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武功書生路遇大盜 對方竟要求為己除子(圖)


善武功書生路遇大盜  對方竟要求為己除子
唐朝一善打彈弓書生路遇大盜後經歷了一段奇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唐朝有一個善武功的書生路遇大盜後經歷了一段奇事。

唐朝建中初年,有個讀書人叫韋生。他舉家遷往汝州,在中途遇到一個著僧裝之人,便和他並轡而行。他們一路彼此都談得很融洽。

在天將快黑時,那個僧人指著一個岔路說:「離這裡不遠是我的寺廟,您能不能到那去住一宿?」韋生答應了,就讓他家人先走。但僧人卻讓他的隨從先走,說要早點回去準備食宿用品。

不過走了十餘裡地卻還沒到,韋生便問僧人還要走多少路。僧人手指一處冒起的林煙說,那兒就是。可是走到那兒後僧人還在往前走。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韋生開始有點起疑心了。

由於韋生平常就擅長射彈弓,懷中藏有銅丸十多粒。他便悄悄地從靴中取出彈弓並從懷中取出銅丸。然後以責備的口吻責問僧人:「我的行程是有日期的,方才見到你,由於言談投機,便應邀而來,現在已經走了二十里啦,怎麼還沒到?」

但僧人只說繼續往前走吧,說著他自己往前走了百多步。韋生至此已認定那個僧人是一個大盜,便拿出彈弓射他,而且正打中他的後腦。不過那個穿僧衣之人雖然後腦被射中,但起初卻像不知道被射中似的。直到被連續射中五顆銅丸後,他才用手去摸打中的地方。

只見僧人慢悠悠地說:「郎君,你不要惡作劇啊。」韋生見對方被自己連續射中五顆銅丸後居然還若無其事的樣子,覺得對方功夫極高,因而無可奈何,便不再向對方射出銅丸了。後來他們走了一段時間,終於到了一處莊園。只見好幾十個人打著火把出來迎接。

僧人請韋生到廳中坐下,笑著對他說:「郎君不用擔心。」又問左右的下人:「夫人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嗎?」接著又轉過頭來對韋生說:「郎君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韋生看到妻子和子女都被安排好了住處,而且都安排得很好。想到剛才虛驚一場,不禁相對而泣。

就在這時僧人過來拉著韋生的手說:「我是個大盜,本來未懷好意,不知郎君你有這麼高的武藝,除非是我,別人是受不了你那五顆銅丸的。現在沒別的事了,幸好你沒有懷疑我,方才我中郎君的彈丸都在這兒。」他說著舉手摸了一下腦後,五個彈丸便掉了出來。

過了一會兒開始了筵席。首先端上來的是蒸犢,蒸犢上插著十幾把刀子,周圍擺著切碎的餅。那個大盜先請韋生就座,然後對他說:「我有幾個結義弟兄,我叫他們來拜見你。」說完,就有五六個穿紅衣扎巨帶的人站在了階下。僧人向他們喊道:「拜郎君,你們若是遇到郎君,早粉身碎骨了。」

吃完飯後僧人對韋生說:「我幹這一行很久了,現在已經老了,很想痛改前非。不幸的是我有一個兒子,他的技藝超過我,我想請郎君為我除掉他。」接著他便把兒子叫了出來拜見韋生。他兒子叫飛飛,只有十六七歲,穿著長袖的綠衣服,皮膚蠟黃。大盜對兒子說:「你先上後堂去等郎君。」

接著大盜給韋生一把劍和五粒彈丸,並向韋生說:「我乞求郎君使出所有的武藝來殺他,老僧我今後就沒有累贅了。」然後他領韋生進入一個大房間後,出來便將門反鎖了。房間四個角落都點了燈。只見飛飛拿著一根短鞭當堂站著。

於是韋生拉緊了彈弓,心想必然能打中。想不到彈丸射出時,飛飛竟跳到樑上去了,並沿著牆壁慢慢行走,其敏捷程度像猿猴一樣。結果韋生將彈丸打光了,也沒打中他。於是韋生又持劍追逐他,飛飛騰跳躲閃,始終離韋生只有一尺之近。韋生雖然把飛飛的鞭子斷成數節,但最終卻還是沒有傷著飛飛。

過了很久,大盜開了門問韋生:「你為老夫除了害了嗎?」韋生把方才的經過告訴了他。大盜悵然若失,他對兒子說:「你和郎君比武,弄得你非得做賊不可了麼?」後來大盜和韋生談了一夜有關劍術和弓箭之事。等到天快要亮時,大盜把韋生送到路口,並贈給他絹布一百匹。二人垂淚而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