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的特異功能破案事件(圖)

2019-04-16 20:09 作者: 李曉宇、文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能肉眼看到千里之外的事嗎?人能感知過去,預測未來嗎?
人能肉眼看到千里之外的事嗎?人能感知過去,預測未來嗎?(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能肉眼看到千里之外的事嗎?人能感知過去,預測未來嗎?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了讓人匪夷所思的「用特異功能破案」之事。

1979年,美國芝加哥警方在兩位特異功能人士的幫助下,成功破獲了連殺33人的美國最大的連環謀殺案,從而掀起一股「特異功能」熱。然而,並不是所有失蹤案特異功能者都能幫上忙,在多次失敗後,質疑特異功能的聲浪也洶湧而至。

然而不管人們相信或不相信,許多國家頻頻出現通靈人士與特異功能的超凡事蹟。

特異功能破案紀實

手裡拿著失蹤男孩經常使用的相機和收音機,特異功能者布羅曼說男孩不再活著了。三天後,警方根據布羅曼提供的資訊拘捕了凶手加西,並從他家挖出了另外29具屍體。他就是過去幾年來33個連環殺人案的主角……

時光回溯到1978年12月12日的美國芝加哥德斯普蘭斯市警察局。

那天警方接到一個報案。一位名叫羅伯特.皮耶斯特(Robert Piest)的15歲男孩,前一天晚上母親去接他下班時被發現失蹤了。那天正好是他母親的生日,全家人等羅伯特回家切蛋糕。電話中羅伯特告訴母親,他正在和一個建築承包商談他的下一份工作,對方可能會給他更高的工資。

少年失蹤案

不過,羅伯特再也沒回來。警方強烈懷疑承包商約翰.韋恩.加西(John Wayne Gacy)是失蹤案的最大嫌疑。第二天,警方搜索了加西的房子,沒收了不少物品,不過警方沒有找到羅伯特。由於沒有證據,警方也無法對加西採取任何行動。怎麼辦?沒有一點線索。此前當地就有不少男孩失蹤案一直沒有偵破,負責此案的科澤恩扎克(Joseph R.Kozenczak)警官為此焦頭爛額。

這時一位官員向科澤恩扎克警官推薦了伊利諾伊州的特異功能者卡洛爾.布羅曼(Carol Broman)。開始科澤恩扎克警官並不願採用特異功能找尋,他擔心會招來員警、媒體和公眾的爭議,儘管在此之前的1971年9月,當地一名中年白人男性美發師失蹤,在特異功能者的幫助下找到了屍體。

不過羅伯特的母親很相信特異功能,在家屬的施壓下,警官聯繫了布羅曼。還好,布羅曼一不要報酬,二不要出名,只是義務幫助,於是警方決定讓她試一試。

看到了過去的場景

於是科澤恩扎克警官在12月17日凌晨3點趕到了布羅曼的家。他帶去了羅伯特經常用的一個相機和收音機。布羅曼手裡拿著這些東西,慢慢說到:

「不,他已不在世上了……那個男孩不再活著了……我真的不願跟你講他死亡的經過……我的胃感到難受,這意味著有許多的不快。謀殺總是不好,但有些情況比謀殺更糟,羅伯特這次就是更不好之中的一個……當你找到這個男孩時,你會發現,在同一地區同一地點,還有另外六、七人……」

布羅曼還提到羅伯特死亡時的痛苦,以及凶手害死的其他人:「男孩死得不容易。我會說他們沒有一個人死得輕鬆。凶手那傢伙是變態了。那人是計畫好了的,來騙那男孩,這完全是計畫好了。他叫他再回來,在某地方見面,然後帶他四處轉……這個男人是個虐待狂……為製造痛苦而踢他……有些情況要追溯到其他的青少年……回到五年前,不只是來自德斯普蘭斯……我不知道,是否有一個男孩來自Mt.Prospect……都埋在那個院子裡。去年夏天,夏初……德斯普蘭斯一個男孩失蹤了,這是在此之前的最後一個……」

