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鼓噪打「全面小康」宣傳戰 遭百姓罵慘(圖)


主管文宣系統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指示全國做好所謂「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宣傳。
主管文宣系統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指示全國做好所謂「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宣傳。(圖片來源:Elaine Thompson-Poo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10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日前召開會議,指出要確保在今年圓滿達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和「十三五」規劃。而早幾天,主管文宣系統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指示全國做好所謂「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宣傳。當局宣稱誓言在2020年全面建成所謂小康社會,不過這與民間聲音似乎冰火兩重天。

據中共官媒報導,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週二召開,指出面臨嚴峻複雜的國內外形勢,要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又強調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全國各級機關單位確保這兩項重大計畫圓滿收官。

據悉,中共十八大報告首次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3000美元是達到這個目標的根本標誌。

而稍早幾天,官媒中新社報導,中共全國宣傳部長會議3日在北京召開,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出席會議、中宣部部長黃坤明主持會議,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出席會議。

其中王滬寧鼓噪強調「習近平思想」和所謂「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做好「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的「宣傳思想工作」。

中共聲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被指騙局

事實上,中共十九大後爆發的中美貿易戰已嚴重影響了中國未來的經濟預期,2019年中國的股市原地踏步走,房市整體陷入蕭條。豬肉價格上漲,帶動消費品普遍上漲,通貨膨脹成為民眾普遍擔憂的問題。再加上就業,中國經濟過度依賴外貿,外貿受到打擊,失業潮湧動。

面對經濟和社會危機,中共官媒還要為2020年將實現全面小康的目標大做宣傳。

旅美學者夏業良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中共多年來對其執政的方式進行宣傳,並對具體的目標模糊化。鄧小平當年提出要建設小康社會,開始提出的目標是人均一千美元的標準。後來專家測算說是達不到,鄧小平還很生氣。鄧小平後來接見外國記者時改口,說人均八百美元,時間是在二十世紀結束的時候。現在說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就是把這個目標數字增加了。」

夏業良認為,實際上,單一強調這個具體的數字目標本身就是不科學、不全面的,因為小康社會指的是人的全面發展。過去,中共也是這麼提的。全面發展就包括精神文化生活,受教育程度,閑暇時光等各方面,還有人的政治權利等等。現在只強調人均GDP的數字,是自欺欺人。

旅美財經分析人士秦鵬則表示中共聲稱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個騙局:「中國目前的人均GDP是一萬美元,如果按照聯合國的標準來算,中國的貧困人口應該是超過2.23億。從這個標準來說,談到消滅絕對貧困人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際是個騙局。」

秦鵬說:「小康社會最早出自詩經,後來孔子也有提及,所講的都是指社會整體的、道德的進步狀態。但中共把這些社會發展的指標都經濟化了,就是把中國老百姓當豬一樣的來養。但即使是這樣,也是做不到的。」

中國普通百姓生活艱難 王滬寧們被罵慘

北京當局聲稱年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國內老百姓又是怎樣說的呢?據希望之聲國際電臺報導,幾位大陸民眾在接受電話採訪時,都對官方高調稱要在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表示質疑,對中共官員表示譏諷甚至憤怒,認為王滬寧他們是在忽悠人。

北京鞠女士斥之為笑話:「笑話,笑話!就拿我自己來講,我們一個月也就3千塊錢,在北京這的生活非常艱難,還得看病!為什麼看不好都砍醫生?光吃人了,光貪錢,病治不好,他能不急嗎?你讓醫院都去牟利去了,它能不有醫患矛盾嘛?」

