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撤離流著淚說分手?希望中國醒悟還來得及(視頻)


蘇州,曾是中國引進外資製造業的樣板城市,世界五百強企業的聚集地。可是這幾年,從耐克、阿迪達斯、飛利浦、諾基亞到希捷,多家外資企業默默撤離這座城市。而且,內陸地區相對優厚的產業承接政策,並沒有截住他們匆匆的腳步,一路向南奔赴馬來、越南。
蘇州曾是中國引進外資製造業的樣板城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26日訊】蘇州,曾是中國引進外資製造業的樣板城市,世界五百強企業的聚集地。可是這幾年,從耐克、阿迪達斯、飛利浦、諾基亞到希捷,多家外資企業默默撤離這座城市。而且,內陸地區相對優厚的產業承接政策,並沒有截住他們匆匆的腳步,一路向南奔赴馬來、越南。

蘇州僅僅是一個縮影。

今年4月,韓國三星關閉了在中國大陸唯一的網路設備生產企業——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過去幾年,三星不斷轉移產能,在中國的用工人數減少,目前用工人數不足3,000人,而在東南亞地區的用工人數卻達到了14萬。

牽一髮而動全身,外資的遠走,形成連鎖反應,可能影響上下游企業。友達關閉上海松江工廠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其重要客戶三星及蘋果將訂單轉移到南亞、東南亞。

看數據。2017年,港澳台商投資13,562億元,比上年下降4%;外商投資11,322億元,下降2.7%。外資萎縮愈演愈烈。

二十年前,外資企業曾是高校畢業生的榮光,可以憑本事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是失業工人、貧苦農民的希望,可以憑藉雙手改變命運。二十年後的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流著淚說分手?

企業是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個體,撤離的決策建立在嚴謹的成本收益考量之上。中國不僅地價貴了,人力成本也大幅提升,低利潤率的低端製造或代工業務難以生存。比如耐克、阿迪達斯,已經從made in China變成made in Vietnam。當然,這個趨勢早已顯現,老生常談,無需贅言。

有上面「硬」的約束,也有下述「軟」的原因。

中國目前並不缺資本,可以調配的資源充足,外資稀缺性降低。而且,稅收、環保等政策都在轉檔調整中,總體上對外資趨嚴(其實只是沒之前那麼寬鬆而已)。高層也承認,發達的市場經濟環境並沒有被真正建構起來,在市場准入、知識產權保護、法律環境國民待遇等方面,仍需改進。

何況,越南、馬來西亞這些東南亞國家,暗自學習中國崛起道路,大規模提高基礎設施水平(弔詭的是「鐵公基」多為中國投資建造),給外資更好的政策條件。三星去年在越南砸下的100億美金的投資,佔到了去年越南工業總產值的15%!

或「硬」或「軟」,都是存量因素,增量因素才起決定作用。這個「增量」,可能是對未來信心的喪失和中國「政治經濟學」的消極判斷。經濟預期看衰,是因為中國經濟病了,脫實向虛明顯,製造業已陷入空心化,外企幾無多少發展空間;政治風險判斷,是因為高層迫切需要外企轉讓標準、技術。

為什麼?「三去一降一補」態度十分堅決。比如「中國製造2025」(美國在貿易摩擦中的策略,就是遏制此項戰略發展!),要求提升國產化率、學習先進技術,對外資提出了比較激進的技術轉移要求。

同時,這幾年國有企業發展迅猛,政府財政資金較為充裕,可以支持關鍵產業和重要企業,與外資展開競爭,這是不公平的。

另外,2013年棱鏡門事件一出,中國在部分領域實行對外資的「去化」(比如「去IOE」,即去掉IBM的小型機、Oracle資料庫、EMC存儲設備),對外企業務開展也形成了較大衝擊,更影響對後續業務開展的預期。

分手快樂?不存在的。

中國經濟正在爬坡換擋階段,L型曲線延續時間不確定,國際貿易變數徒增也影響經濟轉型。誠然,勞動密集型企業出走是轉型需要,疼也得挺著;高科技企業私奔就不一樣了,這種影響是廣泛而深遠的。

先是直接影響。2017年,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5,652家,實際使用外資8,775.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9%,是中國經濟重要組成部分,外資出走直接影響經濟增長。

而後是間接影響。經濟大換血階段,斷掉營養供給,不利於機體恢復。「營養」,不只是資金,更是外企的創新能力、關鍵技術以及行業標準。中國很多產業標準和產業模式,都有賴於外資的導入。而且,外資出逃的示範效應,將削弱國際市場對中國市場的信心,降低中國參與全球化的程度,客觀上不利於自由貿易維護者的國際定位。

或許,當2008年中國外資政策調整時,國內的經濟運行較為健康,免疫系統尚可以抵禦一定衝擊。時過境遷。如今,國內問題重重,外資撤離的衝擊風險可能形成乘數效應,對中國經濟釜底抽薪。

中國經濟和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外資可以說再見,與高端製造業、服務業外資想要來場親密約會。但是,就目前中國經濟狀況來講,自身病症尚未祛除,且全球單邊主義抬頭,跨國企業日子都不好過。所以,中國經濟能否和外企再來一次「蜜月」,取決於能否來一場真正深刻的變革,讓「深入推進改革開放」不僅僅存在於政治文件之中。

對於低端勞動密集型外企,簡單的在土地、稅收的優惠,就有足夠吸引力。可對於高端製造業、服務業,需要發達的管理能力和完善的知識產權體系等,這是我們欠缺的。

希望中國醒悟還來得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