警方還給了布羅曼一張芝加哥地區的地圖,包括嫌疑犯加西的住所在內。看過地圖後,布羅曼表示,一個存儲設備的大型建築工地與該男子(罪犯加西)有關:「那個地方存放了一些設備,那不是正在興建的工地,那裡或者堆放設備或者泊車,遇害者都在那裡……挺大的地方,上面有一棟小樓或柵欄……周圍有鐵絲網……那裡有一個生病的男人……這座小樓和棚子,並不大……靠近水,有一些黃色的設備……周圍有鐵絲網。有的東西被塑膠布蓋著……並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來自德斯普蘭斯。還有其他一些地區也有人在此遇害……」

偵破連環殺人案

布羅曼還提供了凶手的年齡:「凶手大約40歲,他的小手指有一個疤痕,他走路有輕微的跛行,他的車牌有字母M。」

她還談到其他與羅伯特的死有關的地區或相關區域的物理標誌,包括水,一個灰色正方形的東西像用於燃燒東西的焚化爐,用紅色字母標示的黃色標誌牌,和「禁止入內」(Keep Out)的牌子。她還解釋說,遇害者的屍體呈一個拱形半圓分佈。

12月20日,警方根據布羅曼提供的資訊拘捕了加西,並從他家周圍呈半圓型的地方,挖出了29具屍體。審訊加西后,這個變態同性戀殺人魔坦白道:他就是過去幾年來33個連環殺人案的主角!他殺了33個人!

當年36歲的加西,手指上有個疤痕,他的三部車輛每輛都以英文縮寫「PDM」開頭,那是他的建築公司的名稱。他承認他經常在車庫裡性虐待他的受害者,當他們被殺害後,在埋入地下之前,他用塑膠清潔袋蓋住屍體。

那些遇害者屍體挖掘出來後,正如布羅曼說的,他們不限於德斯普蘭斯地區。屍檢報告顯示,他們被繩子勒死,許多人在咽喉處還發現了襪子、內衣或紙等雜物,與布羅曼說的虐待狂很符合。

第二位特異功能者

不過在院子裡的29具屍體裡沒有羅伯特。加西說,他把4個受害人扔進了河裡,羅伯特就是其中之一。加西還供認,他的確是精心安排來騙羅伯特的。加西先後兩次去羅伯特工作的藥店。第二次他聲稱來拿回他第一次來時落下的筆記本。這次,他讓羅伯特上了他的車,帶他兜風。在性虐待他後,加西用一根繩子和一個木榫將羅伯特絞死。跟布羅曼描述的很相似。

加西稱他把羅伯特扔到了伊利諾伊州格蘭迪縣的I-55橋下,在芝加哥往南約65英里。警方在附近地方進行了搜尋,但由於冰雪封路,到處是白色一片,道路不通,很難找尋屍體。

皮耶斯特夫人很相信特異功能,剛好在1978年12月的《讀者文摘》上讀到〈具有特異功能眼睛的女人〉,文章介紹了北新澤西州的多蘿西.艾利森(Dorothy Allison)用特異功能義務幫助員警找尋失蹤者的事。文章說,53歲的多蘿西表示:「如果說這種才能是上帝賦予我的禮物,那麼我將其用於任何人道主義之外的目的都是錯的。」

於是在聖誕節的前一天,羅伯特的母親打電話給科澤恩扎克警官,請他聯繫多蘿西,並表示他們願支付所有費用,他們只想給兒子一個正常的安葬。

當時多蘿西正在參與赫斯特(Hearst)的案子,但表示她春天可以來德斯普蘭斯。3月初她來了,第一個去的地方就是加西埋葬大多數受害者的院子。然後她告訴警方,羅伯特的屍體所在的地方,那裡有強烈的氣油味兒。當警官開車將多蘿西帶到格倫迪縣,快到I-55大橋時,多蘿西搖下車窗說:「油。我覺得我們已經找到地方了。」不過那天天氣很惡劣,無法進行搜索,他們只好回來了。

