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腦宣傳對中國人的毒害(圖)

2019-01-09 09:32 作者: 藏人主張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年鄧小平為大部分右派摘帽時,很多知識份子涕泗橫流,紛紛表示對黨的衷心感謝。
當年鄧小平為大部分右派摘帽時,很多知識份子涕泗橫流,紛紛表示對黨的衷心感謝。(網絡圖片)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河深海深不如階級友愛深。」這是文化大革命中人人會唱的一首經典歌曲。在人類歷史上還沒有哪個政權能夠在自我讚美方面達到如此高度,但中共不僅做到了,甚至成為民眾發自肺腑的讚美。中共將三民主義的中華民國稱之為「萬惡的舊社會」、「半封建半殖民地」,西藏是「封建農奴制」,稱中共建政後為「解放後」和「新中國」,於是共產毛澤東取代了上帝,取代了佛祖菩薩,成為中國人的爹娘和救星。

毛是永遠不落的紅太陽,人民群眾都是向日葵,社會主義是人間天堂,非社會主義的思想制度全是封建落後的恐怖地獄。

總之,一切進步的、革命的,嶄新的、光鮮的,美好的都屬於共產黨,一切非共產黨的東西都是過去的、封建的、落後的,反動的、罪惡的、醜陋的……中共成功地將自己神聖化,讓每一個中國人由衷地讚美它、感謝它,至少是在表態時必須將黨及領袖的位次擺在首位。

儘管文革時代早已結束,很多人對那段歷史毫無印象,對中共領袖的神明化宣傳亦無法持續,但中共的神聖地位不容動搖,讚美和詛咒仍在延續,依然管理著中國人的精神信仰及社會價值觀。

冬奧會冠軍周洋在獲獎感言時忘了首先感謝黨和國家,只表達了對父母的感激,立即遭到中共體育總局副局長于再清的公開批評:「感謝你爹你媽沒問題,首先還是要感謝國家。」連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假唱童星林妙可也表示:「我感謝祖國、感謝胡爺爺,感謝所有的一切。」

因為這是老師教的,說給黨聽的,是必須完成的通用感恩表達程式,以免犯政治錯誤,累及成年人。

中共認定的第十一世班禪同樣說出「要聽黨的話」,以表達對黨培養教育的感激之情。

當年鄧小平為大部分右派摘帽時,很多知識份子涕泗橫流,紛紛表示對黨的衷心感謝,表示「緊跟黨的戰略部署,團結一致向前看」。全然忘記20多年來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正是中共體制造成的,沒有一個右派公開呼籲追求共產黨的歷史責任,懲辦黑手,要求予以經濟賠償。

美國人斯諾秘密去了一趟陜北,與毛澤東談了一席話,便終生充當中共的義務宣傳員,死後部分骨灰埋在北京,直到六四屠城,斯諾夫人才猛醒過來,與中共作個了斷。

共產體制是最精密高效的洗腦機器,幾乎沒有人能夠逃避,時至今日,依然如此。

我們從奧運火炬的傳遞中,中國人表現出來的狂熱便可知曉,原本體現人類自由和平精神的奧運火炬,經洗腦機器的改造,立即變為表現專制王朝的「愛國主義」群眾運動,人們普遍認為火炬傳遞應該限制自由、用嚴厲手段來保證赤色奧運取得成功。

今天仍有很多人入黨,除了大部分人功利性的需求,想擠入統治集團分一杯羹,也有自幼被洗腦而扭曲了人生觀。

深圳有一位捐資助學者,傾其所有資助了不少失學孩子,自己一貧如洗,最終死於絕症。這肯定是個助人為樂的好人,有較高的道德情操,卻在彌留之際竟然想加入共產黨,虔誠莊重地提交了入黨申請書。

須知兒童失學正是中共推卸義務教育責任的惡果,每年貪污揮霍的錢財不下萬億元之巨,卻連義務教育都不想管,有良知的人應該予以譴責才對。

臨終前入黨已不能帶來任何現實意義,也看不出捨命巴結的意圖,這與電影上掏出最後一筆黨費的革命烈士一般無二,純粹是被徹底洗腦而失去了辨別是非善惡能力。

而這恰好是中共最需要的舞臺效果,將平民善行帶上共產黨的光環,歸入感激共產黨的套路。

每個人的一生從搖籃到墳墓,都必須喋喋不休地聆聽黨的教誨,沒有一個人可以例外,再偏僻的山鄉也可以隨時隨地聽到黨中央的聲音,再破爛危險的學校也要定期升掛共產黨的國旗,高唱共產國家的國歌。

中共的洗腦術從「赤裸裸」走向「精緻化」。
中共的洗腦術從「赤裸裸」走向「精緻化」。(網絡圖片)

特別是那些施教者,被譽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他們特別承擔著塑造共產主義靈魂的歷史重任,通過無所不在的黨團系統和宣教機構,從事著人類歷史上最嚴密高效的洗腦工作。

這就是洗腦機器的強大威力,它一方面製造標準的奴隸,一方面以強大的震懾力讓每個中國人屈服,從內心中消滅置疑或企圖反叛的念頭,將施暴者認做保護者。

正如蘇格拉底所說,非正義的最高境界就是:越是壞事幹絕,越是要表現出正氣凜然的樣子。

(原文有刪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