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人生似幻化 終當歸空無(圖)

2018-09-12 08:28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笑看風雲淡,坐對雲起時。(圖片來源:pixabay)

陶淵明,字元亮,又名潛,私謚「靖節」,世稱靖節先生。東晉末至南朝宋初期偉大的詩人、辭賦家。陶淵明一生未曾擔任高官,曾任彭澤縣令,但八十多天便棄職而去,從此歸隱田園。他是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被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

金、元之際的著名文學家元好問曾寫詩讚陶淵明曰:「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陶淵明詩歌自然天成而無人工痕跡,清新真淳而無彫琢之弊。後人對陶淵明評價甚高, 認為其詩句自然質樸不假修飾,剝盡鉛華膩粉,獨見真率之情志,具有真淳雋永、萬古常新的永恆魅力。

陶淵明詩歌表現出遺世獨立的氣節,樸實自然的詩風,對後世詩歌的創作影響大而深遠。其詩平淡質樸,簡潔含蓄,富有意境和哲理,除了傳統儒家思想外,也深受了道家思想的影響。

本文為讀者介紹陶淵明的兩首詩《歸園田居五首(之其四)》和《飲酒二十首(之其八)》。

歸園田居五首(之其四)

陶淵明

久去山澤游,浪莽林野娛。試攜子侄輩,披榛步荒墟。
徘徊丘隴間,依依昔人居。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朽株。
借問採薪者,此人皆焉如?薪者向我言,死歿無復餘。
一世異朝市,此語真不虛!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源自《陶淵明集》)

長久告別山水游,現在重歸田園,得以在廣大無邊的林野之間娛樂了。我今日試著帶著子侄們,撥開荒丘上的草莽,行走在一處廢棄的村落裡。見到荒墟,附近就是墳墓堆,於是在此徘徊憑弔,這裡曾是先人們的居住之地啊,產生了依依懷古之情。荒墟中,斷壁殘垣處有遺棄的灶臺,毀壞的井臺,桑樹、竹子之類的植物也因為無人管理而成為朽枯之株了。

我於是詢問了在荒墟裡的打柴人,此處的居民都到哪裡去啦?砍柴的山民回答我,一村的人都已死盡,沒有剩餘啊。唉,前人說,「一世異朝市」,看來這話一點不假呀。人生變化無常,世事難料,如虛幻一般,最終都是歸為空無!

一世異朝市,意為經過三十年的變化,國家政情與市面就大不相同了。一世,代指一代,以三十年為限。比喻變化很快,使人有滄桑之感。

詩的開頭有歡愉快樂之感,歸隱田園是那樣的輕鬆愉悅。詩人之所以如此歡娛是因為他看輕名利富貴,並不執著於俗事的得得失失,拋棄塵世名利情的糾纏,心中安泰而和樂。

詩人遊走到了荒墟、丘隴,眼前是敗壞的井臺,腐朽的枯木,纍纍的荒塚。想當年,這裡是男耕女織、熙熙攘攘的村落,繁榮熱鬧,而今無人問津,荊棘叢生。

詩人因此發出了這樣的感嘆,這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幻的,世事變幻無常,一切終歸空無!

人在世間,到頭來能夠留下什麼呢?金錢、權勢、富貴,能帶走哪一樣?人最後歸為塵土,來也空空,去也空空,最終一切成空。因此,何必苦苦的為功名富貴如此牽腸挂肚呢?


飲酒二十首(之其八)

陶淵明

青松在東園,眾草沒其姿。凝霜殄異類,卓然見高枝。
連林人不覺,獨樹眾乃奇。提壺撫寒柯,遠望時復為。
吾生夢幻間,何事紲塵羈。

(源自《陶淵明集》)

東園有一顆青松,被繁雜的草木擁簇著,不顯其奇異的姿態。秋露凝結為霜,使百草衰落,於是青松顯得卓立高聳起來。樹木連成一片,不覺青松之高,青松獨立之時,方顯其奇特之處。

飲酒之時,發現眾林之中青松獨特的品質,我提著酒壺走到樹下,手撫寒柯,舉目眺望著遠景。人生在世一場夢,生命短促,為何還要被塵世間的俗事和名利情糾纏不已呢!

這是一首借物詠志詩。詩人寄意於美酒,是借酒寓忘世之情,寄意於青松,是借寒松的傲霜斗雪、卓然奇特來寓自己堅貞不屈、端正獨立的品性。

詩人志向高潔,並不追逐於世俗的名利和權勢,這些並非詩人所求,相反為詩人所厭惡。詩人喜愛祥和的田園生活,清靜無為,無憂無慮,這是因為心中釋然,不為外物和名利情牽動身心,因而和樂歡愉,心態安然。

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修為,詩人因此已經了悟人生,對人生意義的看法同一般人有了很大的差異。因而發出了「吾生夢幻間」的感慨。

人生如夢,短短一生,所為何來?這難道不值得深思嗎?如此短暫的人生,難道只是困在塵世這張大網裡為了名利情而糾纏、束縛嗎?何不脫網而出,尋覓生命真正的歸宿呢?

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吾生夢幻間,何事紲塵羈!

 

參考文獻:

《陶淵明集》,三晉出版社(山西古籍),2008
《新譯陶淵明集》,三民書局,2017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