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四川農村的特異功能小孩(圖)


一個四川農村的特異功能小孩
一個四川農村的特異功能小孩。(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一九八七年的一個春天,一位北京大學的老師來找我說:她家住了位四川農村裡來的有特異功能孩子,她家有七間房子,但她和她先生來往人多,太忙亂,希望孩子能到我家住。後來因孩子回四川去了,未到我家來。

這位老師給我說:他是一個13歲左右的男孩子,正上初中。家住四川農村,原來家境困難,住山坡上,幾年前,一個夜晚,山上突然暴發洪水,沖垮了他的家,他父母死在這場災難。後他想,要是能預先知道洪水什麼時候來,那該多好,災難就可避免。大概一年後,他開始給同村人預告洪水,開始時人們不信,後來發現屢試不爽。再過一段時間,他能預先感知的事情越來越多。功能越來越強,不知被誰請到北京來演示,而且非常成功。

她說,從資質看他如平常孩子,並不比他人聰明,但他的功能是多方面的,如他能把一張人民幣撕破,再放嘴咀嚼成爛泥,最後從嘴裡吐出的仍是那張人民幣。有人不信,先在人民幣上籤上名,然後親自把這張人民幣撕破,再遞給他,放在嘴裡,讓他嚼爛,最後嘴中吐出一完整人民幣,而此人簽名仍歷歷在目,證明是同一張人民幣,沒掉包。

他還能用「障眼法」進入任何秘密的地方,任何門衛都不會阻攔他,而且他還可帶人一起進去。後來,這位女老師真的找了一個軍事單位,門崗森嚴。開始她還似信非信,心中忐忑,然而只見站在那裡的門崗,見到了他們,像沒見到一樣,隨便讓他進去。這時,她才真信這孩子有這樣的功能。

孩子住她家時,不少事情並未告訴孩子,似乎孩子也知道了。我想這會造成她緊張,每家總有點不願外人知道的「家事」,可能這也是她想讓孩子離開原因之一吧!

因為孩子在北京時間長了,恐耽誤孩子學習。這老師就問他希望進哪個學校?他開口就說要進北京市排名前幾名的市重點學校四中。我們這位老師認識人特別多,從副總理到販夫走卒都有她的朋友,最後這孩子真的去了四中(那時四中收外面學生,至少得收十多萬元甚至更高的「贊助費」,可他一分未交就進去了)。我想,這除了這老師的活動外,這孩子的功能也應起了一定作用。但是從農村中學一跳到這麼好的學校,他學習根本沒法跟上。這也說明他雖有很強的特異功能,但他的智力並不比其他孩子強。有無特異功能與智力是沒有關係的。

從上可看出,特別對孩子來講,出現特異功能,並非極難、極特殊現象,有一定靈性,有一定正面要求,即就可能出來。

所以,中共否定氣功、特異功能是出自於「政治需要」,並非他們真的不相信。其實功能是否存在,用現在儀器都可測到,簡直是舉手之勞。據我所知,當時北京很多科研單位「大專院校」,如首都師範大學、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等,已積累了一大批資料和科研成果,所以根本就談不上「特異功能存在與否的問題」,這完全是專制獨裁體製為了維持既得利益集團的統治,為了維護共產黨「無神論」的觀點而曲意這樣做的。

所以,在中共眼裡,根本無所謂「真」、「假」,只有需要、只有利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