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話題】緊急關口,中國怎麼辦?(圖)

2018-05-19 10: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人民幣兌美元的暗戰會很快公開化嗎?
人民幣兌美元的暗戰會很快公開化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5月19日訊】最近以來,隨著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上升和美元的走強,讓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匯率走上了風口浪尖,也讓部分發達國家的貨幣承受了很大的貶值壓力,如何看待未來?是今天最核心的問題。

對新興市場國家來說,這很可能是一場超過2008年的經濟危機正在起步,這是個人的預判。

2008年,雖然美國爆發次貸危機並波及了全世界,但世界還是相對安全的,這在新興市場國家尤為明顯:經濟還處於升勢,2008年新興市場國家的經常賬戶盈餘佔GDP的比例為3.44%,這意味著這些國家有很強的「盈利」能力。也意味著新興市場各國央行可以使用印鈔的手段抵禦危機,讓危機所造成的後果可控。因為在有大量經常賬戶盈餘的條件下,不必擔憂本幣大幅貶值,而貨幣擴張(印鈔)就會帶來經濟和資產價格的快速復甦。

對中國來說,2008年,經常賬戶盈餘為4261億美元,當年的GDP為45982億美元,經常賬戶盈餘佔GDP的比例為9.27%,遠超過新興市場國家3.44%的平均水平,所以,當時具備推出四萬億的條件,實際是使用印鈔的手段抵禦危機造成的影響。此時,印鈔不會帶來本幣的貶值,又可以極大地推動經濟復甦和資產價格上漲,讓危機的後果變的可控。

所以,次貸危機主要衝擊的是歐美國家,不僅美國很多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機構岌岌可危,歐洲也因此爆發了歐債危機。

今天,無論再樂觀的人也會承認,世界在面臨經濟增速下滑、債務危機不斷發酵、地緣政治關係不斷緊張的威脅,一場經濟危機不是會不會到來的問題,而是今年還是未來兩年到來的問題。就我個人的觀點看,危機實際上已經爆發,其信號就是今年以來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集體貶值,這不僅指的是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這些小型經濟體,更主要指的是包括印度盧比、巴西雷亞爾這些經濟總量在世界前十的經濟體。

美元/巴西雷亞爾,當今的世界經濟處於危機關口。美元兌巴西雷亞爾跌破2015年底和2016年初形成的平臺應該是一個標誌,這種信號在國內今年以來的智能手機出貨量上也可以反映出來。

任何經濟危機的爆發最終都是需求驟然消失引發的,這是最根本的信號。次貸危機是美國人對房屋的購買力耗盡,未來的危機一樣將來自於大型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購買力耗盡,而造成這種購買力耗盡的根源是債務。次貸危機的根源是美國房地產的次級貸,現在新興市場國家也是因為債務——主要表現為企業債務和個人債務,當然阿根廷也表現在國家債務上。

這個問題是可以用數字說話的。

次貸危機後,新興經濟體國家的債務飛速增長,其增長速度遠超過發達經濟體,這有一系列的數字好查,不需要繼續羅列。當一國不斷用加債務的手段推動經濟增長的時候,經濟就會失去效率,收入就無法增長,這裡的「收入無法增長」並不僅僅體現在個人收入(用個人收入的購買力來表述更準確,下同),也體現在一個國家的國際收入上。前者很好理解,不解釋;後者體現在2018年的新興市場國家的經常賬盈餘為-0.07%,這說明在國家層面上,新興市場國家整體失去了效率、陷入了「虧損」,這與2008年3.44%的盈餘相比已經截然相反。

天朝也處於同樣的趨勢上。

2008年,天朝的經常賬盈餘佔GDP9%以上,而2015至2017年的經常賬盈餘分別是2932、2104、1649億美元,佔當年GDP的比例分別是2.8%、1.86%、1.25%。而2018年一季度,經常賬戶出現了282億美元的逆差。如果把世界比喻成由不同的「公司」組成,2018年,不僅整個新興經濟體這間「集團公司」是虧損的,天朝這間「公司也是虧損的。

我們經常說,沒有國家就沒有個人,在這個地方確實如此。2015-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實際增速(扣除價格因素)分別為6.9%、6.8%、5.4%,2018年一季度的數據也是5.4%,居民消費實際支出增速最能反應收入購買力的變化情況。這一趨勢與國家國際收支的變化趨勢基本一致。這是可以理解的,「公司」盈利能力下降的時候,「員工」的實際收入增速也會下降。隨著一季度的國際收支出現了逆差,在未來的個人消費支出實際增速上也會顯示出來。

