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執行到一半 她不想死了站起來反抗(圖)


安æ‥‚æ­»
注射安樂死(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11月14日訊】近日,荷蘭公共檢察官辦公室正式起訴了一名為腦退化老婦人執行安樂死的女醫生,這是荷蘭安樂死合法16年來,執行安樂死的醫生首次遭到起訴的案例。

據《BBC》報導,11月9日,荷蘭公共檢察官辦公室以越權為由,正式起訴了一名為腦退化老婦人執行安樂死的女醫生。這名被起訴的女醫生在2016年4月為一名罹患阿爾茨海默病的74歲婦人進行安樂死。當時,她先是讓對方喝下了添加鎮靜安眠藥的咖啡,數分鐘後再注射安樂死的藥劑。

然而,就在老婦人注射到一半時,她卻突然站起來反抗,醫生隨即在老婦人家人的協助下,匆匆注射完剩下的藥劑,老婦人隨後死亡。當地安樂死復檢委員會據此在報告中指出,這名醫生的行為已經「越界」。

報告中寫道,老婦人在數年前搬進療養院時曾簽署同意安樂死的意願書。在她的病情惡化之後,療養院的醫生審視她的狀況後,認定,她「正在遭受難以忍受的痛苦」,她此前簽署的安樂死意願書已經到了應該執行的時候。但與此同時,這名老婦人的意願卻一直顯得「不清楚和互相矛盾」。

安樂死復檢委會在報告中寫道,「她雖然經常表明想死,但在一些場合又表示自己並不想死」,因此不排除有不希望被安樂死的意願。

據報導,2017年,荷蘭全國共有超過7000人選擇通過安樂死結束生命,這一數字在當年去世的人數中佔到4%以上的比例。然而,這一數字在2018年卻出現了下降,這也是荷蘭安樂死合法化以來,首次有安樂死人數較之於前年出現下降的年份。

根據相關機構公布的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前9個月,荷蘭全國安樂死的數量為4600人,較2017年下降約9%。

監督委員會主席雅各布.科恩斯坦(Jacob Kohnstamm)坦言,他對這一趨勢感到驚訝。科恩斯坦表示,考慮到人口老齡化,選擇安樂死的人數應該會出現連年遞增的趨勢,沒有理由出現下降。

同時,很多醫生也表示對執行安樂死存有顧慮,更多的醫生開始意識到,這種行為對於他們的行醫生涯可能造成的隱患與疑慮。

「我們的成員(執行安樂死的醫生們)告訴我們,醫生們對執行安樂死變得越來越謹慎了。」自願安樂死協會發言人迪克.博斯切爾表示。

安樂死在許多國家爭議不斷

安樂死自推出以來在全球範圍內引發巨大爭議,目前在歐洲只有3個國家合法: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1995年,澳洲北部行政區通過了允許垂死病人自願安樂死的法案,但實施不到1年後,就被當年聯邦霍華德政府根據聯邦方案在國會立法推翻。

了結生命不再有痛苦?

自古以來,道德價值觀和宗教理念都明確認定,殺生和自殺是有罪的。根據《德國之聲》中文網的一篇報導描述,心理學家和治療師溫德(Michael Wunder)回顧德國的一段黑暗歷史時透露,1920年一本名為《允許消滅無價值生命》的書在德國出版,成為當年納粹實行系統大屠殺的理論鋪墊。這段歷史讓人不得不深入思考曾幾何時人們已經可以選擇結束自己或他人的生命,面對痛不欲生的情況是否真的只有快速了結自己的性命才能結束痛苦?

英國皇家護士協會會長彼德‧卡特(Dr Peter Carter)認為,更好的治標性護理、更好的直通方法以及更好的臨床支持才是正路。BBC中文網於2009年的報導透露,英國皇家護士協會仍然反對使安樂死合法化,並為此反對做出努力。

反對安樂死宗教界有根源

從宗教信仰的角度看,殺生是犯了大罪,多數宗教都堅持反對安樂死。雖然在一些地區安樂死已經被合法化,但是生命是上天賦予的,無論幸福或痛苦都應珍惜,更沒有權力去剝奪自己或他人的生命,這在宗教中是常識。

佛家講輪迴,一個生命的痛苦並不限於今生,這些痛苦源自他過去的業力,最終也應由自身承擔。此生承受並消除了痛苦,下一世就會有美好的未來。也因此在很多宗教中,歷來都有反對安樂死的說法。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