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神韻晚會之《寒窯》(圖)

2020-03-03 10:00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觀神韻晚會之《寒窯》。
神韻晚會2018年舞劇《寒窯》。(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西安大雁塔附近有個五典村,村西一處破舊的窯洞題有「古寒窯」三個字,相傳這就是王寶釧苦守十八年,等待丈夫從軍歸來之地。王寶釧是民間傳説人物,她的原型眾說紛紜,有一種說法流傳較廣,即其原為唐朝大將薛仁貴之妻柳銀環(或金花、英還、迎春)。

王寶釧出生富貴之家,聰穎識大體,她的美貌和聲名遠播,到了出嫁年齡,其父決定在綵樓上讓她拋繡球招贅。綵樓之下富家子弟雲集,然而寶釧卻將繡球瞄準了一個身穿布衣的年輕人——薛仁貴

原來,兩人此前偶遇,薛仁貴高超的武藝,非凡的人品及慷慨的紳士風度,讓寶釧看出這是一個值得託付終生之人。當薛仁貴得知美麗優雅的王小姐出身當地最富貴之家時,心中暗自沮喪,因為以他的身份萬難成為王小姐門當戶對的佳婿。

拋繡球招贅的結果激怒了寶釧的父親,他感到羞辱,堅決不准這門婚事。但寶釧堅定自己的選擇,父親一怒之下把她趕出家門。她放棄錦衣玉食的生活,與薛仁貴回到西郊的窯洞裡過著儉樸、安靜的生活。

薛仁貴原是將門之後,因其父早逝,家道中落,以耕種為生。雖家境貧寒,但他志向遠大,文韜武略,苦練武功。寶釧激勵丈夫應考報國,薛仁貴不捨得留下妻子,寶釧深明大義,告訴丈夫不要顧慮她的處境。她的堅定,最終使薛仁貴離家參加大考。

薛仁貴在考試中表現出色,後又隨軍征戰遼東。當時唐太宗舊將皆老,在一場戰役中,太宗發現了薛仁貴這員年輕的將才,高興得如同漢武帝擢得霍去病一般說:「朕不喜得遼東,喜得皦(音皎,意潔白)將。」

就在薛仁貴馳騁疆場,屢立奇功時,王寶釧獨自苦守在窯洞裡。最苦的是在冰天雪地的冬日裡掙扎求生,斷糧時只能以野草充飢。寶釧的母親有時會偷偷看她,帶來食物和金錢,母親勸説女兒放棄等待,回到娘家,但寶釧堅信,丈夫有一天一定會回來。春夏秋冬,漫長的等待,十八年光陰在苦熬中度過。

又一個飄雪的冬日,薛將軍終於回來了,妻子的忠貞和堅忍,終於等來重新團聚的這一天。

這個故事在中國代代相傳,如今,神韻將其以舞劇的形式展現在舞臺上,世界各國、各民族的觀衆觀賞後,都感到震撼、嗟嘆。

西安大雁塔附近有個五典村,村西一處破舊的窯洞題有「古寒窯」三個字。
西安大雁塔附近有個五典村,村西一處破舊的窯洞題有「古寒窯」三個字。(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百花爭豔伴笙簫,綵樓嵌翠韶顏嬌。
高車華蓋競逐處,繡球飛旋向下抛。
慷慨寬仁武功高,布衣捧球眾皆嘲。
招贅結果父羞惱,錦衣卸去還西郊。

儉樸安寧歲月好,志在報國懷六韜。
激勵丈夫當登朝,不必牽掛不畏勞。
最怕黃昏燕歸巢,煢煢對燭漫寂寥。
長夜難盡歌離騷,東方已白夢漸遙。

五更鼓角劃天際,萬騎嘶鳴星河搖。
十萬陣中一皦將,隻身縱馬與敵交。
揮戟如入無人境,天神助戰氣衝霄。
太宗擢得霍驃姚,不喜遼東喜雄豪。

夏去冬來雪花飄,窯殘壁裂北風嚎。
望斷天涯無依靠,飢凍交切食蓬蒿。
慈母勸歸意不改,冰霜侵骨志未銷。
四季輪迴十八載,形孤影隻玉顔消。

征東討北戰功高,鵬騰萬里摶扶搖。
富貴還鄉飛雪日,銀盔銀甲劍在腰。
寒窯門外相對望,凝咽與妻披戰袍。
此生守候終不負,胸翻淚湧撼松濤。

神韻一曲舞寒窯,主佛賜我五色毫。
苦寒等待有盡時,忠貞堅忍德長昭。
滴水之恩湧泉報,投我木桃報瓊瑤。
夫婦恩義當如是,與君道來賦歌謠。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