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老謀深算卻中毒計 百名將軍栽進冷宮(圖)


曾慶紅(左)給江澤民(右)分析,鄧小平有可能用喬石代替他做總書記,楊氏兄弟是最大的威脅。
曾慶紅(左)給江澤民(右)分析,鄧小平有可能用喬石代替他做總書記,楊氏兄弟是最大的威脅。(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曾慶紅針對鄧小平的政治心病,「對症下藥」,在「六四」問題上大做文章,離間鄧楊關係。

曾慶紅給江澤民分析,鄧小平有可能用喬石代替他做總書記,楊氏兄弟、喬石、萬里、田紀雲、李瑞環等人都是政敵。最大的威脅來自楊氏兄弟,一旦楊氏兄弟被清除,就除去了最危險的對手,就可以死裡逃生,掌穩權力。

鄧小平雖然老謀深算,卻栽在小輩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身上,中了兩人的陰謀詭計;親密無間的鄧、楊兩家斷絕了來往,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60年的友情在中共殘酷內鬥中付之東流。中共十四大前,江澤民和曾慶紅實施離間計的「倒楊」,令百名將軍栽進冷宮。《江澤民其人》一書對此做了詳細的描述:

耍陰謀施毒計

1992年6、7月時,鄧小平和陳雲就十四屆中共高層人事安排進行激烈的討價還價,高層為了人事安排的權力鬥爭進一步加劇。江澤民搖搖欲墜的政治處境讓江的親信、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曾慶紅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曾慶紅是個極有野心的人,權力慾極強,善於玩弄權術。曾慶紅看到,利用江澤民,是自己可以達到最高權力的捷徑,而且因為江澤民的平庸無能,更容易操縱和控制江本人,以致幾年後聲稱自己是「攝政」。如果江澤民現在下臺了,曾慶紅明白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結束了。

曾慶紅為人陰險,工於心計,熱衷於權謀,恨一個人不動聲色,然後置其於死地。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曾經擔任內政部長,母親鄧六金曾任延安保育院院長,許多現任中共高官都是延安保育院長大的,稱鄧六金為「鄧媽媽」。曾慶紅的出身使得他熟悉高層權力鬥爭,學會了如何在高層權力鬥爭中保護自己、打擊異己,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局勢中鞏固和獲得更多的權力,尤其是如何利用整理黑材料、散發假情報打擊對手。所有這些,都在曾慶紅後來的中共高層權力內鬥中反覆加以運用。

這時,曾慶紅給魂飛魄散的江澤民分析,鄧小平有可能用喬石代替江做總書記,楊氏兄弟、喬石、萬里、田紀雲、李瑞環等人都是政敵。這其中最大的威脅來自楊氏兄弟,而楊氏兄弟手握軍權,又最受鄧小平信任,因而動楊氏兄弟的難度最大,也最危險。另一方面,一旦楊氏兄弟被清除,就除去了最危險的對手,就可以死裡逃生,掌穩權力。曾慶紅認為雖然楊氏兄弟權勢衝天,但他們都是軍人,不懂政治權謀,他們的權力主要來自鄧小平的完全信任,因此最重要的一點是離間鄧和楊氏兄弟之間的關係。而鄧小平怕改革路線被拋棄,更怕死後「六四」被平反;而楊尚昆和趙紫陽關係密切是眾所周知的,楊尚昆開始並不願意用軍隊武力鎮壓學生。因此在「六四」問題上,鄧楊之間有隙可乘。江澤民對楊氏兄弟在軍中瞧不起自己一直敢怒而不敢言,聽了曾慶紅的分析和對策,心中產生了希望,決心把楊氏兄弟打倒,一來可以保權力,二來可以泄心頭之恨。因此曾慶紅和江澤民把主要精力放在對付楊氏兄弟上,同時積極利用中央辦公廳的方便條件蒐集打擊楊氏兄弟的黑材料。

二野出身的鄧小平當軍委主席時,其它派系的人馬受到排擠,尤其是原來三野和四野的非常不滿,當時掌管軍權的楊氏兄弟、劉華清都是鄧小平的人,楊氏兄弟在軍中權力大,軍隊內其它派系的不滿自然就轉嫁和集中到楊氏兄弟身上。在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作出過「軍隊要忍」的指示,把更多的資源用於發展經濟,這讓軍隊艱苦了一段時間,而忠實執行「軍隊要忍」的,正是楊尚昆兄弟。另外鄧小平以「幹部年輕化」為理由說服張愛萍、楊得志和余秋里等人退位。但這三位同意退位的軍委副秘書長發現竟然上來了比張愛萍大三歲、比楊得志大四歲、比余秋里大七歲的楊尚昆。這讓幾位老軍頭心裡很不平衡。曾經在三野任五師師長的李先念更是在很久以來就全力支持後來受到軍中排擠的原三野四師師長張愛萍、參謀長張震、一師師長葉飛、三師參謀長洪學智等的「倒楊」行動。

