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為何沉陷官場?(圖)


女淫官姜保紅
女淫官姜保紅(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7月30日訊】7月18日,甘肅省定西市中級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甘肅省政協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火榮貴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一案。火榮貴被控受賄1300萬,當庭認罪。與火榮貴搞權色交易的女淫官姜保紅,從美女校花變身淫官的醜聞,則持續成為官場和坊間談資。

2019年1月21日,中共甘肅省檢察院曾發布消息稱,武威市原副市長姜保紅因涉嫌受賄罪,被定西市檢察院逮捕;與此同時,姜保紅昔日的上司、中共武威市委原書記火榮貴涉嫌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濫用職權罪被定西市檢察院逮捕。其後他們二人同日被雙開,也同時被送檢。

中共官方通報在羅列火榮貴涉及的罪責時,提到他「搞團團夥夥」「生活墮落」、「搞權色交易」;而姜保紅則被指「參與團團夥夥」,通過搞權色交易謀求政治資本和經濟利益。

多家陸媒翻炒中共甘肅威武市前副市長姜保紅從一個小科員通過性賄賂40多個上級官員最終坐到副廳級的副市長職位的「黑歷史」,外界認為姜保紅刷新了中共「床上培養女幹部」的模式。

據觀察人士認為,如今的中共官場,真是爛的不能再爛了。男的幾乎個個貪財好色,而女的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幾乎個個都熱衷於權色交易。早前落馬的甘肅省武威市副市長姜保紅就是她們之中的一位「傑出」代表。

據姜保紅的官場履歷,她從一個普通的小科員躍升至副廳級的副市長,只用了短短14年時間,堪稱是典型的「火箭式幹部」。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姜保紅是甘肅政法學院法律系法學專業93級大學生。1997年,她大學畢業前到甘肅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實習期間,與帶她實習的老師、七里河區法院的一個庭長「好上了」。這年7月,姜保紅如願分配到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工作。

在七里河區法院工作5年後,姜保紅於2002年9月調入甘肅省維穩辦工作了10年。這10年間,姜保紅不但從小科員升遷至副處長,而且發生了徹底的蛻變。

據與姜保紅有過較多交往的消息人士回憶,甘肅省政法委某位副書記曾時不時帶她參加飯局,她也有意識地結交一些部門的重要領導,如政法委和組織部系統。如果飯局裡有廳局級幹部,姜保紅幾乎每場必到。在這個圈子裡,姜結識了甘肅省委組織部一位副部長後,就開始現身於一些有廳級幹部甚至省級幹部的飯局中,逐漸脫離了原來的交際圈子。用知情者的話說,姜保紅與這些官員的來往,實際上就是一種交易,「就是為了職務的升遷」。

2012年1月,姜保紅調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長、黨組書記。在武威市,姜保紅的仕途幾乎每年進步一個台階,僅僅用了4年多時間,她就從副處升至手握實權的副廳級。而姜保紅的每一次升遷背後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跡與意圖」,這一切又都無一不是時任中共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的手筆。

姜保紅在短短的14年裡,之所以能夠從一個小科員躍升至副市長靠的究竟又是什麼呢?是她的學歷嗎?是她的能力,但不是一般的能力!靠的其實就是陪睡——陪那些有能耐提拔她的官員睡,以身體的付出獲得回報。

有陸媒爆料稱,網路上有關姜保紅性賄賂謀求上位的稿件,為避免被錯認為黃色「成人文學作品」,後臺砍掉了很多「香艷情節」,其中包括姜保紅落馬後,在接受調查時交代與40多名官員發生過性關係,其中17名是確認的「領導人」等內容。

令人唏噓的是,據財新網的報導,大學時期的姜保紅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她的老師和同學回憶說,姜保紅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種吊梢眼,特別吸引人,是我們的校花。」更難得的是,這位校花還「質樸」,「沒有心機」。所以,談到姜保紅今天的結局,她從前的老友故舊均表示,沒想到她會變成今天的模樣。

姜保紅的故友接受採訪時坦言,姜保紅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場上,只關心更高層的官場秘聞和自身的進步,有明顯而強烈的權力慾望,「現在的姜保紅,已經變成純粹的官場中人,一個名利熏心的人。」

到底是什麼讓一個昔日質樸的校花墮落成一個不知廉恥的貪官?

評論人士袁斌指出,中共官場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權力不受制約和監督,而不受制約和監督的權力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幾乎無所不能。換句話說,在今天的中國,只要有了權幾乎就有了一切。

有一個其仕途升遷的細節不可忽視,姜保紅起步是七里河區法院,但之後到了甘肅省維穩辦,首先被甘肅省政法委某位副書記不時拉入飯局。這位副書記未知是誰,但是眾所周知的是,中共的維穩系統就是用來打壓人權的,壞官充斥,權大於法在這裡得到充分體現。

姜保紅走上社會後熱衷交往的都是官員,而且都是有實權的官員,這些人可以說是要權有權,要錢有錢。經常跟他們打交道,天長日久,姜保紅容易變得更壞。

袁斌認為姜保紅變壞的第二個原因是,權色交易本身是中共官場裡人人皆知的潛規則。身為美女,垂涎姜保紅姿色的官員自然不在少數。他們為什麼樂於帶她出入各種官場飯局,不就是因為她秀色可餐嗎?對於這一點,姜保紅當然心知肚明,更重要的是,因為抗不住權力的誘惑,她不但不會拒斥這種陞官的捷徑,甚至很可能正中下懷。彼此對對方都有需求,姜保紅的陪睡也就成了必然。

袁斌歸結說,如果姜保紅踏入的不是中共的官場,而是民主國家的官場,如果她踏入的官場權力不是不受制約和監督的,而是被關進籠子裡的,如果權色交易不是她踏入的官場的潛規則,而是官員的禁忌,即使她有對權力的貪慾,還會像今天這樣墮落嗎?這是萬萬不可能。

故此,評論認為,姜保紅的墮落固然跟她自身有關,但罪魁禍首則是徹底腐爛的中共官場。姜保紅只是這個官場成千上萬犧牲品中的一個。中共極權體制就是個徹徹底底的毀人體制。你說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