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作家:我支持川普 因不想成為下一個卡瓦諾(圖)



在白宮,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右)就職演講,感謝他的妻子艾什莉(Ashley Estes Kavanaugh)、兩個女兒,以及美國總統川普。(照片來源: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12日訊】(看中國記者憶文編譯)美國作家、學者布萊克(Nathanael Blake)講述自己經由卡瓦諾事件,從一個無所謂的選民變成了川普的堅定支持者……

現在,明確站在共和黨一邊是否有些後知後覺?

在2016年大選期間,我沒有支持唐納德.川普——因為這不重要。我不在搖擺州,也沒有公開談論大選。如果我的投票很重要,或許我會把自己的選票投給他,但我不在搖擺州,所以我就沒去投票。

在選舉之夜,我樂見希拉里的落敗,把酒小酌。那個選舉結果是個奇蹟,就是石頭心腸也要發笑的。我給一兩個朋友發了簡訊,說希望自己對川普的看法是錯的。

在某些方面,我是錯了。例如,他對大法官提名人的力挺。在其他方面,我認為自己對他的低估已被徹底證實了。因此,在給網路雜誌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寫作時,我為川普總統辯護,我也批評他,有時在同一專欄。

我還批評那些寧願放棄保守主義,仇視川普,永不選川普的反對者。像許多對川普持懷疑態度的保守派一樣,我想要在看到問題的時候立馬指出來。有時我對川普的政策感到滿意,有時我對他感到震驚。我不否認我寫的任何內容。儘管如此,現在,我支持川普連任。

民主黨人和他們的媒體盟友試圖摧毀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掀起了軒然大波,這一切迫使我重新思考自己曾經的觀點。我對川普的一些疑慮仍然存在,包括性格、氣質,可能讓美國文化和政治制度丟臉的傾向,但是無論如何我支持他。

不僅因為民主黨人玷污了他們聲稱的優越品格或氣質(儘管他們有),或者川普的政策比我預期的好,現在我支持川普,是因為民主黨及其媒體盟友被一些人控制,這些人認為保守派不是政治上的反對者,而是應該被摧毀的敵人,從人身上摧毀。

川普會口不擇言,但民主黨人會沒有底線,做任何事情。他們及其媒體盟友抹黑一位受到普遍尊重的法官,用無法證明的證據,把他說成是一個連環性侵者。他們反覆撒謊並隱藏證據以造成(大法官確認)的延誤,例如,就飛行恐懼,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撒了謊。

最後,反對卡瓦諾的證據只是一個女人的可疑證詞,她無法回憶起時間、地點等基本細節。她的故事反覆改變,而且她的證人們對福特聲稱的內容毫無記憶。但無論如何,民主黨人竭盡全力將卡瓦諾貼上異性獵人這樣的標籤。他們不想進行嚴肅、保密的調查。當暴徒衝著卡瓦諾嚎叫時,他們想公開把他碾為齏粉。

他們要的是醜化、抹黑、罪惡的謠言和扭曲的指控。他們希望在以前受人尊敬的媒體如「紐約客」上刊登小報新聞。如果卡瓦諾拒絕退出,他們想讓福特在全國電視上露臉。他們甚至想要一個色情律師挖掘的瘋子出來指控卡瓦諾在青少年時期是個連環性侵者。即使對卡瓦諾的性侵指控崩盤,他們還在改變戰術,對卡瓦諾高中年鑑和大學飲酒進行誹謗。

除了極少數,全國媒體重複了每一次民主黨的抹黑行動。他們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試圖用謊言來摧毀卡瓦諾的生活和名譽,然後當卡瓦諾因為被稱為強姦幫派主謀而感到不快時,他們又嘲笑卡瓦諾的出離憤怒。當華盛頓媒體長篇大套談論卡瓦諾青少年時代飲酒時,他們坐實了川普所說的「人民的敵人」和「假新聞」的綽號。

卡瓦諾是共和黨人的普遍選擇。摧毀卡瓦諾與反對川普的特定瑕疵毫無關係。他們的目的是要摧毀任何擋住民主黨路的人,特別是那些威脅到他們的政策在最高法院勝出的人。這是對每個保守派的宣戰,無論你有多麼的受到尊重、多名的合理與主流。

民主黨人這種全面的、破壞性的政治沒有避難所。他們把卡瓦諾推入沼澤,他們跨越了界線,從政策分歧變成摧毀個人。在這樣做的過程中,民主黨人核爆了他們與川普懷疑者之間存在的任何中間立場。他們在每個保守派面前貼了一張字條:你可能是下一個(卡瓦諾)。

如果民主黨人可以這樣對待受到尊重,身為主流人士的卡瓦諾,那麼他們就會對任何妨礙他們的人這樣做。左派接受了暴民即公正,雖他們不同意暴徒引發的憤怒,但他們蔑視美國正當程序文化和無罪推定。

在臉書上,暴徒正在追擊一位站在他朋友旁邊的高管。在我的母校,一位院長因懷疑那個女人指控卡瓦諾在高中統領強姦幫派而受到懲罰。暴徒討厭某種觀點,而普通人持這種觀點,那麼這個人就成為暴徒的目標。

對憤怒暴徒的投降是可鄙的,但它已經成為常態,人生被摧毀了,在職業方面,在個人方面都被摧毀了。最糟糕的是網路暴力,校園法庭和陰溝新聞已經被民主黨領導人接受了。他們認為右翼的任何人在遊戲中都一樣,無論是那些相信卡瓦諾的人,還是那些為卡瓦諾權利出頭的人,他們都是被摧毀的目標,不同意見將不被容忍。

我希望這些並非事實。我寧願討論受到了啟迪,而不是與川普併肩作戰。作為一名作家和學者,我想要的是說服,而不是要毀滅。我不希望美國政治是現在這個樣子。

但是,作為一個承認美國政治不幸現實的選民,我相信支持川普已經成為負責任的選擇。事情可能會發生變化,但現在川普政策比我預期的要好,他並不是一些人擔心的獨裁者,而且他不想摧毀我和我所擁有的。這並不充分,但是川普站在了我和那些即將摧毀我的人之間,他必須這樣做。

現在,支持川普成了自我防衛。這就是我從一個無所謂的選民變成支持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原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