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他們撑腰 漢奸陳永貴敢這樣罵胡耀邦(圖)



1975年,全國第一次農業學大寨會議在大寨召開時,鄧小平與陳永貴(右)合影。(網絡圖片)

毛澤東指示「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大樹特樹」起一批所謂「工農兵英雄形象」來愚弄人民。陳永貴卻是一個日偽漢奸特務,而且證據確鑿,卻獲得毛澤東和周恩來的庇護。大寨典型被揭虛假,漢奸陳永貴敢辱罵胡耀邦,因為鄧小平是其靠山,為其撑腰。

上世紀60年代,當中國人剛逃出飢餓造成的死亡陰影,還未喘過氣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口號又吼上了天。中共一方面是要捕風捉影地搜索出「階級敵人」來進行鬥爭、鎮壓;另一方面又要「大樹特樹」起一批所謂「工農兵英雄形象」來愚弄人民。

中共樹立的「形象代言人」是軍隊方面的雷鋒、工業方面的王進喜和農業方面的陳永貴。大慶和大寨是當時被捧上了天的兩面紅旗。按照毛澤東和共產黨的定義,這些「英雄人物」必須是「根紅苗正」、「苦大仇深」的正宗品牌貨,半點也沾不得階級敵人的邊。 

因為有毛澤東指示「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山西省昔陽縣大寨大隊支部書記陳永貴從一個鄉下農民高升為中共副總理。

日偽漢奸特務陳永貴 證據確鑿

然而這個被中共捧上了天的陳永貴卻是一個日偽漢奸特務,而且證據確鑿。

據當年解放軍第六十九軍軍長謝振華(以後是山西省委第一書記)的回憶錄,當接到舉報後,六十九軍駐昔陽縣的支左部隊立即查閱了日偽檔案,從中發現不但有陳永貴的名字,而且還註明了陳是偽村長、情報員,是興亞反共救國會昔陽分會的領導成員,陳永貴的漢奸特務身份到此可以說是水落石出、鐵證如山了。

謝振華當時約陳永貴在迎澤賓館六層中間靠左邊的一個房間裡談話。「他一坐下,痛哭流涕地說:『我有罪,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請罪。』我說:『不要著急,有什麼問題可以詳細談出來。』他說,『我在抗日戰爭的1942年,被日寇抓去後,被迫自首了,後來還被迫參加了日偽情報組織興亞會,給日寇送了情報。我是三人小組的負責人。』我又問他,送情報和什麼人聯繫?陳回答:『是和日本駐昔陽憲兵隊的清水大隊長直接聯繫,規定每週去送兩次情報。』」

謝振華將陳永貴的漢奸材料上報中央後,周恩來竟然在材料上批示:「六十九軍的同志要顧全大局,不要擴散,影印件可報中央。」

後來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軍區司令員的陳錫聯,是「文革」中能直接聽到毛澤東指示的軍政要員,向六十九軍傳達了毛澤東聲音:「陳永貴歷史問題,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

「主席知道了」,這在當時如同傳下了「聖旨」,誰都不吭氣了。

不但不准再提,而且「提」起這事的封疆大吏謝振華也被批鬥,罪名是「整陳永貴同志的黑材料」。原來貨真價實的漢奸是中共的「同志」,揭露漢奸歷史的人反倒成了「罪人」。

虛假的大寨典型

漢奸陳永貴不只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的庇護,而且很受鄧小平的賞識。毛澤東病死後,鄧小平復出。從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陳永貴與胡耀邦的主張有多次衝突,因為在這次會議上華國鋒的加快農業發展的文件被推翻,而胡耀邦另起文件,並指責了窮過渡和平調風。胡耀邦認為農村中普遍存在階級鬥爭擴大化的現象,而且宣布今後不准將自留地、副業、集市貿易當做資本主義來批鬥,並指出對大寨要一分為二。

1978年12月2日,《人民日報》將一封署名為「陳靈風」的山西來信摘編出來,批評報紙上宣傳的學大寨是「胡亂吹」,昔陽學校的升學率倒數第一,還說大寨和昔陽的人紛紛升官,卻丟掉了艱苦奮鬥自力更生的傳統,是「國家出錢,農民種田」。

尤其令中共副總理陳永貴難堪的是,這個人居然列舉了若干事實來證明其所言不是偽證:比如六十九軍把郭莊水庫的水引到大寨,墨西哥總統送給大寨噴灌設備,政府出錢安裝了高壓電線,省軍區的官兵放炮炸跑了冰雹……

「陳靈風」還質問陳永貴:「有必要把很大的山搬掉,去造那一點地嗎?這樣的幹法合算嗎?」

漢奸辱罵胡耀邦

漢奸陳永貴認為,過去一向捧大寨的《人民日報》現在突然變調,公開批評其弄虛作假,肯定跟胡耀邦有關。他恨恨地告訴李韓鎖:「哼!我跟狗X的吵翻啦。」他罵的這個人,就是當時蒸蒸日上的胡耀邦。胡耀邦居然敢說大寨的農田建設是「勞民傷財」。漢奸陳永貴惱羞成怒,覺得罵胡耀邦為「狗X的」仍不足泄恨,於是又辱罵胡耀邦是「胡亂邦」!

後來陳永貴辭去副總理職務後,鄧小平依然肯定了陳永貴的「貢獻」,並指出陳永貴不是「四人幫」的人。鄧小平指示,保留陳永貴此前的一切待遇不變,還把他和他家屬的戶口轉入北京。

在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鄧小平非常嚴厲地對批評大寨勞民傷財的胡耀邦說:「你告訴新華社、《人民日報》,報紙不要再罵大寨了嘛。你再罵,沒人搞農田基本建設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