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P2P網貸平臺的清盤生意經(圖)


近日,網傳P2P網貸平臺負責人與律師對話錄音,揭開清盤真相,在對話中,該律師表示,如果真實資產達到50%,是存在比較好操作的空間的,按20%-30%的比例將本金返還投資者,此外律師方收取10%的服務費。
網傳P2P網貸平臺負責人與律師對話錄音揭開清盤真相。(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8月9日訊】近日,網傳P2P網貸平臺負責人與律師對話錄音,揭開清盤真相,在對話中,該律師表示,如果真實資產達到50%,是存在比較好操作的空間的,按20%-30%的比例將本金返還投資者,此外律師方收取10%的服務費。

P2P網貸平臺爆雷潮爆發以來,市場上催生了各種各樣的新套路。例如建立各種維權群收入群費用;建好各種維權群以後轉讓當做廣告群出售獲利。

8月6日,網傳一段錄音,又讓人見識了另外一個生財之道。錄音為一位自稱某待收20億網貸平臺的負責人和一位自稱律師的人的對話。

根據該對話內容,該負責人稱自己平臺已經逾期,且投資者鬧的比較凶,多次詢問該律師後續如何處理。

自稱律師的角色表示,他們由專業處理不良資產團隊組成,收取總待收的10%的金額作為服務費,負責和所有的投資者進行談判,通過」不斷壓縮他們的回款預期「,最終實現全部簽署「清債書」從而讓該平臺免於被追究責任。

在對話中,該律師表示,如果真實資產達到50%,是存在比較好操作的空間的,按20%-30%的比例將本金返還投資者,此外律師方收取10%的服務費。

下面根據錄音整理,錄音質量不佳,或許有錄入錯誤。錄音來源於網路,本網站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律師:現在是什麼樣的平臺?待收有多少?

平臺:待收20多個億吧。

律師:待收20來個億啊,那你是哪裡的平臺?

平臺:是上海的平臺。

律師:上海的平臺,目前手上有現金嗎?

平臺:沒有。

律師:全是資產?

平臺:對。

律師:自融的比例有多少?

平臺:五六個億左右吧。

律師:能有多少的真實資產?

平臺:五個億左右。

律師:有點低了,我們是這樣的,我們目前是按照服務費的方式來收取的,我們一般要求資產要到五成,至少要五成以上的真實資產,相對來說比較好做一點。

平臺:現在出借人鬧的很厲害,怎麼做啊?

律師:現在是有逾期嗎?是個什麼樣的情況,告訴我一下。

平臺:已經立案了

律師:已經立案了嗎?

平臺:對啊。

律師:那平臺負責人在外面還是在裡面?

平臺:在外面,在裡面也能處理嗎?

律師:在裡面也能處理。

平臺:在外面怎麼處理,在裡面又是怎麼處理,可以說一下。

律師:目前我們是跟經偵溝通好了是嗎?是給時間清盤嗎?實話告訴我。

平臺:現在可能是半個月時間處理,後期可能要進局啊。

律師:目前可能在深圳、上海經偵這邊比較好處理,所有平臺後期可能都要立案,但是立案也不一定會怎麼樣,像我們處理的平臺,對負責人也不一定會採取強制措施。但是呢,一定要有一些進度,比如每天都有投資人簽署「清債協議「。

平臺:我想問一下你們是怎麼處理的。

律師:是這樣,我們是專業處理不良資產的,如果您手上有資金呢,如果您手上有現金20個億,那我們是按10%收取服務費,收取之後我們幫您去和債權人去談,比如談到30%,20%,那麼您按這個比例支付給客戶,客戶簽清債協議。現在的比例大概是20%-30%,如果談的好,那麼維穩工作做的就比較好。如果您的現金達不到這個樣子,那清了一些之後,要看用什麼方式。

平臺:你們去跟投資人去談是吧?

律師:我們有一整套流程,宣布清盤的和沒宣布清盤的處理方式也不一樣。你們有沒有給出清盤方案?進度方案?

平臺:都沒有。

律師:那投資人肯定會鬧。

平臺:是,鬧吧。你們和投資人怎麼談啊?

律師:這是我們的專業,我們會用各種方式,讓投資人的期望值一點點降低。比如我們現在在深圳處理的這個平臺也是啊。立案了,經偵找過去,然後我們就拿去每天的進度,每天有多少投資人簽,其實公檢法看到你在處理,他們都會給你時間的,維穩大於一切。

律師:即使平臺的負責人進去了,案情往哪方面發展,也是要根據處理的狀況的。政府現在對這一塊還是挺寬容的。

平臺:那你們能談到多少?

律師:那20個億的話,投資人的分布是怎樣的?

平臺:全國各地的,總共有5萬投資人,大金額的投資人有3萬。

律師:初期我們可以處理一些金額小一些的。經偵這邊看重的是兩方面,一方面是金額,一方面是人數,如果縮小一下人數,對後期處理也是有利的。那我們這塊資產是怎樣的?

平臺:資產主要是殼公司。

律師:啊?呵呵。自融這一塊是吧,企業貸。您說5成資產佔的比例就比較小了,資產中車和房是比較好的資產了。

平臺:那怎麼辦?

律師:那你看現在要和客戶談到百分之十幾,也是比較難的,客戶也不穩定,如果能談到百分之二十幾,就比較容易說服客戶。

平臺:那你們是怎麼開展工作?

律師:我們先簽一個框架協議,然後有個律師團隊做個盡調,如果可以做,那我們就進場,開始工作,做投資人登記,財務登記,都統計好了,你們轉給投資人。

平臺:如果投資人現在鬧的很凶怎麼辦呢?

律師:我們會有專門的人去維穩,我們做的就是維穩的工作。前一兩週,客戶的期望值非常高。投資人如果鬧的特別凶,我們最高的有出到百分之六十的,也有百分之二十的。我們深圳一個平臺,投資人也是鬧的非常凶,公安、經偵都是現場辦公。我們處理的比較好,現在負責人也是在外面逍遙,工作有條不紊的開展……

網評:律師本來是神聖且正義的角色,如果錄音中自稱是律師的人身份屬實,這樣與詐騙平臺狼狽為奸,利用專業知識「一點點降低投資者期望」,從而榨取投資人血汗錢的行為,簡直無恥、令人髮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