「它把別人都當豬腦子了!別人不會算賬!怎麼可能呢?我們在北京、大城市裡生活還這麼艱難!我看了,那個小康水平是50萬年收入。我真是給這社會丟臉了、我給這社會拖後腿了,我中(水平)也不讓誰給平均了?官方指:小康收入全年是50萬。我連5萬都到不了!3萬6,您說得差多少?開玩笑,真的,我覺得有點太不嚴肅了!你太懸殊,還不像‘溫飽’,現在就是‘溫飽’,偏遠的地方還都達不到!我們這種生活水平,只能叫‘苟延殘喘活著’,離小康還10萬8千里呢,我這輩子都不用想了!本來我們能達到小康,這一個小時就讓人搶了(強拆),永遠也達不到了!他把我們的都搶走了,他們去‘小康’去了,他們富裕了」,鞠女士說。

北京曾遭遇強拆的訪民吳田麗表示,所謂「誓言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官員達到「小康」了,遭到官員搶劫、強拆的訪民的現狀是實實在在的「返貧」了,那些官員才是真正的「擺脫貧困」了。

吳田麗:「擺什麼脫呀!返貧了,還擺脫!訪民都是返貧的人,你知道嗎?我都已經返貧了,快活不下去了!他們所謂的‘小康’是公務員,我們一年養老金是177(元),他們一年漲兩次,1千多。我們一個朋友,他媽是老師,上半年漲、下半年漲。我們才漲177,人家漲了1千。是他們致富,老百姓沒有!你想想,我才2300塊錢(每月),我們家租房就差不多2500了,我們家連租房都不夠!我愛人工資才3000塊錢,我們家已經致貧了!前幾年租房還便宜,才1000塊錢,現在房錢呼呼的漲!然後物價,以前豬肉才10塊錢一斤,五花肉17塊錢,現在40!你說我們是富裕了,還是返貧了?不僅我返貧了,跟我們一樣的上訪人都返貧了!你要沒房就得租房住、公交卡,以前我充100塊錢,我能使一個月,我現在充公交卡,3次(一個月),差不多一禮拜就100塊錢。我要上訪去,還甭天天去,隔一天去一回,我一個月至少3張公交卡錢。您說,我是返貧了,還是生活提高了?誰不知道?工資在這擺著呢!街道、辦事處知道我工資多少錢,我消費多少錢,心明眼亮,我是不是返貧了?我返貧沒人管呀!」

上海馬女士:「我們只說一件,不是當時說:進入2020年,就是現在,不是就脫貧了嗎?我們國家現在脫貧了嗎?當然它算個平均數字,都脫貧了。但實際上多少人都是在貧困線以下,現在!所以說和做完全不是一碼事,我們老百姓現在都沒看到,對不對?現在就是2020年,現在脫貧了嗎?沒脫!有什麼用?它現在就連搶去我們個人的私有財產都沒歸還!還脫貧?本來我就不是一個貧的,現在給它搶成了一個貧!我本來是有自己的財產,我這個財產,和你共產黨、和你政府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都是我們家辛辛苦苦賺的,你把我搶的精光,我現在變成一無所有的人!還好意思脫貧!現在那麼多人都上不起學、看不起病,還脫貧!如果按照他們的指數脫貧,它算平均數,睜著眼睛說瞎話!振振有詞說空話!無恥!你現在把財產還給我,我本來不是貧,現在給你弄成貧的了!所以現在打著什麼主要領導人說的話,我都不要看,我都不愛看!誰去看,包括我們現在上海市政府、區政府做的事,我都根本不去關注。為什麼?現在的領導幹部就像走馬觀花一樣,半年就換掉了,什麼政績都沒做出來就升了。官員說話就像放x一樣,一輪領導,一輪的說法。不像人家有計畫的,一個政府應該有延續性的。它不是的,今天這個官這麼說,明天那個官就那個說法。不是作為一個政府應該連續性的、延續性的,不是的,這個國家還怎麼搞?搞的好嗎?現在還有那麼多貪污!所以現在官員說法,我都聽都不要聽!聽什麼?都是空話、屁話!」

北京鞠女士認為,中國根本的問題是一個體制的問題、制度的問題。權力在貪官手裡,永遠也解決不了小康的問題,「哎!其實這些人他明白,他就在那裝傻、忽悠人!都成笑話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