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預言中的武肺 警示中共可能炸三峽銷毀證據(圖)

2020-04-10 11:10 作者: 老久

手機版 简体 12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長江三峽(圖片來源:AFP/AFP/GettyImages)

【看中國2020年4月10日訊】發生在2020年的武漢肺炎,是一場中共放出中共病毒而引起的對全世界的生化戰爭,已經引起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感染,危害深重;其中在中國湖北地區,已經造成幾十萬人的死亡;而武漢肺炎在武漢和湖北地區的發生和發展過程的真相,卻是中共一直在設法竭力掩蓋的。

面對全世界的懷疑,聲討和追責,中共會竭盡所能銷毀一切證據,其中可能包括在武漢解封時,自己炸毀三峽大壩,用滔滔洪水來沖毀一切。這一切在中西方的預言裡早就有所警示。

說到古代對武漢肺炎的預言,首推劉伯溫的有關預言。

在《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裡提到:「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這裡預言了2019年的冬天,在公曆11月農曆10月的時候發生了瘟疫,地點在有五穀之鄉之稱的江漢平原,並且在大規模封城隔離後,四野絕人煙,連五穀都無法按時播種。

預言中還提到了所謂「十愁」:「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衣無人穿,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

這裡「難過豬鼠年」,「九冬十月間」預言了瘟疫的時間;

「湖廣遭大難」預言了瘟疫起源的地點,中共為了扼殺香港的抗議運動放出病毒,結果反而在病毒的發源地湖北武漢造成瘟疫大流行;

「天下亂紛紛」,「各省起狼煙」,預言了中共各省地方當局為了自保紛紛亂封交通,驅趕和隔離外地百姓,各地如同狼煙滾滾;

「東西餓死人」,預言了中共對老百姓封門封戶長時間隔離,造成有人餓死的慘劇;最後由於瘟疫死人太多,造成「屍體無人撿」,「有飯無人食」,「有衣無人穿」的慘景。

劉伯溫還有一篇叫《金陵塔碑文》的預言,其中提到:「一氣殺人千千萬,大羊殘暴過豺狼。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人逢猛虎難迴避,有福之人住山莊。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父母死,難埋葬。爹娘死,兒孫扛。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

這裡面預言了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完全是一種生化武器,其瘟疫的傳播好像毒氣一樣,可以「一氣殺人千千萬」,殺人效果比鋼鐵的武器裝備還要厲害,能夠「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

其中「大羊殘暴過豺狼」,預言了中共政權是只披著羊皮的豺狼,它明明自己就是放出病毒和瘟疫的罪魁禍首,偏偏還要假裝賣力地領導所謂全民抗疫,充當羊群中的領頭羊,其實它對中國人民比豺狼還凶殘。

「人逢猛虎難迴避」,預言了中共邪惡政權中的江派是這次人類大劫的禍首,邪惡之首江澤民本身屬虎,中共江派的王滬寧,孟建柱,楊潔篪,孫立軍等等個個都是吃人的老虎,在中華大地上猖狂肆虐,人民避無可避。更主要的是,這裡還預言了中共會用三峽的洪水,造成大水災,使得「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

另外,在中國古代的《推背圖》也有對武漢肺炎的預言,其中第五十六像就準確預言了這個事件。《推背圖》的每一像都由一圖,一讖,一頌,一干支組成。

第五十六像的干支是己末,天干己和地支末五行皆為土,表明地理位置為中土,即中國中部平原,地支末表示是中部偏於西南的地方,湖北是在中國中部平原,它的西南方各省如四川和貴州就屬於中國的西南地區了。己末的納音五行是「天上火」,表示事件於五行裡的火有關,並且是場天怨人怒的災禍。


(圖片來源:網路)

第五十六像的圖中有兩個漢子,手裡拿著武器,但是卻槍尖朝下。拿著武器的武裝漢子就是指武漢,槍尖朝下意思是「止戈為武」,兩個武裝漢子沒有用金屬武器動武。但是兩個漢子同時從胸中噴出了火焰,兩個火字疊加在一起就是「炎」字,火焰從從胸中噴出,也就是從人身體的肺裡往外呼出,於是就寓意了「肺炎」的意思。所以《推背圖》第五十六像就是預言了武漢肺炎的事件。圖中兩個漢子的身後有水有魚,說明武漢是江城。兩個武裝漢子說明有雙重寓意,一是指武漢的地點,一是指武漢肺炎是由中共軍方發動的不用常規武器的生化戰。

