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投資不過山海關 用親身慘痛經歷告訴你(圖)


雪鄉
東北雪鄉(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4月11日訊】@硝酸:

看到有人在說讀書也不要過山海關,忍不住想說個身邊的事。

有個關係挺好的朋友在東北讀書,特別努力,成績、綜合素質非常好,保研後北京這邊的一個985(她們方向最好的學校了)已經確定要收她了。結果後來被取消保研資格,原因是【無人看管的情況下在寢室給手機充電】,沒辦法最後兩個月又轉考研,考了個211.而獲得她保研資格的同學保去了一個比那個211還差的學校。之前有學長提醒她要給書記導員送禮,給我說這事我也覺得說怕是要送。一南方小姑娘哪信這些,還以為好好學習好好努力就可以,後面發生的事真是令人驚訝。

我現在說起這事輕描淡寫,事後朋友給我說當時每晚都在被窩裡哭(她是考研成功後才告訴我們這事的),我只能說這一課代價太慘痛了。

@Stevenzhao:

一,曾經一位東北籍的80後天使投資人F君跟我說他這輩子絕對不會回東北生活,也不會投東北的企業。就算是這幾年,東北的政商環境也沒有改善。

他說去年過年回老家,一群高中同學聚會,A君是某區稅務局的小處長。期間,同學喝酒吹逼聊到該市某納稅大戶B君,一個白手起家的企業家,A君拍桌子說到,你們等著,我把他叫過來買單,必須的。

聚會快結束時,A君電話B君,說一群老同學喝酒,讓他務必來聚聚。一會兒,B君來了,結果是一桌的殘羹冷炙,一大桌子人早就酒足飯飽,笑嘻嘻看著他。投資人F君說B君很識相,對大夥兒說抱歉抱歉,自己來晚了,為表示歉意,這頓他來給。A君非常滿意,一群同學都說還是A牛逼啊有手段有能力。

F君很感嘆,你說這我能回去嗎?這群臭蟲都還是我們這代人啊。

二,很多年前我在澳門讀書,也有不少東北同學。四年下來我感覺東北的同學通常都很有錢,比那些GDP大省的有錢多了!尤其是那些東北小城市的小公務員家庭的孩子,出入頭等艙的,一身奢侈品的等等。當時還覺得不解,現在想來也是讓人唏噓啊

三,曾經在廣州認識一個東北妹子,廣外英文教育畢業的,那會兒在一家廣州私立中學做實習老師。東北妹子很納悶,為什麼,為什麼沒人給她送禮啊!!那麼有錢的學校家長咋那麼摳門!要是在吉林,這種私立學校,當老師一年下來肯定紅包拿到手軟。

@匿名網友:

在東北讀書,宿舍裡有來自各地的,談到最近"雪鄉"的問題。

有個宿友家鄉就是"雪鄉",另一個宿友措辭謹慎地說,"你們聽說過‘雪鄉’的那個新聞嗎?"

大家就說,對啊,確實有點……

話音未畢,那個家鄉是"雪鄉"的宿友就突然大聲嚷嚷,"那又怎麼了,他們來旅遊肯定會遇到這種問題啊,誰叫他們來旅遊的?"

寢室默然,氣氛安靜得詭異。

@netsys:

東北為什麼搞不好?以黑龍江著名企業龍煤集團為例,萬噸煤需要48個人,而全國大型煤企只需要15個人,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每個龍煤集團下井的煤黑子,都在井上配了2個領導指揮。

這不是我說的,是黑龍江省長說的!

「為什麼不能把人力資源配置到這些完全有成長性的新興產業裡,而非要捆在挖煤的一件事情呢?」陸昊說,龍煤井下職工8萬人,到現在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每年工資支出100億。但是龍煤井上職工太富余了。龍煤井下8萬人,井上最高配置也就應該在4萬到5萬人,但卻配置了10萬人。

為什麼不減人增效?誰敢啊?你不要命啊?