張愛萍是反對「六四」開槍的,因此在江澤民上臺的最初幾年,江刻意和張保持距離。因為江上青曾經是張愛萍的直接下屬,在江澤民初見張愛萍的那幾年,他以「烈士遺孤」自居,對所謂「養父」的老上級畢恭畢敬。但是,江當上總書記之後,為表明堅決支持開槍的立場,對張愛萍很冷落。如今,為了「倒楊」需要,江澤民又開始對張愛萍熱乎起來。

曾慶紅看到雖然江澤民在軍中毫無根基,但是可以利用軍隊中的這些不滿情緒來孤立楊氏兄弟,進一步離間鄧楊之間的關係,以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1992年8月,鄧小平為了十四大的安排以及在人事上和陳雲之間的互動,操勞過度,中風病危住進醫院。楊白冰自楊尚昆處得風聲在先,便在8月下旬召聚了高級將領46人,在北京召開「碰頭會」。

軍隊高級將領根本不拿正眼看江澤民,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鄧小平給江澤民安排的「顧命大臣」楊尚昆取笑江一摸槍就哆嗦,還不知射擊是什麼滋味。「碰頭會」上,楊白冰透露了鄧身體不好,討論江澤民能不能勝任軍委主席一職。楊白冰提到中共黨內外反對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的人很多,提出鄧百年之後軍隊如何保駕護航、貫徹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的問題,請與會者談談各種設想和應變之道。這些人毫不留情的數落江澤民反對改革而又平庸無能,對軍事一竅不通,沒有魄力,無法勝任軍委主席的職務。

江澤民得知這一消息後,驚恐失措,對楊白冰更加咬牙切齒,此後一直想置楊氏兄弟於死地。曾慶紅倒覺得此事是個機會,可大做文章,借鄧刀殺楊氏兄弟。於是江澤民一邊向外面散佈謠言,一邊向病中的鄧小平多次告「御狀」,說楊氏兄弟已經有跡象奪鄧的權,心中非常憂慮。幾次吹風之後,鄧小平開始懷疑,再讓人去打聽,果然外面有這種說法。於是楊氏兄弟失去了鄧的信任。

謠言惑眾搶班奪權

為了迎接中共十四大,中共中央就各級領導班子成員進行選拔。9月7日至10日,中央軍委召開會議,討論軍方在十四大上的人事安排。掌握軍隊人事組織大權的楊白冰列出了提拔100名中高級將領的名單,交給劉華清和楊尚昆批准之後,然後交給江澤民審核批准。江澤民和曾慶紅對名單進行一番分析之後,覺得這是離間鄧楊的大好機會,於是扣而不批楊白冰列出的名單。

江澤民和曾慶紅為了離間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的關係,採取多方位進攻的方式。鄧小平晚年深居簡出,深受其子女的影響。身為太子黨一員的曾慶紅深知這一點,於是策劃利用鄧的子女來離間鄧楊之間的關係。曾慶紅通過同是太子黨的朋友劉京和俞正聲,讓他們和鄧樸方聯繫。劉京是文革中造反派頭頭,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原作者之一,也是曾慶紅的校友(北京工業學院,即後來的北京理工大學),當時任昆明市市長;俞正聲當時任青島市市長。俞正聲和劉京曾先後擔任過鄧小平長子鄧樸方的中國殘疾人理事會副理事長。在曾慶紅的授意下,俞正聲和劉京在和鄧樸方見面時,故意聳人聽聞,大談「楊家將」的危險,要提防他們。隨後,曾慶紅親自和鄧樸方會面,強調江澤民忠於鄧小平,有能力,只是被楊氏兄弟架空,無法施展。尤其是針對楊白冰的「100人名單」,曾慶紅對鄧樸方說,楊尚昆、楊白冰的勢力過大,要在軍隊內徹底替換「老爺子」(指鄧小平)的人馬,這非常危險。針對趙紫陽可能復出的問題,曾慶紅說,趙紫陽如果復出擔任政協主席,實際上是「老爺子」間接承認錯誤,而且楊尚昆在「六四」問題上內心矛盾,有較明顯的平反意圖,一旦楊尚昆與趙紫陽聯合,整個形勢就翻過去了。曾慶紅針對鄧小平的政治心病,「對症下藥」,在「六四」問題上大做文章,離間鄧楊關係。曾慶紅進一步恐嚇鄧樸方說,那樣的話,政局就要失控,「老爺子」就會被秋後算賬。

