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克文對中國的解讀是錯的!」(圖)

2018-06-09 08:52 作者: 柔真

手機版 简体 3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澳洲前總理陸克文
澳前總理陸克文(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9日訊】(看中國記者柔真編譯報導)6月6日,澳洲著名中國問題學者、墨爾本斯威本科技大學榮譽教授、前澳國立大學亞太研究國際卓越中心主管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在《澳大利亞人報》上發表評論文章稱,澳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公開發表的美中關係解讀,是錯誤的。

文章說,今年2月,陸克文從頗有名氣的紐約亞洲社會政策研究院主席職位上離開,然後貌似熱切的參與到了澳洲對中共勢力影響的話題討論中來。他立場鮮明並直指譚寶總理「侮辱中國人民」,並稱其完全不瞭解究竟是為什麼惹惱了中國。

陸克文又離開澳洲,回到美國,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位經驗豐富的中國專家形象,並稱相比堪培拉,希望幫助華盛頓與北京建立更好的關係。在超過180萬人次收看的TED演講網路視頻中,陸克文開篇的自我介紹是:「G'day,我叫Kevin,來自澳大利亞,我來此幫忙美國人。」

陸克文堅持認為,美中關係之所以存在問題,是因為美國不瞭解中國。今年3月,他為《紐約時報》撰寫了一篇題為《西方社會不瞭解習近平》的評論文章。同月,他以《瞭解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崛起》為主題在西點軍校致詞。他兩次挑戰美國人,讓他們重新思考對習近平政府的看法,並希望美國要用他自己認為「更平衡」的方式來瞭解中國。

陸克文的思想到底有多平衡?菲茨傑拉德教授舉例說,陸克文在TED網路演講中以兩個傳說故事開頭:第一個是「拿破崙曾說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總有一天會醒來並撼動世界」;另一個則是外國人曾在上海公園豎起侮辱性標語,「華人與狗禁止入內」。因此陸克文得出結論,現今的中國人從西方受到的恥辱感是巨大的,他們對此十分敏感並且非常、非常的生氣。

菲茨傑拉德教授在文中指出,陸克文的歷史概念是錯誤的。首先,拿破崙從來沒有說過這句話,在上海的公園裡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標語。同時,陸克文對中國的解讀也是錯誤的。中國是個十分敏感的大國,因為它擁有13億聰明而精力充沛的人民。中國政府如此易怒因為其被列寧主義所領導,憤怒是列寧主義者的標誌。菲茨傑拉德教授認為,陸克文的論點是沒有任何真實依據的,但用神話傳說確實讓人能同情和理解這樣一個超級大國的憤恨不平,但這怨氣卻來自他們自己。

菲茨傑拉德教授表示,儘管如此,陸克文將自己視為美中溝通的橋樑,出面鼓勵兩國共同使用雙方都樂意接受的交談方式。原則上,提出這樣的想法算很聰明的了,但他錯就錯在面對習近平控制下的中國,對這「受害者」角色的理解和同情遠遠超出了美國的底線。他對美國的近代中國學術研究成果不屑一顧,尤其是美中問題專家David Shambaugh,其對習和中國的看法就沒有陸克文這樣樂觀。

陸克文在西點軍校的演講稍微好一些,但他口中的歷史並非真實歷史,而是中國共產黨希望批評者卸下防備以及推進戰略目標時所講述的片面之詞。

菲茨傑拉德教授舉例說,陸克文告訴西點軍校的軍官,中國在制定戰後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方面沒有發言權,從而在維護自身權益和生存方面沒有利害關係。他在《紐約時報》上重複了這樣的說法,並堅稱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事實卻是,中國在制定國際規則的自由秩序方面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並且從中獲得了目前的財富和權力。

從1942年到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參與當時組織聯合國的討論,以及聯合國憲章、佈雷頓森林協定以及成立國際貨幣基金等機構的初期討論。陸克文應該把這些都說出來,但基於他承諾要同情並理解中國的地位,菲茨傑拉德教授表示,這樣的言論已經超越了。

1971年,毛澤東政府直接奪走了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和聯合國安理會的地位,取代了民國政府先前的努力所獲得的地位。毛澤東死後中國蓬勃發展,其獲取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貸款,世界銀行的建議以及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資格,同時進入一個自由的全球貿易和投資制度。這些機構在幾十年中,幫助中國維持著幾十年來的發展。

北京不應該在享受這些特權的同時,拒絕承認是擁有這些特權的。陸克文為什麼幫著北京政府繞過這些話題呢?為什麼他一邊否認事實卻一邊反複述說虛假的歷史呢?為什麼美國赫赫有名的智庫會任命這樣一個扭曲歷史、粉飾北京對美國的敵意的人呢?

菲茨傑拉德教授稱:「我肯定我不是唯一一個想知道答案的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