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老闆的心聲:勞動不再致富(圖)

2018-09-13 08:00 作者: 夏坤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製造業「維持不下去」了!(示意圖/pixabay)

【看中国2018年9月13日讯】為什麼停產了?「維持不下去」,為什麼維持不下去?「維持也是賠錢,現在成本高,利潤又低」。

這段話出自一位製造業老闆之口,但誰又能保證這不是當下多數製造業老闆的心聲呢?想一想不知從何時起我們的製造業陷入了「高成本,低回報」的怪圈,民間投資持續下滑,現已達到了負增長,甚至曾經的製造企業紛紛轉行到了地產和金融,可那些真的是立國之本嗎?

今天,我們不再用理論和數據來談製造業,我們以幾位製造業老闆為例,聽聽他們的口述,看看他們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

當勞動致富不再為人所信,當躺著賺錢為人所競相追逐,還有誰會願意再站起來呢?

紡織廠老闆:出租廠房比開工廠掙得還多

我幹這行已有20多年,在行業內還算有些名氣,買地蓋房,雖算不上行業龍頭,但起碼也屬上游行列。去年,我們的銷售額做到了8000萬元,毛利632萬元,一般來說,行業的平均利潤率為10%,但去年毛利率為7.9%,這也算是多年的低谷。

在632萬元的毛利中,我們還需支出地方稅費、銷售費用、物流費用、管理費用、銀行利息幾大項。

一是地方稅費。有城建稅、教育費附加、印花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年度上繳地方稅費合計70萬左右。

二是銷售費用。公司銷售業務員共有9人,包括業務員工資提成和差旅費、通信費、業務招待費等,年度支出100萬左右。

三是管理費用。公司包括財務、辦公室人員、保安等10多名管理人員工資67萬元多,支付全公司50多名員工的各項保險金34萬元,加上年終獎、福利費、廣告費、招待費、水電費、過年過節禮品費、辦公大樓的折舊費等,共計200萬元。

四是物流費用。工廠自有5部貨車貨運物流車輛的總費用,加上僱用外部車輛載貨的所有物流運輸費用接近100萬元。

除了以上四項,還有一大塊是銀行利息支出。工廠採購原料進貨時,都得先全額付款後提貨,而在銷售收款時,都需要有較長的付款期,大多是45天至180天左右,工廠要墊付2至6個月的貨款,給企業流動資金的週轉帶來影響。

工廠在自有700多萬元流動資金的基礎上,向銀行借款1350萬元,才能保證公司的正常運轉。現在銀行貸款收費有很多名目,去年全年累計支付銀行借款利息約110萬元。

扣除上述5項費用,去年我們廠的利潤總額為40多萬元。再繳納了企業所得稅,淨利只有30多萬元。

作為工廠主,我們掙到自己口袋的經濟效益確實不多,但在社會效益上不算少,主要是體現在稅收和就業上。全年上繳國稅160萬左右,地稅70萬左右,兩項加起來200多萬。還有解決就業,我們僱用了一般的操作工40多人,還有財務、等管理崗位人員10多人。

目前我們已與一家企業談妥,準備將廠房以月租金8元/平方米出租。我們可租廠房建築面積1.9萬平方米,一年可收租金182萬元左右,繳交土地使用稅和房產稅後,大約還有130萬元。

我今年快60歲了,要說把廠房租出去也真是捨不得,但現在轉型做其他行業我也不會做,出租廠房實屬無奈,把廠房租出去多掙了100萬,還省去了經營工廠的辛苦,這筆帳我也算不通。

鋁板加工廠老闆:操著賣白粉的心,賺著賣白菜的錢

在我們這個圈子裡,也有真正賺到錢的。你們猜猜是如何賺到錢的?

我們這有幾個老闆,以前是各個地方混黑的。本地的也有,外地的也有。他們採取的方法,是以0利潤,甚至是虧本的價格賣出去,然後呢,上游廠家他們以量來壓帳期,半年,有的甚至一年一壓。

下游廠家呢,全部以現金的形式結款,這麼一來,他們就擁有了無法想像的現金流,然後,他們拿這個錢去自己的地盤放炮子,也就是高利貸。


一個臺州的老闆,去年已經實現財務自由,全家移民加拿大了,真是攪黃了水就跑了。

所以你說中國製造業為何會落到今天這個程度,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有這些人的存在,他們的存在,嚴重擾亂了市場,壓得我們這些老老實實做產品的根本喘不過氣來。

我有個上游合作廠,專門做鋁捲滾塗前期加工的。

那天跟那個老闆聊天,他說他目前這個工廠,廠房加設備加原材料,一共丟進去差不多2億了!純投入2億,什麼概念?滾塗線一條就是2000萬,他有3條,再加上分切機什麼的。底下工人百十號人吧。每個月基本要出1000多噸鋁賣給下游廠。

我就問他這麼大攤子事業,每年得襯不少錢吧?

你們猜猜多少?

他給我算了一筆帳,去掉人工電費損耗啥的,一年淨利潤也就100多萬。

投資2個億,每年賺100多萬,現在隨便買套房,如果趕上16年的好時候,也能賺100萬了。他這2個億,能買多少套?

