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嫁女兒 這幫父親策劃一起起「綁架新郎」案件(視頻)


一段視訊在國外的社交媒體上火了。

視訊的開頭,一名男子被一群人按住,男子臉上掛著淚水,不停地反抗。最終,胳膊擰不過大腿,男子還是放棄了抵抗,被迫穿上了婚禮的盛裝。他被人拉到一處,和一位同樣盛裝打扮的女子舉行婚禮。旁邊一位年長的女人,一邊用衣服給男子拭去臉上的淚水,一邊勸他接受現實。

旁邊一位年長的女人,一邊用衣服給男子拭去臉上的淚水,一邊勸他接受現實。
旁邊一位年長的女人,一邊用衣服給男子拭去臉上的淚水,一邊勸他接受現實。

原來,這是一名被綁架來與不認識的女孩強制結婚的男子。視訊裡,是發生在印度比哈爾邦首府巴特那的真實事件。

畫面中的男子名叫Vinod Kumar,是一名29歲的工程師,他被素不相識的女孩家人綁架到婚禮現場,強迫他和女孩結婚。當女孩的親戚逼迫他施行婚禮儀式,給女孩額上點上象徵妻子的硃紅時,Kumar堅決不從。

於是,女孩的一位男性親戚掏出手槍,頂著Kumar額頭威脅他聽話,萬般無奈之下,Kumar最終妥協,乖乖和女孩完成了婚禮的儀式。

萬般無奈之下,Kumar最終妥協,乖乖和女孩完成了婚禮的儀式。
萬般無奈之下,Kumar最終妥協,乖乖和女孩完成了婚禮的儀式。(以上圖片來源皆為Youtube視頻截圖)

婚禮現場的視訊在社交媒體上立刻引起了轟動,事情越鬧越大,當地警方通過社媒宣布立刻著手展開調查。

然而,據新聞媒體的採訪報導,事情的前因後果其實再清楚不過了。原來,這位Kumar原計畫去年12月3日去參加朋友的一個婚禮,卻在婚禮上遇見了一個名叫Surendra Yadav的男人,Yadav勸說Kumar跟他去一個名叫Mokama的小地方。從那以後,Kumar就莫名其妙失聯了。

而Kumar沒有按原地計畫回家,他哥哥非常擔心,沒過多久,Kumar的哥哥便接到了一個不認識的號碼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的人告訴Kumar的哥哥,他的弟弟Kumar已經被「強制結婚」(Pakadua Vivah)。

Kumar的哥哥覺得事態嚴重,趕緊在家附近報了警,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報案地所在警方竟然拒絕採取行動,他們宣稱這案子應該由案件發生地Mokama的當地警方處理,因為「綁架新郎」是發生在那裡。

警方事不關己的態度急壞了Kumar一家,直到不久前,社交媒體最終曝光了Kumar被「綁架結婚」的視訊,使得事件在各大媒體上刷頻,上一級警方才最終帶人將被「強制結婚」後軟禁在村裡的Kumar解救了出來,並承諾對地方警方的相關姑息行徑展開深入調查。

光天化日之下,武力脅迫綁架,強納男子為夫?

這聽起來像是古時侯才會發生的事,卻在今天的印度比哈爾邦和北方邦真實地上演,單單2016年一年,已經爆出了近3000起「綁架新郎」後「強制結婚」的案件,而這3000起婚姻,竟然沒有一起婚姻最終被宣布無效!

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這靠「綁架新郎」促成「強制婚姻」的惡習,竟然已經持續了30多年了。

這一切,和印度的嫁妝習俗有很大的關係。

在印度,家族裡嫁一個女兒需要給男方支付一定數額的嫁妝,嫁妝的金額通常和女性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年齡成正比,換句話說,一個女性學歷越高,年齡越大,家族為了嫁她需要支付的嫁妝便越高。

這樣的觀念造成了一些印度家庭為了節省嫁妝,不願讓女兒接受高的教育,並儘可能設法趁早把她們嫁出去

在印度傳統的婚姻認知中,女性的價值被認為就是結婚生子,一直嫁不出去的女性會成為整個家族的恥辱,這樣的認知導致了女方家庭不計一切代價,哪怕支付高額的嫁妝也要把女兒給嫁出去。

儘管為了廢除男方索要嫁妝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印度早在1961年就出臺了「禁止嫁妝法案」。然而,在印度民間,男方家索要高額嫁妝的風氣依然盛行,這在比哈爾邦和北方邦體現得尤為明顯。

男方家索要高額嫁妝的風氣依然盛行,這在比哈爾邦和北方邦體現得尤為明顯。
男方家索要高額嫁妝的風氣依然盛行,這在比哈爾邦和北方邦體現得尤為明顯。(圖片來源:Pixabay)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這兩個地區的嫁妝開始水漲船高。到了21世紀,嫁妝的置辦費用平均高達6到13萬美元,一箇中產階級家庭因為一次婚姻就破產的事情也屢見不鮮。越來越多的有女兒的印度家庭開始不堪重負。

實在付不起嫁妝怎麼辦呢?一些地區的家庭便開始動起了歪腦筋,想出了這招「綁架新郎」的法子。

一旦綁架得逞,並強迫男子和家裡的女兒成功結婚,男方就算要離婚,也要面臨曠日持久的官司。其次,前文提到的旨在保護新娘利益的「禁止嫁妝法案」會讓男方處於不利的法律地位甚至面臨犯罪指控。

就這樣,「綁架新郎」逐漸成為了比哈爾邦和北方邦一筆划算的買賣。不需要家裡出嫁妝,還能將女兒這個累贅送出去,必要的開銷只是請幾個綁架的人手,以及打點好當地警方,讓他們不干涉。

有需求就會有供給,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這兩個「綁架新郎」盛行的地區還成立了多個專業團夥,收錢辦事,為一些需要「高素質女婿」的家庭綁架高學歷高收入的男子。

本文開頭提到的那位工程師,便是很多想嫁女兒的家庭覬覦的「可綁架新郎」的合適人選。然而,這樣的「強迫婚姻」中,女方並沒有獲得多大的利益,相反,她們也是這段不幸婚姻的受害者。

一名叫Anita Singh的女士,便擁有一段「強迫婚姻」。她表示,當初都是家裡的父親和兄弟做主,自己的丈夫便是被綁架來的。結婚那天,她待在婚房裡,卻感覺像是參加葬禮,因為自己即將和一個素不相識的男子結婚,而這個男子,還因為遭到綁架和「強迫結婚」而無比痛恨自己。

「我的公婆家直到現在都不能接受我,因為是我爸強迫他家兒子跟我結婚的。」

「一切都是我爸做主,我除了以淚洗面,沒有別的選擇。」

然而,當一切成了既定事實,她最終還是去了婆家。

「一開始,沒有任何人關心我,我就像空氣。」

「一個想法總是折磨著我,我是替父兄做的錯事還債來了。」

結婚後,Singh的丈夫最初整整4年沒有理過她。好在10年過去了,Singh一直在努力默默地支援著丈夫,丈夫也對她有了迴應。強迫湊合的婚姻,也就這麼過下去了。Singh表示,自己只求家裡一切平安,她心願足矣。

儘管「綁架新郎」的最大受害者是男性,但這一切不幸的始作俑者,依然是不合理的婚姻制度。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