《推背圖》第五十六像的讖曰:「飛者非鳥,潛者非魚;戰不在兵,造化遊戲」。在其圖中兩個武士的頭上飛著兩隻鳥,這兩隻鳥正在兩個武士所吐之火的上方,說明這兩隻飛著的東西與預言中的肺炎有關係;可是在讖中卻說「飛者非鳥」,這恰恰預言了武漢肺炎的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是和一種能飛又不是鳥的東西有關,即武漢肺炎病毒源自於能飛又不是鳥的蝙蝠。「潛者非魚」指的是潛艇,而武漢的武昌造船廠正好是中共生產常規潛艇的基地,預言了事件的地點。「戰不在兵,造化遊戲」,預言了中共用生化武器的製造方法,重組了在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把愛滋病病毒等多種病毒加在一起,製造出了具有超級傳染性而多項人體器官攻擊性的中共冠狀病毒,對全世界發起了生化戰。

第五十六像的頌曰:「海疆萬里盡雲煙,上迄雲霄下及泉」,預言了中共發起的中共病毒的生化戰波及了四海,荼毒了全世界,範圍之廣,禍害之深,為史上之罕見。「金母木公工幻弄,干戈未接禍連天」,也是預言了生化武器的製造,和生化戰爭,可以做到「干戈未接」就能「禍連天」。中國五行學說中往往以「木」代表生物,這裡以「金克木」代表對生物的改造。「金母木公」指的是中國神話中的西王母和東王公,代表「金」和「木」兩種屬性之王,其中西王母掌管著瘟疫刑殺之神。

在西方的預言中,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裡也有準確預言了武漢肺炎的預言詩。比如其《諸世紀》裡第1紀第16首預言詩。

該詩的英文是:

A scythe joined with apond in Sagittarius

at its highest ascendant。

Plague,famine,death from military hands;

the century approaches its renewal。

中文翻譯:大鐮刀和池塘一起來到射手座,

升到了它最高的星位。

從軍隊手裡播下瘟疫,飢荒和死亡;

已經接近了世紀的再新。

在《諸世紀》裡預言裡「大鐮刀」一般代表以鐮刀和錘子為黨旗的共產黨,這裡也代表五行中的「金」,「池塘」代表五行中的「水」,「大鐮刀和池塘一起」是一個時間密碼,代表天干為金地支為水的「金水」年,也就是「庚子」年,即2020年左右。西方的射手座時間是在中國農曆的小雪和冬至之間,公曆上的11月到12月。本預言講的是在2020年左右,在11月到12月的小雪和冬至之間,從軍隊手裡播下了可怕的瘟疫,並且造成了飢荒和死亡。這裡正好和武漢肺炎發生的時間想吻合。中共的武漢肺炎生化戰起始於2019年的11月,中共軍隊在中國國內播下瘟疫,在2020年開始大規模傳播擴散,成為危害全世界的大瘟疫。2019年是己亥年,也就是「土水」年,預言中的「大鐮刀」是在土地裡工作的農具,也可以代表五行中的土。所以這則預言準確預言了武漢肺炎這一事件,並且明確指出是「從軍隊手裡播下瘟疫」,是不擇不扣的戰爭行為。本詩最後一句「已經接近了世紀的再新」,預言了中共的罪惡很快就會被全人類所瞭解,它自己將快步走向滅亡,中國人民將迎來一個新的世紀。

我們再來看看《諸世紀》裡第3紀第75首預言詩:

該詩的英文是:

Pau,Verona,Vicenza,Saragossa,

From distant swords lands wet with blood:

Very great plague will come with the great shell,

Relief near,and the remedies very far

中文翻譯:波城,維羅納,維琴察,薩拉戈薩,

遙遠的刀劍使鮮血濕透了土地:

巨大的瘟疫帶著可怕的外殼而來,

近期可以緩解,治癒和健康的恢復卻很遙遠。

本詩的第一句中,波城是法國城市,維羅納和維琴察是義大利城市,薩拉戈薩是西班牙的城市。義大利,西班牙和法國,這三個國家恰恰是這次中共病毒在歐洲所造成的瘟疫最嚴重的三個國家。

