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制度經濟學的鼻祖曾給中國的十大忠告

2018-10-06 09:30 作者: 佚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10月6日訊】2013年9月2日,曾獲得199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並任職美國芝加哥大學法律學院的羅納德·科斯(Ronald Harry Coase)教授去世,享年102歲。科斯教授不僅是新制度經濟學的鼻祖,產權理論的奠基人,且其理論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也極為深遠,而科斯生前也曾對中國發出過十大忠告,今天再來回顧這些告誡,仍具非常現實的意義。

一、必須去除所有加諸國企的特權,讓私企得以自由競爭

只要有自由競爭的環境,私企是非常懂得如何應對這些交易費用的。如今,私企最大的挑戰是,他們仍然遭受著種類繁多的政策和政治歧視。他們很難進入資本市場,因為資本市場主要是由國有銀行所控制。

要拋開為私企設置的種種限制。只要私企(或任何企業)是依法運營,就該享有自由。如果一些經濟行為體不遵守市場原則,市場經濟就不會成功。必須去除所有加諸國企的特權,讓私企得以自由競爭。

二、政府參與土地交易導致腐敗猖獗,必須將其自身排除在市場之外

科斯認為:只要交易雙方可以自由討價還價並達成交易,那麼市場行為就可以發生。中國的情況是,政府宣稱了對土地的擁有權。國家必須允許土地的事實所有者——多數情況都是農民——進入市場。這樣,國家可以通過收稅在土地交易中獲得很大利益;同時,為了自身利益,就必須將其自身排除在市場之外。

中國在土地交易方面的所作所為,應該叫做單方面獲取。這顯然並不是市場行為。政府參與土地交易導致腐敗猖獗,帶來大量失去土地者的抵抗,這在中國已經被廣泛報導。

三、中國應打造一個自由的土地市場

針對深圳曾經發布的一個土地雙軌制文件,即允許深圳農村變賣集體所有的工業用地。科斯認為,深圳的政策顯然是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中國是一個遼闊而多元化的國家,一種方法或許在一個地方能取得成功,但在其他地方可能就行不通。中央政府應該鼓勵地方政府大膽嘗試不同方法,打造一個自由的土地市場。

四、在中國,教育和稅收兩項制度都加重了不平等

不平等在任何自由市場經濟中都不可避免。考慮到中國的龐大以及地區多樣性,基尼係數高也在預料之中。爭議的核心在於,導致不平等問題出現的中國市場經濟,其深層問題是什麼。

比如教育和稅收制度,在最發達國家都發揮著強有力的抑制不平等的作用。在中國,兩項制度都加重了不平等。只要社會流動的大門是打開的,處於社會結構底層的人對自己的未來、自己孩子的未來有希望,那麼不平等本身就並不是問題。

五、中國的計畫生育政策顯然開錯了藥方,需要反思

在發達國家,更替水平生育率被設置為,每位女性平均生育2.1個孩子。長遠來看,獨生子女政策並不可持續。另外,保證政策的實施過程,一向是高成本且充滿暴力的。隨著一個國家的富裕,女性也趨向於自願降低生育率。今天沒有必要來強制執行如此嚴苛的政策了。

獨生子女政策不僅削弱了中國勞動力數量,還降低了其質量。研究已經表明,獨生子女政策實行之後出生的中國兒童,其社會技能被迫變低。當然,其影響也在經濟之外有所體現。它在基本社會結構上,也嚴重削弱了家庭。

六、「邊緣革命」將私人企業家和市場的力量帶回中國

過去三十年來,中國發生的令人矚目的市場轉型。然而,不是中國政府,而是我們稱之為的「邊緣革命」,將私人企業家和市場的力量帶回中國。

飢荒中的農民發明瞭承包制;鄉鎮企業引進了農村工業化;個體戶打開了城市私營經濟之門;經濟特區吸納外商直接投資,開啟勞動力市場。與國有企業相比,所有這些都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中的「邊緣力量」

七、中國經濟學者要從黑板經濟學回到真實世界

科斯說,相信經濟增長的秘訣是分工,研究分工就必須考察真實世界。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他一直在呼籲他的同行們從黑板經濟學回到真實世界。不過沒有什麼效果,他的同行們似乎不大願意聽他的勸告。中國有那麼多優秀的年輕人,那麼多優秀的經濟學者,哪怕只有一少部分人去關心真實世界,去研究分工和生產的制度結構,就一定會改變經濟學。

八、中國必須讓其權力服從於法治

科斯認為,人類社會到處都存在著腐敗。過去50年間,在他芝加哥的家中,常常聽到市政官員的腐敗新聞。伊利諾伊州的兩任州長現在都身陷牢獄。他的同胞、英國歷史學家艾克頓公爵解釋得很清楚:權力產生腐敗,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如果政治體制是透明的,如果權力由法律來約束,如果任何權力的濫用都可以追溯責任(自由媒體和獨立司法體制,因而是需要的),那麼腐敗就不會威脅到秩序和穩定。

科斯總結:不管是政治改革、法制改革,還是體制重建,叫法無所謂,中國必須讓其權力服從於法治。

九、中國經濟面臨著一個嚴重的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場

中國沒有理由比韓國、日本或美國缺少創意。只要中國開放思想市場,允許大學獨立、自治,給私企以與國企同等的待遇,中國就會迅速在科技方面更上一層樓。如今的中國經濟面臨著一個嚴重的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場。這是中國經濟諸多弊端和險像叢生的根源。

他說,我收到過許多中國讀者的來信。經常被問的是,「科斯教授,為什麼沒有中國科學家被授予諾貝爾獎?」對此,我真的無法回答。

中國已故的物理學家錢學森也許提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答案,在與溫家寶總理會面時,錢學森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為什麼中國的大學在1949年後沒有產生一個世界級的原創性思想家或有創見的科學家?」

錢學森之問幫我回答了中國讀者向我提出的問題。而就錢先生的問題,我卻有個答案,那是因為中國缺乏一個開放的思想市場。開放、自由的思想市場不能防止錯誤思想或邪惡信念的產生。但歷史已經表明,就這一方面來說,壓制思想市場會遭致更壞的結果。

一個運作良好的思想市場,培育寬容,這是一服有效的對偏見和自負的解毒劑。在一個開放的社會,錯誤的思想很少能侵蝕社會的根基, 威脅社會穩定。

「錢學森之問」清晰表明,一個充滿活力的思想市場不僅是學術卓越的一個先決條件,也是開放社會和自由經濟不可缺少的道德和知識基礎,沒有這樣的思想市場,人才的多樣性必將枯竭。

十、中國的奮鬥就是全人類的奮鬥!

科斯說,自己是一個出生於1910年的老人,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和許多事情,深知中國前途遠大,深知中國的奮鬥就是全人類的奮鬥,而中國的經驗對全人類也非常重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