2009年,通化鋼鐵,巨虧70億,國企不敢接手,民企建龍被當地政府請來拯救通化鋼鐵,剛剛上任第一天的通化鋼鐵總經理陳國軍,聲言要裁人,被鋼鐵廠工人圍毆活活打死,事發後沒有一個人判刑,而且東北網友們紛紛叫好。

所以東北還是國家繼續養著吧。。每次中央一發聲「振興東北」,三亞房價就往上竄一竄。

@劉晟西:

東北上市公司多次爆發造假問題:

2014年牛市到來的前夜,獐子島的扇貝一夜之間消失在茫茫大海。

2016年,東北特鋼債務超過500億,連續9次違約,違約58億。以國開行為首的金融機構不斷追債。

欣泰電氣一直跟著董事長打天下的財務總監,早年就是個小廠的會計,沒有從專業上說服證監會發審委,回到遼寧就直接到路邊刻蘿蔔章進行財務造假。

2016年9月之前,全國9家公司IPO被斃,東北就佔到22%。遼寧兩家公布了IPO材料還沒有上會,就發現有財務造假,證監會已經抓住立案稽查。

東三省如欣泰電氣、東北特鋼、一汽集團,要麼造假,要麼賴賬,要麼食言。2016年民營企業500強的榜單上,東三省還不到10家。

@白祝:

拿我親身經歷的事情來說吧,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大一我第一次離開河南家鄉,來到了西北某大學,舍友有一天水的,總說自己老家是東北的,加上另外一同學是葫蘆島的,對我這個來自騙子之鄉的河南同學極盡諷刺之能事,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回覆,有時候會很生氣,他們倒深以為樂,我越生氣,他們越高興。讓我覺得我真的來自一個很羞恥的地方,以至於一年多的時間裏,我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說我是河南人,直到一件事發生以後:

軍訓結束後一天晚上,我在宿舍待著,那個舍友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喝點酒,吃點飯,我說肚子不太舒服,他非得讓我去,說交流交流感情,我說好吧,我去吧。另一個舍友隱晦的說,別去了,我還不理解什麼情況。我還是去了,畢竟是舍友邀請,到了之後,酒也喝完了,菜也吃完了,我坐那兒之後,就說了兩句話,等買單。服務員過來,兩人說了一句,我們沒帶錢,你幫忙墊一下吧。諮詢了另一個舍友,也遇到過同樣的事情。

於是我認清了這兩個東北豪爽人本性,原來相比於這種豪爽東北人而言,我這種騙子之鄉來的老實人,還是有些優點的。

於是,我認清了豪爽的本性,後來去東北做實驗,前後待了不到半年,覺得死氣沉沉,街上吆五喝六,辦實事,卻一個能幹的都沒有,吹牛逼倒是一個比一個在行。

於是我覺得,這個地方的人和事,應該是沒有什麼前途的吧。

@匿名網友:

地點:山海關外

1、朋友投資房地產,被關門打狗,血本無歸。

2、還是一朋友開廠。廠房建好設備進廠,第二天門口堆滿磚頭,從此就再也沒能進去過。

3、自己,二十多台大型設備進場,冰天雪地零下20多度大半年出不來,最後找本地hb夜裡搶出來。不料高速上車到了盤錦,其中8輛20多米的半挂貨車被非法劫持。後來想盡各種辦法,貨物全部救出。

此後再不入東北。

@汣是我:

你們不要這樣黑東北好嗎?

