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疫苗競賽 歷史上疫苗事故的不同走向(圖)

2020-04-01 13:32 作者: 徐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美疫苗競賽,歷史上疫苗事故的不同走向。
中美疫苗競賽,歷史上疫苗事故的不同走向。(Photo by William Vanderson/Fox Photos/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蔓延全球之際,疫苗的研發進程備受矚目。中國方面,軍方研發疫苗迅速,備受質疑,武漢監獄更被爆出有近400人被標記為「無名氏」,被疑可能是研製疫苗的人體實驗對象。美國方面,與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旗下的生物醫學高階研究和發展管理局(BARDA)合作的強生公司表示,將於今年9月進入人體臨床研究的第一階段後,如果疫苗效果好,將於2021年初獲得緊急使用授權。這場中美疫苗競賽,讓人回想起歷史上兩國曾經出現的疫苗事故,以及事故後事件的不同走向。

美國克特疫苗事件

今日美國的各種疫苗,都有非常具體的指南,從出生到成年,甚麽時候該接種甚麽疫苗,民衆基本沒有擔憂。但美國疫苗走到今天,也是有過沉痛教訓的。

1955年,克特疫苗事件(Cutter incident)可以說是美國疫苗歷史上最嚴重的製藥災難之一。事件的主角是克特公司生產的預防小兒麻痺症疫苗,由於疫苗中的接種病毒還有活性,導致了約200名兒童致殘、10名兒童死亡。

脊髓灰質炎(俗稱小兒麻痺症)是導致兒童致殘的主要流行病毒,二戰後美國兒童得此病的人數很多,尤其是1952年的大流行,近6萬人被傳染,數千人死亡,2萬多人殘疾,引起公眾恐慌,該病毒成為公共健康領域的重大威脅。

1955年初美國醫生喬納斯・索爾克(Jonas Salk)成功發明了「脊髓灰質炎疫苗」,稱為「索爾克疫苗」(Salk vaccine),由於社會需求迫切,疫苗馬上投入生產。當時,政府監管機構授權5家藥物公司生產該疫苗,其中就包括位於加州伯克利的克特製藥公司(Cutter Laboratories)。

1955年4月,約20萬人接種了這種疫苗,但隨即就出現了接種者產生不良反應的情況,有人接種後身體癱瘓。隨著此類病症的不斷增加,大規模接種不到一個月就被緊急叫停。

事件發生後立即展開調查。調查發現,問題主要出在克特製藥公司生產的疫苗中,但克特製藥公司雖然在疫苗生產方面缺乏經驗及專業知識,卻並無不當操作。法庭的判決是,雖然克特製藥公司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它還是應對受害者負經濟賠償的責任。

國會經過聽證得出結論,將主要責任歸之於政府監管部門,即衛生教育福利部下屬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生物製品控制實驗室(Laboratory of Biologics Control)。事件導致相關人員,包括時任衛生教育及福利部長奧菲塔・豪比(Oveta Culp Hobby)、部長助理以及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威廉・塞布萊爾(William Henry Sebrell)辭職。

通過克特疫苗事件,美國政府吸取了教訓,促成最嚴格的政府疫苗監管機制的建立健全。目前,美國疫苗的監管是所有製藥行業中最嚴格的,保證了疫苗的安全性。

事情的另一方面是,該事件的判決,導致疫苗製造商草木皆兵。到1984年底,全美只有一家疫苗製造商還在生產副作用比較嚴重的白喉/百日咳/破傷風(DPT)疫苗,眼看疫苗防病的體制就要垮掉了。

為此,1988年,美國政府推出了《國家疫苗傷害賠償計畫》(NVICP)。該計畫大致規定:

(1)建立一個基金,對疫苗的每一次應用,政府從疫苗製造商收稅0.75美金進入基金,用於對疫苗受害人的經濟補償。

(2)該計劃的賠償範圍包括所有兒童的常規和某些非常規的疫苗,也包括某些成人疫苗。

(3)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負責建立、發表並更新《國家兒童疫苗傷害法案報告和賠償表》(VIT),該表列出NVICP涵蓋的疫苗,其相關的副作用及不良事件,規定了從疫苗接種到事件發生的賠償有效期。

疫苗事故事件在美國得到了良好解決,然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國,事情的走向截然不同。

中國毒疫苗事件層出不窮

在中國,多年來的疫苗亂象層出不窮,致死致殘兒童舉不勝舉,父母更是多年投訴無門。

諸如2005年的安徽甲肝疫苗事件,2010年的山西乙肝疫苗事件,2016年的山東非法經營疫苗案,2018年的長春長生疫苗事件,都是轟動一時的社會事件。然而這些疫苗事故事件不過是冰山一角,因為當局的宣傳部門對假疫苗的報導嚴加控制,禁止獨立調查報導,並且管控和封殺網路消息。例如,2010年3月,山西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致死致殘的消息曝光後,調查報導的記者就被迫辭職,簽發報導的報社領導也被貶去其他單位。

2010年山西乙肝疫苗事件導致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致死致殘,南都記者郭現中歷時3年,採訪記錄了近百個受害者案例,拍攝了追查報導《疫苗之殤》。在《疫苗之殤》中有這樣的話:「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還有多少這樣的悲劇?還有多少這樣的孩子?沒有人確切的知道。」其中一個疫苗受害者馬宇軒已經成了植物人,但她的身體還在一天天長大,她的父母已經離婚,姥姥照顧著她,或許,她還有漫長的一生要挨過。

在多年的疫苗事故後,我們從未看到事情有任何好的改變。

以2018年長春長生疫苗事件來説,涉事的長春長生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財務總監高俊芳,同時擔任吉林省政協委員、長春市人大代表等職。高俊芳在2017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總榜單中排名第371位,身價超過67億元人民幣。在當年的報導中,曾流出高俊芳與江澤民的合影,高俊芳蛇吞象,以不過5至8萬的年收入,收購近4000萬的國有企業——長春高新的怪事也被曝出。

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曾明言,中國疫苗行業是壟斷暴利行業,利潤率高達80%,中共疫苗業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員的白手套,背後都是「國字型」大小的那種幹部。任瑞紅說,能做這種生意的,一定是在中共衛計委、藥監局,包括CDC(疾控中心)這些部門有非常強的背景。當年中國CDC的一個處長曾對任瑞紅透露,生物製藥啊、疫苗啊,一般人根本進不去,都是好幾十億資金的規模,都是他們自己壟斷的。

結語:以史為鑒,更讓人看清,中美體制的差異,才是造成南橘北枳的根本原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