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靠中藥可解決?大陸再掀風波 專家質疑(圖)


中共肺炎
2020年2月17日武漢的一家醫院被改建。(圖片來源: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持續延燒,中共官方在此時卻大力宣傳中藥治療疫情,並強調患者病情有明顯改善。外界質疑,中藥治療療效緩慢,抵制急速擴散的中共病毒,是否真的有實效?如今國內能預防疫情的西藥被一掃而空,是否因此官方才大推中藥?

據湖北省衛健委表示,自疫情爆發以來,該省堅持使用中西醫結合的方式治療患者。截至2月16日,全省225家指定醫院,58182例確診病例中,中藥使用率已達83.3%,武漢市則為80%,患者總效率為81.3%。

與此同時,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與湖北省和武漢市還建立聯合工作組機制,先後印發《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防治方案(試行)》、《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西醫結合的通知》、《新冠肺炎中醫藥防治指引》,為各地機構使用中醫藥治療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提供方向。

除了官方大力宣傳使用中藥有實效外,中國媒體也跟進推廣中醫治療中共肺炎,官媒《環球時報》引述湖北省中醫院隔離病房肺五科主任馮毅的說法稱,「中藥在對腹瀉、便秘等腸胃症狀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中醫治療某些疾病效果很快,中醫也有不少針對急診的療法,而且副作用較小」。

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個受訪中醫師都有表示,中西醫要並重,不能只靠中醫治療。

據中新社14日報導,第三支國家中醫醫療隊正式進駐武漢江夏方艙醫院,且開始接受患者。這是目前由國家中醫醫療隊接管的第一家方艙醫院。

《湖北日報》13日則曝光了「肺炎1號」的藥方,藥方顯示,基本方劑為:柴胡陷胸湯、達原飲等。柴胡20g,黃芩10g, 法半夏10g,黨參15g,全瓜萎10g,檳榔10g,草果15g,厚朴15g,知母10g,芍藥10g,生甘草10g,陳皮10g,虎杖10g。服用方法為煎服,每日1劑,分3次,早中晚各一次,飯前服用。

而本月7日,自稱北京中醫藥大學碩士的微博認證帳號「國醫東方」也分享過方艙醫院病人的日常用藥。其中藥單中有國家衞健委的中藥「二號方」,成份包括生黃芪10克、炒白朮10克、防風10克、貫眾10克、金銀花10克、佩蘭10克、陳皮6克,煎服,每日一付,分2次,療程7至10日。方艙醫院病人需在早晚飯後40分鐘,各服一次。

但該藥方隨後爆出含有「複方甘草片」,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曾將其列為禁藥;國家食藥監總局也曾提醒消費者,複方甘草片含有鴉片成份,不宜連續服用5天以上。久服可成癮。(參見:武漢方艙醫院開禁藥?藥單曝光後惹議

隨著目前中共官方大推中藥可救命、不可依賴現代西醫的一系列舉動,網路掀起新一波討論話題,

外界紛紛提出諸多懷疑:「如果中藥真的這麼管用,中共肺炎爆發時,第一天用中醫把脈就好了,也不用照CT確診了。」「我怎麼覺得,共產黨是掛羊頭賣狗肉,官員自己吃瑞德西韋,讓人民吃中藥。」

也有網友感慨表示, 「沒有經過嚴謹論證,又來一次人體實驗,在人道立場希望看到成效,但此心態可見共產黨對生命的態度。」

針對此事,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資深專家方國棟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提出質疑,中國官方宣稱有中共肺炎感染者因服用中藥病情「好轉」。 「我們必須要問,這個病人是不是只用了中藥而沒有用包括現代醫藥在內的其它治療?回答可能是用了多種藥物和多種治療。」

他指出,中共肺炎重症患者不可能單獨使用中醫及中藥來治療,中醫的療效仍待審慎評估

美國馬裡蘭大學醫學院的醫師張英華則表示,中藥不能直接對抗病毒,只能用於輔助和支持治療,或是在恢復階段時,加入中藥調理「可能會有效果」。

另外需要提醒的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稍早曾宣稱,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武漢肺病毒,也因此引發民眾搶購。然而,近日一名江蘇連雲港市的男子,因聽信官方宣傳,持續服用此藥,結果病情未減輕反而加重,已於2月11日確診為中共肺炎病例。現時被隔離治療。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