與此同時,江澤民、曾慶紅更加緊蒐集打擊楊氏兄弟的黑材料,一方面越發在暗中鼓動擴散楊白冰所提「100人名單」事件,另一方面繼續在私下叫人散佈謠言。一時間北京針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謠言四起,說「楊家將不可一世」,「楊尚昆想取代鄧小平」、「楊尚昆、楊白冰試圖搞一場不流血的政變」、「鄧小平將不久於人世」、「楊尚昆想當軍委主席」等等。

中共軍隊中本來山頭林立,矛盾錯綜複雜,一些人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不滿。於是江澤民、曾慶紅找來張愛萍、汪道涵等人,讓他們聯絡軍中反對楊氏兄弟的勢力,向鄧小平打小報告,說楊氏軍中勢力太大,有篡權的野心,建議改組中央軍委,解除「楊家將」的軍權。

逃過一劫

楊尚昆見江澤民扣住「100人名單」,問江澤民為什麼不批,江澤民回答說要請示鄧小平。曾慶紅和鄧樸方見面之後不久,江澤民帶著總政治部副主任于永波一起親自拜見了鄧小平,當面向鄧小平指控楊氏兄弟有野心,要奪取軍權,當時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也在場。

江澤民、曾慶紅通過多方渠道把楊氏兄弟要「奪軍權」和「平反六四」的消息從四面八方傳到了鄧小平的耳朵裡。鄧小平覺得問題嚴重,尤其是經過了這一場病,意識到要對後事進行安排,既要在十四大上確保改革開放的路線,又要防止「六四」被翻案,死後被鞭屍。在江澤民一連串的刻意效忠假象下,鄧小平完全中了江澤民和曾慶紅的陰謀毒計,加上陳雲和薄一波的反對,事到如今,鄧小平也只好放棄了原來的主張,打消了撤換江澤民之意,並且廢除了楊氏兄弟的軍權,舉薦劉華清、張震等老軍頭輔佐江澤民執掌軍權。但鄧小平內心深感江澤民靠不住,只能作為過渡人物,要從長遠打算,挑選年輕的「跨世紀接班人」。在中共十四大上鄧出人意外地給江澤民安排了接班人──四十九歲的胡錦濤。給接班人安排接班人,在中共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鄧小平在世就隔代指定第四代接班人胡錦濤,這當然是出於對江澤民這個「第三代領導核心」的不信任。胡錦濤是鄧小平欽定的「王儲」,這幾乎是個公開的秘密。可是,江澤民在讓庫恩寫的傳記中,完全抹煞鄧小平隔代指定的這一事實,一如既往的篡改歷史。傳記中稱「可以說我(江澤民)在10年前就看中他(胡錦濤)了」。江澤民賴著不下臺引發百姓廣泛的厭惡。可是,傳記中卻用江澤民熱愛領導「年輕化」來給江的臉上貼金,江澤民說自己「經常有一種與大部分西方領導人不是一代人的感覺」,「期望任命胡為國家副主席能改變中國的國際形象」,把人們早就預料的事情說成「很可能沒有人想到我們會選擇胡錦濤。」江澤民的種種醜事都能通過傳記重新打造,為自己粉飾貼金。

據劉華清回憶,在十四大召開前夕,已經退休的鄧小平於1992年10月6日給中央政治局寫過一封信,談到了對中央軍委人事安排的意見:「今後主要由劉華清、張震兩位同志在江澤民同志領導下主管軍委的日常工作。將來挑選接班人的工作,需要熟悉軍隊的人來承擔責任。」鄧小平在信中對新一屆軍委領導班子有個具體方案。

中共十四大在1992年10月12-18日在北京舉行,楊氏兄弟出人意料地被剝奪了軍權。楊白冰明升暗降,成為有名無實的政治局委員。

鄧小平雖然老謀深算,但是這次卻栽在小輩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身上,中了兩人的陰謀詭計。從此以後,親密無間的鄧、楊兩家斷絕了來往,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60年的友情在中共殘酷內鬥中付之東流。事實上,鄧小平砍掉胡耀邦、趙紫陽、楊氏兄弟後,等於是自毀長城,在黨內和軍隊中失去了最有力的助手。劉華清雖然忠於鄧小平,但是一方面年事已高,另一方面能力有限,在政治鬥爭中不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對手,幾年後也遭到江、曾的整肅。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