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內部信曝光財務問題 京東到「危急時刻」(圖)


劉強東
京東CEO劉強東發出一份內部郵件引發外界討論(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19年4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中國網絡零售商京東近期傳出大量裁員、調整員工薪資的消息引起外界關注。 4月15日凌晨,京東CEO劉強東發出一份內部郵件,對此做出回應。

劉強東聲稱,京東取消底薪不是為降低員工的工資,而是為了讓所有配送員「努力」提高攬件數量,增加公司收入。他表示,「公司所做的這一切,只想讓京東物流可以生存下去。」

內部信中還披露,京東物流2018年全年虧損超過23億,且連續12年虧損。 若扣除內部結算,京東物流僅去年虧損總額就超過28億。「如果這麼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虧兩年。」

事實上,京東從實施「996工作制」,即早9時至晚9時上班,一週工作6天;到傳聞裁員1.2萬人;再到取消快遞員底薪,提高攬件提成。近期京東一系列動作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也暴露了這家中國互聯網企業面臨嚴峻的經營問題。

在中國經濟整體下行的背景下,這種情形並非孤例。

鳳凰網財經「啟陽路4號」根據部分統計稱,中國2018年共有35家知名企業爆出裁員消息,其中以京東、百度、阿里、騰訊、網易等互聯網企業佔比最大。

雖然對於裁員的消息,各大公司相繼出面闢謠,但就業市場的變化並非無跡可尋。

根據智聯招聘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求職申請人數比第二季度下降24.37%,招聘需求人數比第二季度下降20.79%。

在最新曝光的內部信中亦側面佐證了京東多個負面傳聞的可信度。

今年2月,京東在開年大會上宣布2019年將末位淘汰10%高級管理者,緊接著,3月15日京東CTO張晨卸任;3月19日京東首席法務長隆雨卸任;4月4日京東首席公共事務長藍燁卸;4月9日京東高級副總裁、7FRESH 總裁王笑松調離原職,京東高級副總裁、時尚生活事業部總裁胡勝利調離原職。

除大規模變動外,京東內部各方面也壓縮成本。

例如,京東已經開始壓縮出差費用,一些員工出差需要自己掏腰包買機票;京東快遞員將取消底薪,不再為快遞員繳納全額公積金。

如今,京東基層員工也似乎開始縮減數量。

據多位匿名京東經理向數字媒體「The Information」透露,4月2日京東高管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寫道:「無論職位或級別,如果失去價值,他們將會被解僱。」

不過,有評論指出,京東大量裁員、讓員工加班、調整工資結構,猶如「剜肉補瘡」之舉。雖然劉強東稱工資結構調整曾在分部進行半年左右的測試。但企業單方面對薪資結構做出調整,在法律上的合理性仍存在爭議。

根據《勞動法》第48條,只要勞動者在正常工作時間內,履行正常的勞動義務,無論銷售業績如何,公司都應保證其每月收入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而京東取消底薪後,如果配送員在法定工作時間內提供正常勞動,仍無法滿足定額績效,則實際收入可能低於最低工資。

《工人日報》報導,中央財經大學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中心主任沈建峰表示,京東調整工資結構是為了提高生產效率,但對於配送員則減少了基本保障、增加了工作負擔,「等於是將用人單位生產不足的風險轉嫁給了勞動者。」

近期京東多封內部信的曝光,亦顯示內部出現一種隱性的對抗。

劉強東或早已意識到,於是在去年5月在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上說,「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之後又換一種說法稱,「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專欄作家分析,新一代員工的維權意識也比他們的上一代人更為強烈。雖然壓縮人力成本,將企業價值最大化是劉強東面臨困難時的「本能」反應,但如果京東的改革舉措過於急迫和草率,有可能引發員工的集體維權行動,就像近期中國電腦及網路公司的員工對「996工作制」的對抗一樣,那或將給京東帶來更大的困難。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