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救救中國股市?(圖)

2018-06-13 08:09 作者: 葉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A股不振,一些人將食指戳向獨角獸和CDR(中國存托憑證),認為獨角獸和CDR的恐慌,讓俺大A股跌跌不休。公道一點,即使獨角獸不上市,A股也不會迎來什麼大牛市。當然,獨角獸上市,A股就更不會迎來大牛市了。
即使獨角獸不上市,A股也不會迎來什麼大牛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13日訊】A股不振,一些人將食指戳向獨角獸和CDR(中國存托憑證),認為獨角獸和CDR的恐慌,讓俺大A股跌跌不休。公道一點,即使獨角獸不上市,A股也不會迎來什麼大牛市。當然,獨角獸上市,A股就更不會迎來大牛市了。

6月7號,上證指數站上短期高位,收盤於3109.50,6月8號下跌1.36%,收盤於3067.15,抹去了5月31日3041點以來的反彈痕跡,一夜回到去年3月,這一年算是白過了。

當天,富士康工業富聯敲鐘上市,開盤秒漲停,報每股19.83元(人民幣,下同),市值3905.58億元,超過海康威視、美的集團。富士康抽血,讓藍籌股和股指失血?未必,藥明康德上市,對股指就沒什麼太大影響。

A股是政策市,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目標,以前為國企脫困,為高科技創業企業融資,現在為大型高科技企業服務。形式變了,實質沒變,就是替人出錢、為轉型貢獻的命。

A股風急浪高,獨角獸恐慌只是表相,一貫以來的質地差、價格不公道、尷尬的全流通,才是恐慌的核心。到現在為止,恐慌還沒有解決。

資金狂炒新,一是因為除新股和茅臺等少數企業外,二級市場垃圾太多。根據錢軍教授團隊的研究,在2000年到2014年,剔除通脹以後,A股根本沒有跑贏通脹,這15年中的業績低於日本、印度和巴西。

分析A股上市公司,發現垃圾上塗金漆的公司太多,最壞的情況是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拍屁股賣殼走人,上市公司欠下一屁股債。還有一大堆公司雖然不是垃圾,但屬於定期大型抽水機,對資金永遠飢渴。多數公司沒有分享成果的概念。

最近的例子是農業銀行,5月29號晚,農行公告千億元定增獲批。這家公司2017年利潤1929.62億元,為了補充資本金,還是天量向特定投資者定增。

農業銀行千億定增既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1月中國平安1500億天價定增,去年,工行、農行、中行、交行,通過發行二級資本債補充二級資本,合計2000多億元。

資金狂炒新,還因為一級發行市盈率被抑制,二級市場有大量解禁股壓低股價,在打開漲停板的幾天時間裏,一二級市場有巨大的套利空間,跟房地產市場一二手房套利性質一樣。

寧德時代發行市盈率被抑制在23倍以下,22.99倍,上海證券研究所給出的收益預期為,2018年每股收益20-25倍市盈率,上市之後漲幅應該會在5倍以上,漲停板超過15個。

寧德時代申購倍數1067倍,中籤率0.093736%,比搖號買房難多了,可見在投資者眼中,套利空間比一手房還大。

藥明康德,發行市盈率也是22.99倍。5月8日上市,16個漲停,截止5月30日收盤,創造了一簽新股賺10.8萬。

至於工業富聯發行價13.77元,發行市盈率17.09倍,上市第一天,市盈率36.80倍。只要兩個漲停,市值就能排進A股前十;7個漲停,市值就能超過百度、中國石化;11個漲停,就能突破萬億市值大關,成為A股排名前五市值的股票。就這樣,還有機構認為,對於高科技企業來說,估值並不高。

發行市盈率低,二級市場萎靡不振,全流通陰影存在。炒新資金在漲停打開後,在最短的時間內推高股價填平溝壑。上市公司發行一丁點股份,到時候全流通,價格肯定下降。不在半年內在一二級市場之間快速套利,還等什麼?

套來套去,二級市場糊了。參照三六零,華大基因,低位上市,連續漲停,盤整陰跌,這樣的公司上市十家,市場信心肯定稀裡嘩啦。

為了確保成功,獨角獸和CDR上市如太子出街,左擁右護,進一步扭曲了價格。

6只給「獨角獸」、CDR抬轎子的基金光速誕生。兩個月左右準備,5月29日正式上報,6月6日正式獲批,6月11日開售。這6只基金可以在沒有底倉的情況下參與一級市場戰略配售,單只基金至少3%的戰略配售權,費率歷史最低,低於貨幣基金。

韭菜們(編註:指散戶投資者)別高興得太早,6只基金最多鎖定3000億以上的資金,期限三年,每半年開放申購一次,股票鎖定一年。封閉式基金肯定有折價,一年以後,解禁股不套現才怪。

你不是願意打新嗎?不是想提高中籤率嗎?讓你一次打個夠。

我們對A股的預判很明確。

1,沒有什麼牛市。融資飢渴症遠未消除,市場處於糖尿病後期。

2,不會有大熊市,托市是肯定的。

3,獨角獸會對股指有負面影響,但不是長期熊市的根源。

說白了,就是獨角獸不上市,這幾塊蛋糕也通過融資、再融資的方式,早被人拿走了,現在不過是重新分配蛋糕,再怎麼分配,也到不了韭菜的嘴裡。本來就沒有得到,何談損失?

股市的毒酒是,不尊重市場,靠融資來解決有毒資產,殊不知根本未變,有可能毒上加毒。任何觸及根本的改革總是極端艱難,股權分置改革就是前鑒,上市不是良藥,就像國企效率不能靠上市解決。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