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甘當走狗 獻毒者抖 (數文)

2019-10-27 01:04 作者: 華翰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甘當走狗,獻毒者抖 

觀奕道的先師江由敦,說:

有個佞,想謀害異黨(實為忠臣!)苦無善計。有一個狡猾的,秘密走訪詢查,得到一種毒,暗地裡獻上這種藥,對佞臣說:「此藥入腹即死,然而死時的情狀,與病死者無異,即使蒸骨檢驗,也與病死無異。」其人(佞臣)大喜,留他(獻毒藥者)共同飲酒。這個獻毒藥的人,回去後,全身發抖不止,當天晚上就死了。

原來,他獻上此後,先被滅口了。為虎作倀,甘當走狗者,無恥至極,卑鄙至極,也絕無好下場。戒之!戒之!

(《槐西雜誌》)

二、「我心如鐵」!捐金拒色

河北獻縣史某,為人不拘小節,而豪爽剛直,蔑視齷齪虛偽之徒。某夜,他從賭場回家,路過某村,看到一戶人家,夫妻、母子,相抱痛哭,鄰人告訴他說:「這家人欠了財主的債,還不了,只得賣妻償債。他們夫婦本來感情很深,孩子又沒斷奶,現在要離棄而去,所以傷心

痛哭。」

史某問欠債多少?答稱:「三十兩銀子」。又問:賣妻價錢多少?答稱:「五十兩銀子,給人做小妾」。又問:是否可以贖回?答稱:「賣妻券才寫成,尚未交錢。」

史某問罷,當場拿出在賭場贏來的七十兩銀子,送給那家男人,說:「三十兩償債。四十兩養家餬口。不要再賣老婆了。」夫婦轉悲為喜,感恩戴德,殺雞燙酒,硬將史某留下,酒酣之際,丈夫抱著兒子走開,用眼神告訴妻子,讓她陪史某睡覺。妻子心領神會,俏眼流盼,軟語親熱。史某雖然已有三五分醉意,卻看出了名堂,立即板起臉來說:

「史某我心如鐵!半世為盜,半世為捕役,即使殺人,也未曾眨眼。但叫我乘人之危,奸人家婦女,那絕對不做!」放下筷子,擺手出門而去。

半月後,史某所住村莊,發生了一場特大火災,被燒死的人,佔十分之九,而被烈火包圍的史某夫妻和兒子,恰巧免難。倖存的鄰居們,都說是他「積了陰德,有此善報!」

(《閱微草堂筆記》)

三、張九成讀書

宋代名士張九成,貶到南安,患了眼疾,讀書很不方便。他便每天倚著柱子,捧著書,朝著有光線之處看書。前後十四年,天天如此,久而久之,牆磚上靠出了兩道痕跡。

(《梁溪漫志》)

四、哪首詞最好 

北宋女詞人李清照,填寫《醉花陰•重陽》詞,贈寄丈夫趙明誠,其中有一句是「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趙明誠收到這首詞後,想填一首詞,勝過她。他廢寢忘食,苦思苦想三日,共填詞五十首,把清照的詞,雜放其中,讓好友陸德夫,評閱,並要他選出一首最好的詞。

陸德夫吟詠玩賞半天,說:「只有『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三句最佳,其他的詞,都趕不上這首詞。」

(《本事詞》)

五、奇特無比的偶然巧合

江南嘉興文士徐自俟,是個有學問的人,明崇禎六年,考中了舉人,此後屢困於會試。徐自俟與蘇州繆某,是朋友,有一次到繆某家中,談到會試落第事,竟傷心落淚。當時繆某的小兒子,只有幾歲。他看到徐自俟那個樣子,學著大人的口氣,安慰徐自俟說:「徐伯伯,你不用發愁,將來我叫你中進士。」

繆某喝道:「你小孩子懂什麼?出去!」巧的是,徐自俟此後會試,還是回回落榜,而繆某的小兒子,卻年紀輕輕就考中了進士,官任翰林修撰。清康熙九年,小繆出任會試同考官,徐自俟這一科考中了進士,正好出自小繆的房中。徐自俟這時七十歲,距其中舉已三十八年了。榜發之後,徐自俟來到一位朋友的住處,朋友們向他表示祝賀,徐自俟說:「我中進士的願望是達到了,可是為什麼就偏偏讓我出自小繆的房中呢?」不料當時小繆,正坐在他朋友的裡屋,聽了這話,立即出門相迎,笑著說:「徐伯伯,小繆在此!」徐自俟連忙向他行弟子禮,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槐廳載筆》)

