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的「清貧」

2018-04-16 08:49 作者: 袁斌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4月15日訊】方志敏這個名字,在毛時代可謂大名鼎鼎,廣為人知。他在國民黨獄中寫下的《清貧》、《可愛的中國》,被選入大陸中小學課本,曾經迷住了無數懵懂少年。

那麼方志敏是誰?許多現在的年輕人想必會問。

據大陸公開資料介紹,方志敏是江西弋陽漆工鎮湖塘村人,1922年8月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3年3月轉入中國共產黨。先後任中共贛東北省、閩浙贛省蘇維埃政府主席,紅10軍、紅11軍政治委員,閩浙贛省委書記。1935年1月24日,方志敏被俘入獄,8月6日在南昌被國民黨政府處決,時年36歲。2009年9月,方志敏被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等11個部門評選為所謂「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

對於那些曾經把方志敏當做英雄來膜拜且深受其精神影響的中國人來說,方志敏給他們留下的最難忘的印象莫過於他的「清貧」。

1934年11月初,以中共紅七軍團組成的所謂「北上抗日先遣隊」到達閩浙皖贛邊區,與紅10軍組成紅10軍團,方志敏任紅10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奉中共之命率紅10軍團北上,結果在皖南遭國民黨軍重兵圍追堵截,轉戰兩月餘,被7倍於己的國軍重重圍困在懷玉山區,終因寡不敵眾,彈盡援絕,於1935年1月29日被俘。

據《清貧》一文記述,被俘那天,國軍士兵搜遍了方志敏的全身,結果除了一塊懷錶和一支鋼筆,一個銅板都沒發現。他們不相信,一個堂堂共產黨的大官,竟如此窮酸。

方志敏在文中自陳:「我從事革命鬥爭,已經十餘年了。在這長期的奮鬥中,我一向是過著樸素的生活,從沒有奢侈過。經手的款項,總在數百萬元;但為革命而籌集的金錢,是一點一滴的用之於革命事業。」

顯而易見,方志敏對自己的這份「清貧」頗為自傲,稱之為「共產黨員具備的美德」。方志敏一度在人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可以說也正是由這一點奠定的。

不過時過境遷,如今當我從共產黨的洗腦教育中覺醒過來,重新回過頭來審視方志敏時,卻對他的清貧有了一種與以往迥然不同的認識。

我想,沒有人會懷疑清貧是人類的一種美德,而且是一種十分珍貴的美德。

同樣,我也不懷疑方志敏的清貧,我相信他在《清貧》中記述的事實是真實的。

方志敏稱清貧是「每個共產黨員具備的美德」,儘管這種說法不無誇大,但在當年中共尚處於「地下」,經費稀缺緊張,亟需而且也只能以「革命的禁慾主義」來激勵鬥志的年代,像方志敏這樣過著「清貧的生活」的共產黨人,我相信也不乏其人。

但問題的關鍵是,清貧就一定意味著方志敏的信仰是美好的,他所獻身的事業是正義的嗎?非也!兩者之間其實並無必然聯繫。方志敏的信仰是否美好,他獻身的事業是否正義,並不取決於也不可能取決於他是否清貧,正如不取決於也不可能取決於他如何看待自身的信仰與事業一樣,只能取決於其信仰和事業的客觀性質與效果。換句話說,有資格充當評判者的唯有歷史。

我不排除方志敏和他的許多「同志」當初信仰共產主義,投身所謂「革命」的初衷是為了救國救民,是為了勞苦大眾的解放,在方志敏留下的遺稿中,也不難找到他對共產主義革命取得勝利,共產黨奪得政權後建立的「新中國」的憧憬與描繪。但方志敏身後大半個多世紀的歷史業已證明,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帶給中國人民的是什麼?並不是它們曾經信誓旦旦許諾的美好生活,而是一場又一場的災難和浩劫,其慘烈程度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即便是在方志敏生前,「共產主義革命」的邪惡面目其實也已顯露無疑。它不僅公然用暴力手段顛覆當時的合法政府,而且毀滅傳統文化,蓄意激化社會矛盾,挑動中國人自己斗自己。僅在1927年到1936年的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中共盤踞的江西一地人口就從二千多萬下降到一千多萬,他們中許多人便是中共的刀下鬼。

