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公子挨打變聰穎 原來靈魂換了人(圖)



笨公子被打後,突然變得聰明有文才。(示意圖/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夜雨秋燈續錄》中記載了這樣一個神奇的故事:西越(廣西柳江以東一帶)有一位程姓富翁,直到四十歲時才得一子,名程蘇,乳名九郎程翁將他視如珍寶,十分寵溺。但他常年為了生意四處奔波,無暇督促兒子讀書,只好請教書先生教他。

有一年,程翁來到蘇州做生意時,見到有一戶人家父子二人相繼去世,卻無錢安葬,遺體依然停放家中。他心生憐憫,馬上取出三百兩銀子相助。這家人向他叩首謝恩,並詢問其姓名,他只是笑了笑就告辭了。

次年,程翁回到家中,準備好好督促九郎讀書。這年九郎七歲了,天生容貌俊美,可惜秉性愚鈍。

其實,早在三年前,程翁就備辦厚禮,聘請了一位博學的老先生到家裡教授九郎,待遇優渥。老先生感激程家的禮遇之恩,所以教得特別用心,只是九郎實在笨拙,怎麼教也不開竅。

有一天,程翁到書房殷切地詢問九郎的學業進展,老先生憤怒地寫了一副對聯,貼在壁上,曰:

挾三年之志而來,望鳳子飛騰雲表;

糊一月之差而去,放鸚哥逃出籠中。

博學的老先生受不了這麼笨拙的孩子,整理好行囊就離開了。程家只好另聘老師,但誰也沒辦法教好這孩子。程翁無計可施,只得找些時間親自教導。

一天夜裡,程翁陪九郎一起讀書。不料程翁才稍微呵斥了幾句,再一回頭看兒子,他竟已昏昏睡去。

程翁見狀,氣就不打一處來,憤怒地罵道:「有這麼一個像豬狗一樣蠢笨的兒子,還不如沒有!」說著拿起杖棍痛打九郎,九郎放聲大哭,最後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程翁拂袖而去。

次日,程妻趕去書房,見九郎靠在桌子上,滿臉愁容,正撫摸著傷處。見到母親,竟好像不認識一樣。程妻心疼孩子,心想他可能被父親打得恍惚了,便安慰他,帶他回房休息。

接下來,九郎的行為令眾人深感詫異。他似乎對周圍的情況很陌生,好像誰也不認識。程翁此時後悔不已,認為是自己把兒子打壞了。

過了幾天,程翁到書房去看九郎,只見他趴在桌上寫楷書,字跡意外地端正漂亮。考他背誦,他沒讀過的書竟也能倒背如流,隻字不差,令程翁喜出望外。

當時年僅七歲的九郎,和那些博學之士辯論歷朝歷代成敗得失,居然沒人能說過他。無論寫詩還是作文,當時都沒人能與他相比。眾人都稱讚他是天才。

從此以後,當地的文人學士都爭著結交程翁,大戶富商都爭著要把女兒嫁給九郎,程翁只好婉言謝絕。

九郎被打後,豁然開竅了,前後判若二人。程翁曾好奇地問他,為何學業突飛猛進?但九郎總是回答「不知道」。

二十一歲時,九郎中了舉人,次年中了進士。他走馬遊街,衣錦榮歸,一時風光無限。程翁高興得手舞足蹈,喜極而泣。不久,九郎娶了望族葉家之女為妻,生下了兩個聰穎的兒子。

九郎三十歲時,準備到安徽赴任時,卻忽然病倒了,危在旦夕。他向父母訣別,並說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原來,九郎的魂魄在那次打罵中已離體,投胎轉世為別人家的女兒了;而九郎的身體,則被當年程翁捐助的已去世的老人,蘇州的老儒生郭子瞻取代了。

郭家因家境貧寒,老儒生和兒子去世後,兒媳無錢籌辦葬禮,幸得程翁相助三百兩銀子,兒媳不必改嫁,保住了名節,亡者也得以安然入土。老儒生感念程翁的恩德,於是飄蕩在天地之間,找機會報恩。

先前愚笨的九郎,命中注定七歲將死去,重新投生。他離世後,老儒生借著九郎的肉身還陽,既為報恩,又彌補了前世未能應試得志的遺憾,在今世揚眉吐氣。先前他不能道出實情,而如今程翁已經有了聰慧的孫子可以繼承家業,他也可以安心離開了。

程翁想多留他一些時日,老儒生說,他已經奉上帝之命,要去當社神了。如今儀使隊就正在門口候著,不能久留。說罷,老儒生向程翁夫婦叩首道別,遂即瞑目。程翁夫妻放聲慟哭,為九郎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九郎去世後,妻子守節不嫁,將兩個兒子撫養成人。程翁夫婦八十大壽時,看到兩個孫子,一個成了秀才,一個中了舉人,心中深感欣慰。

據說,關於九郎程蘇的事蹟,在《程氏家乘》中還可以找到。沒想到程翁昔日無意中的一個善舉,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結局,果真是善有善報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