但沒辦法,錢已經投了,只能硬撐,而且這還是順風順水的情況下。假如一個不小心,比如碰上去年國家查環保,有色金屬瘋長,他就可能虧。又或者做出來不小心有瑕疵,那都得砸在自己手裡。我去他工廠玩,他有一個專門2000坪的地方,全部都是之前作廢的廢料,看得我心驚膽戰……

真的是操著賣白粉的心,賺著賣白菜的錢。

現如今的實業,小的難以生存,在風雨中搖搖欲墜,大的看似堅實,實際上有苦難言。

建材廠老闆:我發現自己懂的太少了

我們也算是製造業的,我們這行環保問題是個坎,但為了環保我上了目前最新的機器,環保能力絕對高,可同行的啥都沒弄,用20多年前的技術,今年估計少算也賺了一百多萬。

為什麼?因為人家認識人哇。

我倒閉了,幾百萬沒了,全部都在機器裡,全都是最新的機器,我用著最好的技術,不敢漲價,人家坐地起價,而且現在都在忙活著。

環保的過來查讓我賣設備,否則拘留,老子辛辛苦苦弄得設備憑什麼賣了?我又不幹了,好,人家說你不幹了是吧,然後就直接把機器拆了有的更是直接拿叉車懟。我這裡還好點,沒懟,他們在本子上寫了一個「待售」。

你們也知道開機器,機器轉動會升溫。他們摸了摸機器,這麼燙!這多污染啊!我想打死他。

問我製造業為什麼不行?對不起,老子心態炸了,一腔熱血餵了狗。

看著明顯比我小不少的一個孩子(估計也就20多歲),我跟人家叫哥,點頭哈腰的問:「哥,別這樣啊,我們也就是賺點小錢,你拆了我貸款,全家老小怎麼辦。」

但人家根本不鳥你,拆完就走,開著幾十萬小百萬的車。

之前環保正大光明收費,什麼必須買他們的產品,買他們的消防設備,2000塊可以加入微信群,微信群通知環保檢查去的事項。

你們說,你們辦證書啊,不讓辦,明文規定了,不給辦理,而且辦理幾十萬,你說法律規定不收費你就是天真了,人家有辦法,比如你這設備不行,必須我們的。

然後檢查的來了,你的那個證書還是沒用的白紙,人家不看啊!

我所有專業知識都是為了這個產業,深入的太深了,如今已經退不出來了,我不幹這個就是突然發現自己懂的太少了。

模具廠老闆:很擔心行業被資本盯上

我在一家深圳的大型模具注塑企業做職業經理人,自己也有一個小廠,也有投資別人的廠。我們為無人機、手機鏡頭提供精密配件,精度要求高,需要達到0.001mm,屬於高精密製造了。但在這幾年,好多同行關閉工廠,遣散工人。2017、2018年,這種現象形成浪潮了。

我經常反思這裡的原因,我認為原因之一就是產能過剩。我們做製造業的,規模搞得越大,死得越快,所以我們很擔心行業被資本盯上。

我們鏡頭行業在2009年到2013年這四年裡,非常賺錢,一個鏡頭成本大概是5毛錢,銷售價是4塊5,純利潤有70%左右,我做2000萬的生意可以賺1400萬。

但從2013年開始,大量的資本湧入這個行業,可能有上百億的資本湧入到這個行業,一夜之間產能就增加了兩三倍,但訂單就這麼多,於是就開始打價格戰,打到現在一個鏡頭只賣1塊上下,毛利率10%左右,已經沒得做了。

毛利率10%是什麼概念?比如說我們投2個億來買設備,我一年做2億的業務,10%的利潤相當於就是2000萬元,2億的設備投資我要做10年才能把我的投資款收回來。放到以前可能只要一兩年就把成本掙回來了。

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個風口能持續多久,如果你不把握機會擴產,別人上去了,你就死掉了。但也可能幾千萬、上億的設備投入去擴線,結果生產線剛擴完,就沒有訂單了,生產線大量閑置。然後大家只有白熱化地去搶單,競相降價,最後把整個行業做死。

稅收過重也是一方面原因。一個正規公司,如果利潤30%,其中16%要交增值稅,剩下14%的利潤,到年底還要交30%的企業所得稅。

我們旁邊有幾個廠,它們以前通過一些避稅的技巧去避稅,估計這些辦法不合法,被稅務部門查出來,如果是少交了300萬元的稅,現在要補齊。一些小公司如果要用現金去交300萬元的稅,這300萬元的現金流足以把一個營業額在四五千萬的廠直接壓死。讓一個有一億營業額的企業拿500萬元現金,都絕對拿不出來。

我自己有一家公司,去年也做了1400多萬元,看看我的利潤,模具虧了70萬元,注塑賺了150萬元,折合之後還有80多萬元的利潤,但是去年應收款有300萬元沒收回,相當於倒貼了200多萬元。這種生意還能做嗎?

去年我有70多號人,今年降到14個人,相當於有50幾個家庭因為這個工廠裁員,失去經濟來源了。這50幾個員工一個月在我這裡每人可以拿七八千,現在他們要另外找工作了。但是現在這種一年1000萬元、2000萬元營業額的中小企業,關掉太多了,工作也不見得好找。

現在像我們這些以前一年賺兩三百萬的小老闆,能安心開廠的也不太多了。我最終的目標是要把工廠一步步挪回我老家,不管賺不賺錢,只要能維持下去,就搞個企業在老家經營著,以後目標也不是掙錢了,能夠養活一幫兄弟們也就行了。

結語

其實,這幾個製造業老闆的故事所折射的正是當前我們的製造企業所面臨的幾大困難:資本湧入、稅收過重、成本上漲、「一刀切」式環保以及來自權力部門的制約。

當然還有城市政策的影響,有些城市覺得髒亂差的製造工廠已經影響了環境,不能代表城市的形象,工廠的去留對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沉浸在房地產和金融的海市蜃樓中,忘記了這個城市的興旺之本——製造業,也忘記了來時的路。

最後,我們還有一個問題需要那些正在極力打壓製造企業的地方來回答,你們一步步把製造企業逼走,但那些因此而失去生計來源的家庭,他們又該去向何處呢?

當好一個製造業老闆,真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