而作為共產黨一方諸侯和一員高官的方志敏本人,則完全稱得上是一名殺人越貨的劊子手。

據《轟動全球大事件方志敏綁票砍頭外國傳教士夫婦》一文披露,1930年7月,面對財政上實在揭不開鍋的困局,中共贛東北特委書記唐在剛建議方志敏領導的紅十軍奇襲距離不遠、守衛空虛的有「錢櫃」之稱的瓷都景德鎮,方志敏所部偽裝成國軍,兩天之內輕取只有一個營守衛的景德鎮,這次行動斬獲頗豐,除了留下贛東北蘇區自用的錢財珠寶外,僅解往中央蘇區的就有赤金2箱,白銀48箱。景德鎮富甲一方、也是當時中國最著名的瓷器美術大師鄧碧珊,不僅家產被哄搶一空,人也被方志敏無情的砍了腦袋。

這次行動並不是方志敏綁票生涯中最「輝煌」的,兩劫「廿八都」才是他的得意之作。位於浙江省衢州江山市的廿八都自唐朝開埠以來,不僅是兵家必爭之地,而且是富甲一方的商旅重鎮。1932年6月,方志敏故技重施,屬下的廣豐獨立團帶著大批「挑夫」,奔襲二八都,紅軍除了掠走大量食鹽、布匹、現洋等數萬元的財物,還把未逃走的地主、商人及其家屬共兩百多人綁回根據地,同時將抓獲的保長謝世仔放歸,讓其通知這兩百多人的家人速將足額的「革命經費」送往蘇區,根據《衢州文史資料》中的《紅軍攻打廿八都見聞》記載,事後謝盛仔帶領本地一群青壯年,每人挑著八百塊大洋去紅軍駐地贖人。但有些人贖回來了,有些人一如既往的被撕了票。最悲慘的是,兩個月後,方志敏居然又再次洗劫驚魂未定的廿八都,再綁架地主和富紳三十多人為「肉票」。

這些充其量還僅僅只是方志敏所犯罪行的一部分而已。

可見,不管方志敏怎麼清貧,都無法掩蓋和抹殺他手上的鮮血,也無法掩蓋和抹殺共產主義的邪惡。

如果我們對共產黨這個群體進行一番梳理便不難發現,在中共歷史的早期,既有像向忠發那樣懷著個人動機投身其中,隨時可能因為遭遇危險半途逃脫甚至變節的投機分子,也有不少類似方志敏這樣的舍生忘死的「原教旨主義革命者」。

與投機者不同,「原教旨主義革命者」因為對共產主義懷有一種瘋狂的激情,一方面,為了追求所謂的「革命事業」,他們可以不擇手段,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另一方面,在個人生活上,他們奉行的則是典型的「革命禁慾主義」,對個人價值持一種完全否定的態度,摒棄任何對個人利益的追求,他們的個人生活確實可以說是「清貧」的。方志敏便是個例子。換句話說,清貧的私德與殘忍的公德在方志敏身上是並存的。

正因為如此,方志敏的清貧與普通人的清貧不可同日而語。普通人的清貧與他們在公共生活中的善通常是聯繫在一起的,是有益於社會的;而方志敏的清貧則是與他在公共生活中的惡聯繫在一起的,不但無益,而且有害。

「清貧,潔白樸素的生活,正是我們革命者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這是方志敏在《清貧》中的一句名言。確實,正是這種清貧,使得方志敏這樣的「原教旨主義革命者」把自己的全付身心都毫無保留的投入到了所謂「共產主義革命」中,其「革命」的熱情、意志、能量與業績(也就是禍害社會的熱情、意志、能量與業績),當然都遠遠超過了那些不忘享樂,對「革命」三心二意的投機分子。打個比方,如果說「共產主義革命」是一場禍害中國的大火,那麼方志敏的清貧便是澆到這場火上的油,火上澆油之後,火自然燒的更旺了,破壞力也更大了!

事情還不止於此。方志敏的清貧不僅是共產邪惡革命的助燃劑,也是鑲在其上的一道花邊,給這場邪惡的所謂革命蒙上了一層頗為迷人的欺騙色彩。試想,共產黨為什麼一直熱衷於拿方志敏的清貧大做文章?其目地之一不正是為了以此欺騙國人嗎?而實際上,因為對方志敏們的清貧心生敬意進而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產生好感直至受騙上當者迄今不是仍大有人在嗎?

天真善良的人啊,請擦亮你們的眼睛,千萬不要再被方志敏的「清貧」迷惑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