新興市場國家的「盈利」能力下降了,但債務卻在大幅增長,政府債務佔GDP的比率從2008年的33.9%上升至現在的51.05%。對中國來說,私人部門的債務率已經達到了接近60%的高水平。實際收入增速下滑而債務負擔不斷加重的情形不斷持續之後,就會導致需求消失。

經常賬代表的各個新興市場國家的盈利能力下降甚至虧損,還會導致外債償付能力的危機。現在的土耳其就處於這一困局之中,因為其去年出現了巨額的經常賬赤字(467億美元),今年以來的赤字還在繼續惡化,土耳其里拉快速貶值就理所當然,阿根廷也處於這一困局之中。經常賬赤字還會帶來內債的危機,因為經常賬赤字意味著資本流出,利率上升,流動性趨緊,債務償付就會出現困難,推動內部債務危機的爆發。

面對這種經常賬赤字的困局 ,新興市場國家會怎麼辦?

第一種辦法是直接貶值本幣,也就意味著繼續印鈔放水,期望緩解內部債務償付的壓力。今年1月的時候,阿根廷採取的就是這種辦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兩次降息,結果直接導致了現在的匯率危機。匯率危機爆發後,通脹會加速上行,利率暴漲(阿央行在一週內將利率提升至40%),但這會直接帶來經濟萎縮,威脅到財政甚至正副的生存,這肯定不是什麼好辦法。可惜,土耳其的埃爾多安總統很喜歡這種辦法,其聲明一旦自己如願當選總統,將會降息,在經常賬大額赤字的時候印鈔放水,就是向辛巴威的穆加貝和委內瑞拉的馬杜羅學習。個人認為中國不會採取這種辦法,經常賬赤字的時期印鈔放水,相當於自己向世界聲明不要匯率了,雖然可以加大資本流動的管制,但貶值壓力一樣很大,而匯率代表的是正副的信用,匯率危機一般都代表正副的生存危機,所以,中國很可能不會採取這種劇烈的方式。5月11日,中國的央媽在貨幣政策報告中重提「管住」貨幣政策的總閥門,應該屬於這樣的含義。

第二個辦法是什麼哪?既需要支撐本幣的匯率(不出現劇烈的貶值),又能緩解流動性危機(經常賬萎縮導致本幣無法擴張,帶來流動性危機不斷深入),就是推動槓桿斷裂,當槓桿大規模斷裂之後,生產要素價格就來到了低位,資本的投資收益率就會上升,經常賬戶也有望好轉,此時,央行也就具備了適度印鈔放水的條件。這實際是比較和緩的解決現在的問題的辦法,雖然因為壞賬的不斷爆發一樣會帶來本幣貶值,但可以將處理問題的時間拖長。採取這種辦法的唯一要求是財政健康,至少在中短期內無憂。

2018年1—4月累計,一般公共預算收入69019億元,同比增長12.9%;正副性基金預算收入20559億元,同比增長33.7%。兩者相加共89578億元。中短期來說,只要適當控制支出,財政壓力不大,具備進行上述操作的條件。所以,個人預計下月就會跟隨美聯儲開始加息。

高槓桿的人群最困難的時刻正在走來,因為經常賬已經逆差,加上美國的貿易戰和印度巴西等貨幣的快速貶值,未來經常賬的壓力會更大,此時,必須在貶值本幣和刺穿泡沫之間立即進行選擇,但無論怎麼選擇,利率都是快速走高的局勢,債務負擔加重,弟兄們頂住!

中美之間正在爆發的貿易戰,是一個最敏感的時刻(新興市場國家出現經常賬赤字),其目的就是收縮自身的逆差,進而會重重地進一步衝擊新興市場國家的經常賬戶,實際是迫使這些國家立即做出抉擇,這是第一;第二,當印度、巴西這種規模的經濟體的貨幣快速貶值的時候,就會改善自身的經常賬狀況,但卻會惡化相關貿易國的經常賬,把相關貿易國拖入經常賬惡化、流動性危機和債務危機不斷深入的泥潭中。所以,現在就是新興市場各國必須進行選擇的時候:是立即貶值本幣,還是立即加息刺泡沫?二選一。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