六、徐步蟾濟人之危

江南興化人徐步蟾,乾隆十二年,赴南京應鄉試。有一天,徐步蟾和一位朋友,偶然步入懷清橋的關帝廟,見神位前,有一紙包,揀起來打開一看,是二十兩白銀。徐步蟾主張等失主來尋時,還給失主。

他的朋友卻說:「你真是迂腐的書獃子!你不要我要!」說完,一把奪去銀子,就走了。

不大一會兒,只見一個老太太,神色慌張地奔進廟裡,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之後,傷心地哭起來了。徐步蟾估計她就是丟銀子的人,上前搭話說:「老婆婆,為什麼事這樣傷心?」老太太哭著答道:「我丈夫被仇人陷害,押在監獄裡,昨天縣裡書吏來,跟我要二十兩銀子,說這樣就可以免罪。我賣了一個女兒,得了二十兩銀子,巴望能贖出丈夫,又怕書吏騙我,所以到這裡問卜於神。銀子放在袖子裡,不知什麼時候掉了,我這不是白白丟了一個女兒,還救不了丈夫嗎?」

徐步蟾聽了,很同情她,說:「你的銀子是我揀到的,你跟我去拿吧。」他領著老太太回到自己的住處,他的那位朋友,已經把二十兩銀子,輸掉了大半,剩下的也不肯歸還。

徐步蟾沒辦法,就把自己的全部考費,都送給了老太太,又從其他朋友手裡,借了一些,湊足了二十兩。老太太感動地跪在地上叩頭,流著眼淚說:「相公積這樣的陰德,應該中今科解元。」

徐步蟾卻笑著說:「我不是想指望得到什麼善報,只是覺得這樣做,心裏會好受一些。」

後來,鄉試榜發,徐步蟾真的得了解元。

(《槐廳載筆》)

七、「陰差陽錯」

清代某省鄉試,有個寫榜的書吏的兒子,也參加了考試。書吏在發榜前,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的兒子得了第十名。及進闈寫榜,快要到第十名時,書吏驚喜交加,臉色大變,握筆的手,也不聽使喚了。監臨官,在一旁見了,問他為什麼有失常態?書吏說了實話。

監臨官,懷疑他是暗通關節,假說是作夢。於是,和其他考官商量,把第十名考卷與最後一名,互換。並另換一人寫榜。

待寫畢,發榜後,一看!那個書吏,一躍而起,驚喜地叫道:「這第十名,真是我的兒子!」

(《槐廳載筆》)

八、荔姐智退歹徒

我(紀曉嵐自稱)弟弟乳母的女兒荔姐,出嫁到鄰村某家。一天,聽說母親病了,不等丈夫回家跟自己一起走,便一個人匆忙趕回家去。

當時已是夜間,月色朦朧,她正靜靜趕路,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回頭見一個男子,飛快追來。荔姐料想那人必是歹徒,而身處曠野,無可呼救,便跑到路邊一座古墓的白楊樹下,摘下簪釵耳墜,揣在懷裡,又解下褲帶,套在脖子上,披髮吐舌,瞪目直視。那人轉眼追到,荔姐向他直抬手,示意請坐,他湊近一看,發現遇上了「吊死鬼」,頓時嚇倒在地。荔姐急忙狂奔得免。

荔姐到家進門後,全家人見狀大駭,慢慢問明情由,又氣又笑。次日,聽到人們議論紛紛,說是某少年遇鬼中邪,那個鬼到現在還跟他糾纏。

(《閱微草堂筆記》)

九、守財奴死前哀哭

孫天球,以財為命,從白手起家,積錢到千金。即使妻子兒女,受凍挨飢,他也視同路人,無動於衷,不給分文。自己也能忍飢耐寒,從不輕用一個銅板。

他到了病危時,將平生所攢下的錢,一一陳放於枕頭前,又不停地用手一一撫摩著,邊摸邊說:「你們竟然不歸我所有了嗎?人死後真是分文也帶不走嗎?」哀傷嗚咽而死。

(《閱微草堂筆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