個意義上說,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反腐打江使命僅完成了一半,在要深入到金融和國企改革領域的關鍵時刻,川普的壓力正好從外部給習近平一個強有力的推動。

總而言之,中美貿易戰不是習近平和川普所希望的,所以貿易戰的化解是必然結局。同時這種貿易危機壓力確實為習王提供了清理江派的動力和理由。所以挑戰也是合作的機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