幾天後的下午,他們再次來到離I-55大橋大約1英里的一個地方,多蘿西下了車,揮手指著無法通行的道路說:「我覺得那個男孩就在那裡某個地方。」她讓科澤恩扎克警官1979年4月9日再來找,有人記下了這個日子。她還表示,羅伯特的屍體被發現的地方有許多標牌,標牌上的字有很多重字母,該位置附近有一個再建的汽車旅館Manor Motel。

找到另一個受害者

1979年3月17日,加西的生日,科澤恩扎克警官去看布羅曼,想再次獲得更多有關羅伯特屍體所在的資訊。這次他把羅伯特工作時穿的一件外套給了布羅曼。羅伯特失蹤的那天晚上就是穿的這件夾克衫,加西將很多遇害者的物品當作紀念品放在家裡。

布羅曼感應後說,她從中感受到一個寒冷的雪夜之旅。男孩死後,他的屍體被放在車子後座上,加西開車行駛:「他經過了一片水域,喔,怎麼形容這水域呢?彎來彎去的。你沿著水邊走,然後有一所紅磚建築,是舊磚樓。沿路有許多樹木……走了很遠的距離。那些樹木形成拱形的門一樣,如果有葉子的話,幾乎是可以觸摸到的。

右手邊有一個公共衛生設施或是自來水廠……還路過一個老式的舊煤氣站,連抽水泵都是舊式的。沿這條路走,一路上大量的水,而且水體總是在您的左邊。」

接下來布羅曼描述的地方,跟上次多蘿西去過的地方很相似。「是的,這地方他(加西)以前去過,他很恐慌……我又看見那個塔了。有很多的棚子,還有大型設備和很多被燒燬過的東西。

還有很多木建築,很舊……一個藍色的拖車,不是住人的那種,是建築工地用的。紅磚屋左邊用木板圍住了。樹木幾乎形成一個拱門。當你沿著路再往前走,有走在草原上的感覺。一些建築可以追溯到1800年。」

不久,科澤恩扎克警官根據布羅曼提供資訊,找到了一個地方,那裡有一個鐵絲網環繞四周,有無數的設備堆在那裡,還立著一個「Maryhill」的大牌子,還有一個無線電發射塔。他們找到一具屍體,但不是羅伯特,而是加西殺死的另一名受害者。

神奇的日子

1979年4月9日,科澤恩扎克警官接到格蘭迪縣警察局打來的電話,在德斯普蘭斯河中漂浮一具屍體,那就是羅伯特。在前往現場的途中,科澤恩扎克警官發現了多個有重字母的名字的標牌,比如Bolingbrook、Romeoville、Shorewood、Channahon、Minooka和Crest Hill,多蘿西特別提到過重字母標牌。在離橋不遠處,加西承認他扔掉羅伯特屍體的地方,多蘿西說她聞到濃烈的油味,幾個大的油庫直通雲霄。調查員想起布羅曼曾提到過「M」字母,不僅出現在「Mobile Oil」上,也出現在發現羅伯特屍體的那個鎮的一個鎮名「Morris」上。多蘿西提到的汽車旅館「Manor Motel」離那座橋並不遠。

科澤恩扎克警官還發現,路邊的景色,也都是布羅曼提到過的,如有一個大型的塔式結構,頂端還有明火,幾種不同類型的塔型結構、很多舊的木棚,一個用舊泵的老加油站,還有一座廢棄的舊磚樓,再往前就是陸軍工程公司,它被鐵絲網圍住,有一扇鎖著的大門,一塊「禁止入內」(Keep Out)的牌子,眾多水流從此穿過,這些都是布羅曼看見的,她所說的水在左邊也是對的,她對此處樹木的描述也是對的,甚至路上經過的一個古老的馬車驛站,可追溯到1800年。

科澤恩扎克警官至今也不明白,布羅曼和多蘿西是怎麼「看到」這些場景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