在我個人角度看來,東北整體的投資環境已經升級改造了,不收禮、不喝酒,各種為投資企業服務,

真的欸,現在騙術比以前高明得多。

上一年,我們去東北推幼兒園業務,因為業務比較繁雜,你就當是做奶茶加盟那樣好了。

在南方的慣例呢,做這塊東西是要去準備這個準備那個,各種材料各種報表,儼然是來個現場路演的架勢,還經常要去實操給別人看(不然你以為我幹嘛總下幼兒園)。

東北就好多了,什麼都不用,一聽到你來投資,各種招商政策來吸引你,又是稅收補貼、又是人才引進福利,把我們CEO給興奮的像個傻逼一樣。

結果錢一到位,他就真傻逼了。

那些什麼工商文化衛生全過來逛,起初我們還以為他們要支持我們生意,好生招呼。

然而並沒有,就是天天過來逛,影響你別的工作,非工作人員進來,就說是在處理公務,讓別人出去。

行行行,我懂我懂。

煙備中華、酒買茅臺,幾個紅包放著888,打點嘛,要的要的。

結果人家根本不收。

我送給他,他還要回過頭來罵我「你這是在行賄,我可以捉你的,你知道嗎?」

(。.ˇ‸ˇ.。)那你想幹嘛啦!

「我們是下來體察投資者,給你們支支招。」

「是是是,太感謝您了,您看我這小生意怎樣?」

「你們這不是不好,就是啊,缺了個收銀,不像正經地方,你看,現在都沒人來。」

我日…

為什麼沒人來,你心裏沒有點B數嗎?

「這樣吧,我給你介紹個收銀,特靠譜,有在超市做過,不用那麼高工資,五六千就好。」

「嗯?」

我本想說不要的,但想想,也就明白了。

招,不招也沒招。

那個收銀的女士啊,普通話都說不准。想說約個面試走走形式,結果人家根本不來,讓我們合同蓋好章發給她就行。

反正跟她溝通的幾句話裡,我就聽懂了什麼「是你們急著要人,我才不著急呢」。

對了,合同沒有試用期,一簽三年,他們要求的。

一家完了,還有幾家,都給我們介紹人。

我呆在東北的兩個禮拜,全在那招人,用超過一線城市的價格在東北招人。兩週後,我就被趕回廣州。

是的,雖然不想承認,但確實是趕回的。

因為人家說他們要介紹個「管人的」給我們,頂替我的工作,讓我別那麼忙。

屁話,就是因為我拒了幾個人(月嫂都介紹過來了好吧),覺得我不好對付罷了。

那個女孩的簡歷我見過,25歲已婚未育,老公幹嘛的你自己猜,沒有工作經驗,不知道哪個地方大專畢業,學的工商管理——這就是管人的,開價20K。

我也不知道是誰給她來應聘的勇氣,梁靜茹嗎?

說實話,畢竟東北除了工作不順心外,還是蠻好玩的,吃的又好,份量也大,經常去光顧的那家店還總給我多包幾個餃子,人情味很足,超級捨不得這裡。

但沒辦法。

CEO說咬著牙說媽的最多就招這個了。

然後就讓我肥去廣州。

後面的事情,具體我也不瞭解。

反正我在釘釘就查到那個女生提了幾百萬的訂單,採購玩具的、買保險的、買吃的、買喝的,有一部分通過了,一部分一直在hold著。

一個月後,CEO就回來了,撤了東北的點,說太貴了我們玩不起。

哦,對,該給的政策扶持,好像都沒有。

我算了一下,刨除前期那些固定費用,花掉的錢應該不少於100萬,後面還要虧損點租金什麼的吧,我猜。

當然啦,人家可是一點都沒有貪你的。

那什麼都是勞動所得,又或者是自己主動去採購的,人家賺的那是正經收入啊。

至於在東北招的勞動者,我們後面都辭退了。明面說要求他們來廣州工作,調崗調薪。

她們肯定不答應啊,我們客服電話都要被打爆了,說是準備去告我們。

我說麻煩各位睜大眼睛看看,工作地點本來就簽的是廣州,你們收那錢是包了出差費用的。

然後她們罵罵咧咧地挂了,估計是各自回家找人去。

後來的後來,CEO在酒桌上說,那邊有人打電話給他,讓我們必須回來經營,並且要我們賠償勞動者全額工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