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秘聞 華國鋒倒臺前請求一人復出遭拒絕(圖)

2018-07-19 09:24 作者: 師東兵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華國鋒與汪東興、鄧小平和葉劍英在一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華國鋒與汪東興、鄧小平和葉劍英在一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吳德辭職以後,就呆在家裡,哪兒也沒有去。開始很不習慣這種閒散的生活,總覺得很無聊。總想出去走走,拜訪一些老同事,老朋友,但他想到了後果,還是忍住了。他懂得「背後活動」的含義是什麼,一旦背上了這個名聲,他就是渾身是嘴也很難說清了。

他每天看報紙,看文件,看小說,逐漸地有所習慣。他真正嘗到了「無官一身輕」的含義。

那天,他參加毛主席紀念堂出來後,在廣場東側碰到了一個熟悉的女人身影。他們周圍再沒有什麼行人。他忍不住走到她的跟前,已是四十歲的人了,依然烏黑髮亮的頭髮,戴著一副眼鏡,漂亮而又有一種無可言喻的哀傷。她也發現了他,兩個人相互凝視了有好幾創始鐘的時間。

確實無話可說,他只說了聲她的名字:「李納!」

她後退一步,回報一聲:「這不就是吳德嗎?」

「一晃幾年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這幾年你過得怎麼樣?」

「到現在你才想起我來了?我過得怎樣你又能怎樣呢?你能給我什麼幫助?你還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如同潑了一瓢涼水,吳德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眼看著她遠遠地離去。是的,在她眼裡,他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像夾縫中的人,雙方都不信任他,都把他看作異己。這時,也只有這時,他才感受到了政治家的孤獨的滋味。四月三十日晚上,吳德孤苦伶仃地坐在家裡看電視,屏幕上的那一切至今使他留念。

人民大會堂裡,正在舉行慶祝五一的聯歡。

華國鋒由鄧小平、彭真、鄧穎超、胡耀邦、趙紫陽、王震等人陪同,走進聯歡會場時,兩旁的觀眾起立鼓掌,表示他們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景仰之情。唉,人們永遠是為在臺上掌權的人歡呼鼓掌的,不管是誰只要今朝有權,就會為他大唱讚歌,一旦他從權力的寶座上跌落下來,馬上就會變成千夫所指。

他從屏幕上看到了彭真的形象,感慨萬千,湧上了一股酸甜苦辣的滋味。

當初彭真被打倒之後,見了他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連說話都顯示出屈從的樣子。現在他還是他,談笑風生,泰然自若,跟華國鋒談話也不是那種拘禁受約束了,而是顯得輕鬆自在。倒是華國鋒好像受到了限制,連鼓掌的架子都感到彆扭。

吳德從電視上獲悉,葉劍英、李先念二十九日在廣州和群眾一起參加了慶祝聯歡晚會。許世友、李德生也分別在南京、瀋陽同群眾一起參加慶祝活動。如此詳細地報導政治局委員們參加五一紀念活動的消息,與被冷落在一邊的他們四個人的下臺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無聊的時候,他走到院子裡散步。或者抬起頭,天上密密麻麻和地上的燈火一樣的星星。有時,他發現天上的星星活了,一顆、二顆、三顆,明晃晃、金燦燦地跳動著,好像睜開了快活的眼睛。四顆、五顆、六顆,看他們擠擠挨挨,排成長隊,也像怕孤單的樣子。此時他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首長,華主席來看你了!」

「真的?」吳德一躍而起,幾乎是一溜小跑地來到他家客廳。華國鋒已經脫下外衣,正在客廳裡看牆上懸掛著的照片。

「華主席,你好!」吳德恭敬地說:「這幾天我一直在電視上注意著你的身體,你比以前明顯地瘦了。」

「有錢難買老來瘦嘛。」

「這一段,我總看見你忙。」

「政治局常委分工,讓我主管外事工作。我又是接見外賓,舉行會談,又要去貝爾格萊德參加鐵托同志的葬禮,回來時又視察了吐魯番盆地,所以工作很緊湊,我自己也感到很累。」

「鄧小平他們在幹什麼?」

「準備劉少奇同志的追悼會,還要準備起草一份《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作為將來六中全會的文件通過。他們的關注點全部放在國內,尤其是軍隊。」

「那是實權啊!」

「我何嘗不知道呢。但是我毫無辦法。」華國鋒說:「上個月召開的全軍政治工作會議,我在會上作了重要講話。但韋國清在時,只提鄧小平而不提我。很明顯是在排擠我。」

「那你打算怎麼辦?」

華國鋒說:「我想了很久。覺得還是離不了你們!你們離開中央後,我自己覺得特別孤獨,這是一種特別可怕的預兆。」

「唉,我們也沒辦法。」

「你能不能也學鄧小平他們,給我和中央寫個檢查,承認你們犯了嚴重錯誤,要求重新站出來工作呢?」華國鋒突然說。

「那能起什麼作用呢?」

華國鋒說:「我最近看了不少鄧小平、陳雲、李先念、葉帥、趙紫陽、胡耀邦、彭真這些人在文化大革命中寫的檢查。他們那時為了減少損失,寫了不少認識自己錯誤和罪行的話,趙紫陽甚至寫道:文化大革命的衝擊、批判,這對我是大有好處的,是起了革命的促進作用了。至於鄧小平更是口口聲聲叫嚷『永不翻案』。結果是一上臺就翻案。」

吳德笑了:「這叫什麼?」他見華國鋒不答話,就自己接著說:「這就是毛主席常常說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當面說得好聽,背後又在搗鬼。他們這樣對待黨,也在時刻想著別人用這種手段付他們。所以,就算我們的檢查寫得再好,鄧也不會再把我們請政治局去了。」

「到時我可以說話呀!」

「到時恐怕你自己也保不住了。」吳德似乎很痛心地說:「如果你的地位能保住,我們就有了希望了。華主席,現在不是為我們考慮的時候,而是我們為你多考慮地時候呵!」

這話在華國鋒聽了,就像天上的驚雷一樣響亮。然而,此後的政局演變證實了無德的推測,華國鋒最終沒能保住他自己的地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