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北京富商黃向墨澳洲入籍遭拒 失綠卡處境尷尬(圖)


澳大利亞拒絕親中國共產黨的富商黃向墨入籍申請。
澳大利亞拒絕親中國共產黨的富商黃向墨入籍申請。(圖片來源:人民網澳大利亞YouTube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2月6日訊】(看中國記者聞天清編譯/綜合報導)澳大利亞政府官員宣布,拒絕批准有關親中國共產黨的富商、政治捐款人兼說客黃向墨入籍申請,他的永久居留身份也被取消,將導致他被迫滯留海外。

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報導,澳大利亞政府拒絕了黃向墨的入籍申請。這是自從2018年澳大利亞自由黨-國家黨聯盟(The 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發起反對中國共產黨影響力滲透運動之後,堪培拉當局首次針對涉嫌共產黨影響力代理人所採取的執法行動。

澳大利亞政府高級官員證實,澳大利亞內政部以一系列理由拒絕了黃向墨的入籍申請,包括品格等原因。根據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提供的信息,內政部質疑黃向墨在面試所提供信息的真實性。

在兩年多時間裏,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和移民官員調查分析了黃向墨的商人背景、與中國共產黨關係,以及與安全官員所進行的面試等,最終做出了拒絕黃向墨入籍申請的決定。

通過眾多的政治籌款活動和關係網,包括前外交部長鮑勃.卡爾(Bob Carr)的悉尼智庫、澳中關係研究所等,以及中國共產黨在澳大利亞最具有影響力團體會長的身份,讓黃向墨嶄露頭角。

拒絕黃向墨加入澳大利亞國籍之後可能會引發一個問題,就是工黨、自由黨-國家黨聯盟是否應該退還黃向墨5年來支付的約270萬澳元政治捐款。之前已有退還黃向墨政治捐款的先例,自由黨議員、澳大利亞國會情報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安德魯.哈斯蒂(Andrew Hastie)就退還了1萬澳元,這是前總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所安排的黃向墨政治捐款。

本週,新南威爾士州工黨領袖邁克爾.戴利(Michael Daley)說,他將檢查一筆2015年募集的10萬澳元競選資金來源,因為可能是與黃向墨籌款活動有關。

黃向墨之前敢於要求澳大利亞主要政黨退還他的政治捐款,這些捐款是他擔任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會長時捐獻的,並使他能夠接觸到澳大利亞政界高層人士。

2015年至2016年,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曾私下警告工黨和自由黨-國家黨聯盟說,黃向墨的捐款可能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密切。

當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伯(Andrew Robb)正在與中國進行中澳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時,黃向墨向羅伯的競選基金捐獻了10萬澳元,並多次會面。後來,黃向墨告訴同事說,他已經向羅伯提供了有關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的非正式建議。

此外,黃向墨關係最密切的政治盟友還包括前外交部長卡爾等。

當工黨議員斯蒂文.康洛伊(Stephen Conroy)批評了中國共產黨政策之後,黃向墨取消了曾承諾的40萬澳元捐款。

據悉,黃向墨對澳大利亞政府拒絕他入籍申請的決定感到震驚。而近年來他一直都在敦促數名澳大利亞政界人士支持他成為澳大利亞公民。

根據官方消息,在海外旅行的黃向墨正努力返回澳大利亞,但可能永遠無法回到悉尼摩士曼(Mosman)價值1300萬澳元的山頂豪宅,這是自2011年以來他與妻子、孩子一直居住的地方。

澳大利亞官員證實,如果黃向墨返回澳大利亞的話,那麼將會面臨著被驅逐出境。

據美國之音報導,2015年,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一份內部文件稱,廣州僑鑫集團創辦人周澤榮和深圳玉湖集團創辦人黃向墨兩名與中國共產黨政府有聯繫的商人,可能通過政治捐款方式對澳大利亞政界人士施加影響。

黃向墨2011年移居悉尼,在當地發展房地產開發項目。黃向墨市一名行事高調的「愛國」房地產商,他的政治獻金可能讓一名澳大利亞國會議員在南中國海主權爭議問題上選擇了支持中國大陸的立場,這不符合澳大利亞政府官方的立場。

與黃向墨關係密切的工黨參議員山姆鄧森(Sam Dastyari)曾一直為黃向墨加入澳大利亞國籍進行遊說,但由於黃向墨與中國共產黨政府密切聯繫引起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的注意,導致入籍申請一再拖延。

鄧森曾在2014年收取黃向墨數千澳元支付律師費用,還接受另一名中國捐款人1670澳元支付差旅費。最終被迫辭去國會議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