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大鮁魚

2019-02-14 09:17 作者: 風東漸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2月14日訊】老李的兒子今年大學畢業了,報考鎮政府公務員,筆試全市第一,後面剩下面試。據說這面試就複雜啦,裡面道道兒很多。筆試過了,面試可千萬不要出差錯。老李聽說過某地公務員考試就要第二名,不取第一名的傳聞。老李就去求在村裡當支書的堂弟,希望堂弟從中打聽著點,可能的話給使使勁兒。堂弟說筆試第一名行,應該大有可能考上。老李還是不放心,想想不能白麻煩堂弟,就打算感謝一下堂弟,但堂弟總是拒絕,說考上公務員咱們村也面光嘛。

堂弟一家在鎮上過年。眼看臘月27了。天一黑,老李還是騎了摩托車去了鎮上。一個冬天都不冷,今天天一下子冷起來,有小時候過年天寒地凍的感覺。騎摩托車尤其冷。身邊是一輛又一輛疾馳而過的小轎車,沒有一輛小摩托,小轎車車燈一晃而過,車裡一定開著暖氣空調吧。老李小心翼翼避讓著小車,生怕出亂子。不知怎麼,老李心裏更冷了,想起《動物世界》冰天雪地獨自長途蹣跚跋涉的南極老企鵝。半路上,老李握車把的兩手手指就凍麻了,不時伸一伸。這鬼天氣!老李罵道。到鎮上,他先去堂弟家樓房看了看,亮了一片燈,應該在家吧。怕堂弟再拒絕,老李就到水產店先挑了一條冰大鮁魚,又長又粗,帶著包裝盒,大約一米半吧。每斤23元,共14斤,花了320塊錢。老李扛到摩托車上,沉甸甸硬邦邦的,真是份像樣的禮物。老李這幾天也看見過人家買的這樣大的鮁魚,他想,這麼長的大鮁魚肯定不是自己吃。

老李最近幾年,自己靠打工掙幾個錢供給兒子上大學,老婆腰有病,常年吃藥,日子過得緊緊巴巴。這320元,他是咬著牙拿出來的。過重的生活壓力,讓老李未老先衰,才不到五十歲就駝了背,也不知道是干建築活累得,還是出門就點頭哈腰求人成了習慣,或者兼而有之——小時候奶奶老罵他走路背背著腰(腰向後反弓)。他滿臉皺紋,瘦瘦小小,帶了副深度近視鏡,地地道道一個小老頭。而且他經常顛三倒四丟三落四。腦袋想事慢,容易上火心焦心慌,眼,看東西也沒個準頭。老李原打算是來個先斬後奏的,告訴堂弟到了門前,天這麼冷他還能不開門嗎?

老李掏出電話打電話給堂弟,電話那邊堂弟說沒在家,他今年去上海的兒子那邊過年。反覆問了幾遍,堂弟都很肯定,不知是真是假。唉!我這老糊塗!都怪我事先沒問一問。這麼貴的大鮁魚怎麼辦?一時真想不起來還可以送給誰。帶回家,這麼長的大鮁魚,可怎麼往冰箱裡擱?都怪我!都怪我!老李晃著腦袋自責。老李只好再回水產店,跟那老闆交涉,想退了鮁魚。老闆翻了臉:「我又不認識你,憑什麼退?再說你放了毒藥咋辦?買了沒有退的!」末了他又說:「我給你冰著行,什麼時候也可以來拿,到過年春也行。」老李一心想退了大鮁魚,拿回那320塊錢,就忍不住反駁了水產店老闆幾句——這是什麼話嘛!算了算了,不歡而散。

老李一時衝動扭頭走了,返回的路上想想,鮁魚太大,實在沒法在家冰凍保鮮。他硬著頭皮再折回去,做了吃回頭草的馬。這次老闆看見愣是沒開門。老李大半輩子從沒受此冷遇,再次扭頭走了。

老李打電話告訴了老婆,問老婆鎮上可有什麼人可以送大鮁魚,老婆知道他花了320元,埋怨罵道「有他媽錢花了,你也不先打個電話!沒人可送!」老李一聽就來了火。我頂風冒寒黑燈瞎火騎著個破摩托車,為了給兒子謀個好差事,腆著老臉受那水產老闆的窩囊氣,家人還如此不理解。老李心疼,這三百元送不出,自己不捨得吃。

這次大鮁魚只好帶回家。今年暖冬,連點雪都沒有,天天象春天。只有今晚還算老天照應,西北風寒,騎摩托車雖冷,老李卻高興起來,看看橫在摩托車上兩腿前面的大鮁魚,讓寒風刮得更猛烈些吧!寒風刺骨,風如刀割就更好了。那樣大鮁魚就化不了了,可以多放幾日慢慢打算。

