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人生的根本 是與自己相處(圖)


學會如何與自己相處,才是人生的根本。
莊子認為:學會如何與自己相處,才是人生的根本。(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如果誰能戰勝自己,那麼這個人就能夠戰勝一切。

我們學習了太多如何與人相處的教條,卻忘記了最為根本的一點,即如何與自己相處。

一個不會與自己相處的人,也一定不會與他人相處。

我們經常說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其實最重要是的人自身的和諧。

我們的內心有無窮的慾望,又有無窮的矛盾。不妨看看自己的心,其中有多少妄想在此起彼伏,又有多少情緒在糾纏不休?

在這些沒完沒了的念頭中,我們就像波濤上搖曳的孤舟,時而被衝向這裡,時而被甩向那邊,片刻不得安寧。

只有學會了如何與自己相處,才能保持身心的和諧。學會如何與自己相處,才是人生的根本。

莊子說:「獨有之人,是謂至貴。」

這裡的「獨有」指的是獨立自在,自我和諧,自我完善,也就是懂得如何與自己相處。

人一方面要發揮自己的能力,服務於社會,使其有利於社會的發展;另外一方面要「獨有」,使個體的生命處於積極、和諧的狀態,成為「至貴」之人。

前者是儒家思想的體現,後者是道家思想的體現。

學習如何與自己相處,如何與孤獨和解,如何與時間為伴,是每一個人的必修課,而且它如同養分,對人的滋養,是緩慢滲透的。

那麼,又如何與自己相處呢?

首先,認識到孤獨是不可避免的。

人是群居的,一個人的一生不可能脫離他人而存在,但是我們又是孤獨的。

在沒有人的夜晚,在內心的深處,我們渴望被人理解,渴望被人接納,但是,相識滿天下,知己能幾人?

惠子是經常和莊子鬥嘴的一個朋友,每次都被莊子批得灰頭土臉。

惠子死後,莊子講了一個故事,來形容失去精神上的對手之後的孤獨。故事說的是:

有一個人,鼻尖上濺到一滴像蒼蠅那麼小的污泥,他請石匠替他削掉,石匠揮動斧頭,隨手劈下去,把那小小的污點削掉,鼻子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傷,那人也站著面不改色。

宋元君聽說這件事後,把那石匠找來說,你為我也這麼試試,石匠回答說,以前我是能做到的,但是可以搭配的夥伴早已死去了!

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無時無刻地終身陪伴我們,在很長時間裏,在人群中前擁後抱,熱熱鬧鬧,讓人誤以為這就是生活的常態,其實,孤獨才是人生永恆的狀態。

我們所能做的不過是正視孤獨,然後找到一條可以跟自己更好相處下去的路。

其次,坦然接納自己、完善自己。

莊子說:「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我們都會有不足,有失望,有難題,它們是人生的一部分。

光是接受這些事實,對我們而言,就意義深遠。

所謂成功學喜歡灌輸這樣的觀點: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如果誰能戰勝自己,那麼這個人就能夠戰勝一切。

人們之所以這麼說,是由於長期以來「人定勝天」的思想在作祟,人是有征服欲的。

其實在自我鬥爭中不存在戰勝問題,而是一個不斷地進行自我探索,不斷地自我完善的過程。

每個人的潛能不同,成功只意味著能夠達到自己的上限而已。

從這個意義上說,戰勝自己是對自己能力的恰當評價,是能力的盡情發泄。

生命不是比較,不是戰勝,而是接納和完善。

常常走向內心,反省自己,瞭解自己,知道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的方向和夢想,接納自己並不斷地精進,讓自己的生命成為禮物。

一個人如何對待自己的時間,就是他的生活態度。在有限的珍貴時光裡,與其關注、討好他人,不如修養和完善自己。

孤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白白地浪費著時間,除了長胖和一臉的怨氣,一事無成。

最後,學會承受孤獨、享受獨處。

莊子說:「獨與天地精神往來。」

孤獨,可以成為一種美。所以,我們在孤獨中,完全沒有必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我們可以享受獨處。獨處,總不免有一些寂寞,但也正因為寂寞,我們可以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獨處,關係到一個人底氣的問題,它來源於自身的能量,會帶給你一種不依傍的自信。

孤獨和獨處總是難的,更多的空閑時間撲面而來,無聊也隨即鋪天蓋地。

人都會無聊,並且會變得越來越無聊,但是只要內心充實起來,把那些無聊分解到一天天裡,就沒有了。

女人往往渴望來自男人的安全感,如果她們有過獨處的經歷,就會知道自己給予自己的安全感,更實在。

無論孤獨和獨處的生活有多麼難以忍受,一定要堅持下去,直到自己能夠享受這種生活,並真正獲得它的滋養,與它握手言和,才會有能力去過另一種熱鬧紛擾的生活。

倘若此刻,你雖然在人群裡狂歡,但是仍然覺得孤獨,那麼給自己一個獨處的機會吧,你還不知道它會有多麼美好!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