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以後左派將進入絕望期(圖)

2018-10-11 08:00 作者: 黑米九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0月8日,卡瓦诺在白宫宣誓就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圖: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11日讯】經歷了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全國大批判,布雷特.卡瓦諾最終還是成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決定美國大方向的最高法院將由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預示著美國的未來不再會向左轉,堅持美國傳統精神將成為主要力量。

聯邦最高法院對憲法的解釋影響美國前途,對美國社會產生重大作用。比如,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們信仰上帝」成為美國國家格言後,多次遭到反對者提出法律訴訟,在聯邦最高法院的保護下,這句格言仍然不可動搖。歐巴馬的醫保和同性婚姻,當時支持者並不佔多數,訴訟打到最高法院,由於當時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各佔四名,中間派佔一名,而中間派大法官支持了歐巴馬的醫保和同性婚姻法案,成為美國難以推翻的法律。

歐巴馬在任八年,使美國急速左轉。從經濟上搞大福利政策,錢不夠就增加聯邦政府的債務,讓子孫後代來還。導至社會上懶人越來越多,努力工作的人反而不如領政府福利的人生活得好。

歐巴馬政府以反種族歧視之名,偏袒所謂的少數族裔。在各項政策中讓非裔、西裔和穆斯林佔優勢,壓制別的族裔。實際上,這三種人在美國人口佔到三分之一,根本不算少數,真正少數的族裔,比如亞裔,上大學和找工作都受到限制。

歐巴馬政府以反恐怖主義之名,將美國持極右觀點的人列為恐怖份子,用國家力量進行鎮壓。反而對產生恐怖份子關鍵來源的伊斯蘭極端主義隻字不提,甚至還加以鼓勵,比如在聯合國大會上說「未來不屬於對伊斯蘭先知不敬的人」。

歐巴馬之後,希拉里競選,她聲稱將繼續歐巴馬的政策。她最親密最得力的助手阿貝丁是美國出生的穆斯林,但從小就到沙特生活,直到上大學才回美國。曾經宣揚沙利亞法,被指與伊斯蘭極端組織有聯繫,但都被美國政府的高官,比如共和黨已去世的大佬馬侃等壓下。

歐巴馬在任的最後一年,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突然去世,給民主黨帶來希望,最高法院將成為自由派佔多數。但參議院共和黨議員佔多數,抵制歐巴馬提名,說時間太緊,應該留給下一任總統。民主黨志滿意得,認為下一任總統肯定是希拉里,同意把機會留給下一任總統。

誰也沒想到,2016年的大選,美國社會進程徹底翻轉,一路向左狂奔的美國,一個急剎車,選民把一個從沒開過政治車的七十高齡生手送上駕駛位。媒體和精英們急了,狂喊,不懂駕駛的人開車,會把美國引向邪路。有人把新當選的總統川普比作希特勒,要把美國弄成獨裁政權。其實,美國政府這部車,並不是總統說了算,想開到哪裡就開到哪裡。指明大方向的是聯邦最高法院,制定具體行駛路線的是國會,總統只是依照規定的路線執行而已。最高法院、國會和總統有互動,有制約,也就是所說的三權分立。

最高法院只有九名大法官,不受民意和任何權勢的影響,沒有任職期限,決策只在九名大法官中投票產生。因此,指引美國大方向的大法官原有立場,就非常重要了。每次重要決定,都是以大法官原有的立場劃分,保守派和自由派界線明顯。

現在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有四名是自由派,五名是保守派,看看這九名大法官的年齡吧。四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1933年3月15日出生,85歲;布雷耶1938年8月15日出生,80歲;索托巴約爾1954年6月25日出生,64歲;卡根1960年4月28日出生,58歲。五名保守派大法官:羅伯茨1955年1月27日出生,63歲;托馬斯1948年6月23日出生,70歲;阿利托1950年4月1日出生,68歲;戈薩奇1967年8月29日出生,51歲;卡瓦諾1965年2月12日出生,53歲。如果只看年齡更明顯,自由派85、80、64、58,保守派63、70、68、51、53。

從年齡上來說,自由派肯定熬不過保守派,兩個八十歲以上的老人,不知道能否挺過川普的任期。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川普連任基本沒有疑問。金斯伯格能堅持到九十一歲?兩次患癌症,開會時打瞌睡。作為堅定的老左派,金斯伯格這次對卡瓦諾確認受到的阻礙都感到憤怒,認為已經偏離了美國的傳統,超出政治鬥爭的基本底線。為了表達對卡瓦諾的認可,主動參加他的宣誓就職儀式。布雷耶能否堅持過川普的任期也是個問題,大法官過了八十很難再挺下去。也就是說,川普任期很可能再提兩名大法官,最高法院完全成為保守派一邊倒的形勢。

從最高法院來看,美國向左轉的可能性已經被阻止了,在大方向上,左派們的希望只能寄託在二三十年後,這期間除了絕望,沒有別的辦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