第二句預言了一種遠程的敵對戰爭行為,造成了嚴重的傷亡,如同血染大地;所謂遙遠的刀劍,實際就不是刀劍,就像《推背圖》第五十六像的頌中所說的,「干戈未接禍連天」。

第三句說:「巨大的瘟疫帶著可怕的外殼而來」,一方面預言這種戰爭行為實際上是一種遠程製造瘟疫的生化戰,另一方面預言了製造瘟疫的病毒帶著可怕的外殼,這就是中共冠狀病毒,它的可怕之處就是其病毒所帶的蛋白質冠殼,這個蛋白質冠殼經過中共軍方的生化武器改造,使這種源於蝙蝠的病毒能夠高效地傳染人類,並且組合了多種病毒片段來攻擊人體的不同系統。

第四句,預言了這個中共病毒現在無藥可治,現階段的治療只能緩解病情,身體的治癒和健康的恢復會遙遙無期;而瘟疫帶來的巨大社會經濟和環境的損失,更是要非常長的時期才能恢復。

另一首有關的預言詩是《諸世紀》裡第7紀第6首:

該詩的英文是:

Naples,Palerma and all of Sicily

will be uninhabited through Barbarian hands。

Corsica,Salerno and the island of Sardinia,

Hunger,plague of war,the end of extended evils。

中文翻譯:那不勒斯,巴勒馬和整個西西里島

通過野蠻人的手將無人居住。

科西嘉,薩勒諾和撒丁島,

飢餓,瘟疫的戰爭,終結了長久的邪惡。

這首詩預言了中共病毒造成的瘟疫席捲了整個義大利。而義大利正是在歐洲遭受武漢肺炎瘟疫最嚴重的國家。當然,在諾查丹瑪斯時代,北美國家還不存在,所以只寫了歐洲。

詩的第二句,因為野蠻人的行為,義大利好像無人居住,預言的是瘟疫中義大利的街頭看不到人,這與劉伯溫預言裡的「謹防四野絕人煙」是異曲同工;而預言中野蠻人的行為一般指野蠻的戰爭行為。詩的最後一句明確預言了瘟疫的戰爭,也就是今天中共邪惡用中共冠狀病毒發起的對全世界的生化戰爭。但是這場戰爭,將使全世界人民認識到中共長久而猖獗的邪惡,並將行動起來終結邪惡的中共。

2020年的今天,中國湖北和武漢地區的人民已經因為中共自己對人民進行的生化戰爭而遭受了巨大的苦難。

中共把武漢做為生化戰的首戰場,一方面通過瘟疫的大規模傳播,使中共生產的冠狀病毒在人群傳染的過程中,進化和篩選出超級病毒來強化其生化武器;一方面暗中極可能進行了病毒疫苗的直接人群試驗,跳過了要花長時間的動物試驗過程,從而在其發動的生化戰中佔領制高點;同時大量地消滅人口,減輕中共所謂的人口負擔。

在國際上,利用中國人民首先受瘟疫之害的機會,中共在國際上提前將防疫物質收購一空,囤積了20億口罩四億防護服,卻不供給中國的抗疫前線,反而在把中共瘟疫導向西方國家後,用這些物質來威脅利誘其他國家向中共邪惡妥協。所以在湖北和武漢地區幾個月的瘟疫發展過程中,中共掩蓋了大量的生化戰的秘密,包括病毒的起源,傳播,進化,死亡人數的真實情況。比如瘟疫首先大規模發生在中國,中共自稱控制了病情,但是卻不能和世界分享出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法,反而卡住全世界的防疫物質供應,這只能加重全世界對中共生化戰禍首的懷疑。

總之,在湖北和武漢大地上,這幾個月來,有著太多中共想要掩蓋和抹殺的秘密。

對於湖北和武漢地區的人民而言,還有另外一個中共製造的災害時刻懸在頭頂上,那就是長江三峽大壩所托住的山峽水庫的水。三峽大壩可能的潰壩,可以淹沒湖北和武漢地區,以至長江中下游地區,這一點在中外的預言中也有描述。我們在前面的劉伯溫《金陵塔碑文》已經提到這一點,而金陵塔所在的南京正在三峽洪水的受害範圍內,如果南京都會「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那麼武漢遭災會更甚。在力千鈞的「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裡也破解了一些關於三峽大壩的預言,這裡我們只列舉有關潰壩時的預言。

《諸世紀》第6紀第79首

英文:

Near the Ticino the inhabitants of the Loire,

Garonne and Saône,the Seine,the Tain and Gironde:

They will erect apromontory beyond the mountains,

Conflict given,Po enlarged,submerged in the wave。

中文:

靠近提契諾,勞爾河的居民區,

加倫河和索恩河,塞納河,泰恩和吉倫地區:

他們將在群山間建起一個山岬,

衝突產生,波河擴大,淹沒在波濤裡。

本預言詩的前兩句指出了三峽大壩的地點,具體的分析大家去看力千鈞的原文。第三句講三峽大壩的建立。關鍵是第四句講的潰壩的情況:衝突產生,波河擴大,淹沒在波濤裡。這裡波河是指長江,長江因三峽潰壩而下游擴大,把大面積區域淹沒在波濤裡;更重要的,這裡提到了潰壩是在「衝突產生」的時候發生的,而在預言中的「衝突」一般是指國際戰爭或相當規模的內戰;在現代的湖北武漢地區,發生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很小,可是在2019至2020年,正是在這裡發生了一場波及全世界的生化戰爭。

《諸世紀》第8紀第85首

英文:

Between Bayonne and St。Jean de Luz

will be placed the promontory of Mars。

To the Hanis of the Aquilon,by no means to capture the light,

then suffocate in bed without assistance。

中文:

在巴約納和聖讓德呂茲之間,

聳立著瑪爾斯的山岬。

朝著北侖的漢斯,無法捕捉的閃光,

於是無助的在床上窒息而亡。

本預言詩描繪了三峽大壩潰壩時的情況。關於地點的分析還是要大家去看力千鈞的原文,大家只要知道在《諸世紀》裡,瑪爾斯一般代表馬克思主義的紅色政權,多半指的是中共,那麼「瑪爾斯的山岬」就是指中共建造的三峽大壩。本詩第三句中「北侖的漢斯」,指中國的武漢三鎮(詳見原文),第四句「在床上窒息而亡」,預言了潰壩洪水到達時是在大家一般睡眠的時間。關鍵是第三句中提到的「無法捕捉的閃光」;力千鈞當時解釋是「可能指三峽大壩附近在「不可預測」的地震來臨時的有「地震光」出現,也不排除被導彈攻擊的可能性」;現在看來,地震光一般是較大規模的輝光,而被導彈攻擊,或者炸藥爆炸,更可能產生「無法捕捉的閃光」。

問題是,誰會用導彈和炸藥去炸毀三峽大壩呢?答案是中共自己。這個答案看起來不可思議,可是在中共的統治歷史上我們可以問許多類似的問題:誰會故意假冒糧食高產而搜刮老百姓口糧,從而餓死幾千萬國人?誰會用坦克去屠殺成千上萬國家精英的大學生?誰會開發生化武器級的傳染病毒毒害自己國家和全世界?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會是不可思議的事實,正是中共自己才會做出如此邪惡的事情。

中共為了免於全世界的追責,為了抹殺其在武漢發動生化戰爭的一切證據,完全有可能自毀三峽,用滔滔洪水淹沒一切;同時「誣陷」西方「敵對」勢力或者臺灣發動戰爭,把這場世界大戰提高到新的高度。

我們知道,中共不會自己拆掉三峽大壩,那麼三峽可能的潰壩原因無非是地震,洪水,自身故障,地質災害和故意攻擊。從玄學上看,不管什麼原因產生潰壩,都會是大洪水,極可能會有大水的玄學特徵。比如《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裡提到「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2020年的農曆七月初一和十三正是今年最大水的兩個日子,三峽因洪水潰壩是有可能的。可是2020年的第一個有大水的玄學特徵的日子是4月11日左右,正是原計畫武漢抗疫解封不久的日子,如果中共真的自毀三峽,那可真要淹沒武漢瘟疫的一切秘密。

這裡我們把這種中共可能的罪惡揭露出來,讓更多人知道這種可能性,也許就能使中共不敢這麼做,打消這種可能的計畫。我們解讀預言的目的,往往是想要避免預言中的災害發生,如果沒發生,不是預言得不好,恰恰是用預言成功地防止了災害。如果預言中的禍事發生了,有人可能會抱怨,你為什麼不早說?怎麼講呢,天機不可泄漏不是個簡單的事情,也許就只能讓人知道這麼多,我也是剛剛知道。

如果真的三峽大洪水來了,人們除非提前往高處躲才能避開,在武漢的話,如果臨近長江的建築就較難倖免,如果離江遠,恐怕要在十樓八樓以上才有可能不被水吞掉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網站投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