老李帶著一肚子氣回到家發過火,老婆還算懂事,和老李一夜絞盡腦汁,到底誰值得送這麼一條大鮁魚?首先想到的是給縣裡當交通局長的戰友,不行,人家多次說忙,沒空接待;給表哥?今年想買房子準備借他倆錢兒,不行,錢還沒借到手呢;給兒子的老師,兒子考上大學了,也不用這麼破費;給XX?沒那麼大的人情,人家會意外,送了東西還說咱傻。實在不行就給老爹老娘吧。老爹老娘肯定心疼得吃不下,說他們沒長出這吃大鮁魚的嘴來。

「操,實在不行自己吃了!」

老李多次跺跺腳狠狠道。

「對,給俺娘,她老人家疼了我一輩子,還不值這條鮁魚?」

雖然這麼說還是不捨得……

盤算了一圈,最後決定還是給縣裡交通局當局長的戰友,人家能吃得,要是能得到這位老戰友的相助,兒子的事一定把握。老李於是硬著頭皮給戰友發了微信試探:

「老戰友,睡了嗎?」這時候已是夜裡九點多了,他怕驚擾戰友。

還好戰友一會兒就回覆了:「沒睡?」

「這次我自己弄了點小魚,想明天給你點做鮮魚湯。」他沒敢說大鮁魚,生平第一次說謊。

戰友沒回覆。

老李一直等到十點多。估摸戰友睡了,才不去看手機。老李想起一個民辦教師的老婆送禮送鮁魚的故事,睡不著,就講給老婆聽。

我們這裡有個民師和另一民師同年同月走進村裡小學校。前位民師有一年因噴農藥中毒去世。剩下老婆孩子艱難度日,他的那位同事卻步步高陞,當上了學區校長。聽說民師遺屬每年有一點撫恤金,他老婆便動了念頭,想去找亡夫生前同事,也就是那校長去問問,讓人家幫幫忙,給點照顧。多年未走動,空手上門是不行的,可她家徒四壁實在沒啥像樣的東西拿出手。他老婆便把所有的零錢湊齊,連席子下的幾分錢都摳了出來,一共十多塊錢。第二天早上上集,逛遍海鮮市,挑了兩條最鮮最大的鮁魚,放籃子裡用毛巾蓋好,便騎了破自行車直奔校長家。到得那裡,如此三番一說,表明來意,不好意思,獻上大鮁魚。矮胖的校長,身體發福,腦門發亮。看是同年同事的老婆,苦樣子實不容易,很和藹地拒絕,說一定幫忙,他馬上翻出了有關文件,看了沒有這個政策,沒辦法,鮁魚不要。「畢竟我們是同年同事」。他老婆一聽急了,不收鮁魚以為是不給辦。她苦苦哀求校長一定收下!幾乎跪下了。

校長很誠懇得說的確不用,家裡有。見他老婆執意要給,只好領她走到自家大冰櫃前,掀開蓋子給她看,哇!裡面滿滿的魚蝦海鮮,大鮁魚整齊排在上面,足足十幾條。每一條都比她的大很多!

他老婆挎上籃子,回家那個哭。

老李說,唉!沒想到大鮁魚地故事落到了自己身上。

大鮁魚放在天井冷一些,怕貓鼠偷咬。搬進屋裡太暖和,又怕化了送不出去。思來想去,老李只好暫時放東間臥室,那裡沒暖氣沒爐子。老李夜裡起來過去看了好幾遍,就怕老鼠咬了魚。

半夜,老李感到天氣越來越暖和。東臥室的那條大鮁魚慢慢解凍了。現在冷凍技術真是了得,大鮁魚竟然沒凍死,漸漸復活了。大鮁魚嘴巴一張一合,大口喘著氣,說起人話來「熱啊!熱啊!熱啊!」像夏天的知了。大鮁魚掙紮了幾下,熱死了,然後腐爛變臭了。

「我的大鮁魚!」老李大聲叫道。一下子驚醒了,原來是夢。老李摸摸自己一頭汗。老婆也起來了,便安慰他,不過一條魚嘛!

第二天一大早,老李顧不上吃飯,急急坐上頭班城鄉公交車帶上大鮁魚,趕往城裡。他要去碰碰運氣。到了城裡,戰友終於迎接了他,不知道是不是鮮魚湯起了作用。等到戰友一看是一條大鮁魚,倒是沒很驚訝,只是說「老戰友了嘛,還這麼見外!」看得出人家並不稀罕,老李幾乎用乞求的眼光看著老戰友,希望他收下,兒子的事就有好辦了。也許老戰友看穿了老李的心事,這一次居然就接了,還要老李中午留下一起吃個飯。這幾年,老戰友當大官了,可再沒有留他吃飯。老李那個感激涕零!只不過他很知趣,並沒有真的留下吃飯,匆匆道別回家忙年。臨行,老戰友給他一份還禮——一個小禮盒,老李一感動看也沒看就拿著了。

大鮁魚送出去了,事情也好辦了!塞翁失馬啊!老李一回家就對老婆叫道,並講了這次進城意外收穫。老婆輕輕打開小禮盒,裡面是一瓶五糧液!

老李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兒子沒白沒黑準備了一個月,然後就自己參加面試了。面試成績下來,也是第一名。如願當了鎮上的公務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