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香港反送中運動之我見(圖)

2019-06-20 08:59 作者: 胡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18日,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道歉。
6月18日,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道歉。(圖片來源:看中國 攝影:周秀文)

【看中國2019年6月20日訊】在6月9日和12日接連發生兩次大規模抗議活動之後,香港特區政府作出讓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無限期暫緩推動逃犯條例的立法。不消說,港府做此讓步,是得到北京同意的,或者乾脆說是北京決定做此讓步。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北京和港府為什麼要讓步呢?

我以為壓力來自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當然是民意的壓力。中共固然一貫蔑視民意、踐踏民意,但是在公開場合下,它又不得不作出遵從民意、代表民意的樣子,這就是為什麼它總要封鎖真民意,偽造假民意。然而當真正的民意以無可爭辯的方式顯示的時候,它就很為難了。它固然可以通過封鎖消息,不讓大陸的民眾知道真相,但是它無法讓香港的民眾、讓國際社會不知道真相,它無法避免港人和國際社會作出其反應。

首先在港府內部、在建制派內部就發生了嚴重的分化。例如屬於建制派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就說,如果建制派議員投票通過逃犯條例,勢必得罪廣大選民,勢必導致建制派在未來的立法會選舉和區議會選舉中一敗塗地——北京和港府不能不考慮這一點。

其次是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應。例如德國外交部發表聲明說,6月9日和6月12日的大規模抗議表明,廣大香港居民拒絕這一法律修訂案。據此,德國外交部宣稱,如果香港罔顧民意通過修例,德國將重新考慮德國是否還要繼續實施德國與香港現有的的引渡條約。又如美國的反應。美國國會兩院兩黨的議員再次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這部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並將制裁侵權官員,包括凍結他們的資產並禁止他們入境美國。一旦美國停止香港的特別關稅區地位,其對香港的打擊如同原子彈。

考慮到上述壓力,北京不得不作出讓步。當港府宣布擱置修例,來自建制派的壓力就消失了。而德國、美國所發出的威脅也隨著修例的擱置而停下來了。英國外交大臣馬上回應,很高興地接受了港府的讓步。

港府的讓步在上述幾方面起到了緩解局勢的作用,但是在另一方面卻又起到了加深危機的作用。廣大香港民眾並沒有輕易接受港府的讓步。香港民陣又在6月16日發起新一輪大遊行,參加人數甚至比前一次還翻了一番,訴求也比前一次更高。

我相信這一點是中共和港府原來就預料到的。中共為什麼犯了錯而總是不肯認錯,面對壓力總是拒絕讓步,因為它認為它一認錯、一讓步,那往往不但不能平息對方的抗議,反而只會助長對方氣勢,抗議者往往會得寸進尺,到頭來給自己招來更大的壓力。先前港府說要修例,引來100萬人大遊行,後來港府讓步了,說無限期暫緩修例,按說總該有些人滿意了,因此還要上街遊行的人就該減少了,殊不知反而更增多了,增到200萬了。

其實這說明,不滿意港府的人本來就很多很多,本來就太多了,其中很多人先前不上街遊行,不是因為他們對港府沒意見,而是因為他們太灰心,認為遊行沒用,所以不去遊行,現在政府居然讓步了,說明遊行有用,所以現在他們反而要上街了。既然民眾施加壓力就能使當局讓步,而當局已經作出的讓步又很不夠,所以他們非但不以港府的讓步為滿足,反而要提出新的訴求。616大遊行的參加者要求林鄭月娥下臺,譴責警方暴力執法,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並取消針對12日包圍立法會行動的「暴動」定義,停止拘捕,檢控,並釋放被捕的示威者。

在我看來,要港府譴責警方、撤回修例和取消「暴動」定義比較難,但停止拘捕、檢控和釋放被捕的示威者比較容易。至於林鄭下臺這一條,我認為也很可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