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理必勝!宋美齡《在紐約向全美廣播演說》(圖)

2020-04-22 11:00 作者: 仰岳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宋美齡女士,是中國近代知名的領導者蔣介石的妻子,也有著「永遠的第一夫人」的美稱。
宋美齡女士,是中國近代知名的領導者蔣介石的妻子,也有著「永遠的第一夫人」的美稱。(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文:蔣中正逝世8年 宋美齡無意中知道的祕密

宋美齡女士,是中國近代知名的領導者蔣介石的妻子,也有著「永遠的第一夫人」的美稱。

她出身名門世家,畢業於美國麻州知名的衛斯理學院。她通曉國際政治局勢,1943年受邀在美國國會發表「戰爭與和平」演說,她是第一位受邀到美國國會發表演說的東方女性,更是第一位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的中國人。這場演說讓美國各界都大力支持中國的對日抗戰,也為日後的抗戰勝利提供了極大的助益。她也因此被評選為全美國最受景仰的十大女性之一。

在中國對日抗戰勝利後,國際局勢有著更新的變化。共產國際向全世界滲透,在中國扶植中共奪權,短短的幾年間,讓中共軍隊的實力提升數倍,同時又掌控了美國政界、輿論界。當時美國各界普遍認為中共是「爭自由」的土地改革者,美方除了幾位有智慧的領導人:巴頓、麥克阿瑟將軍、司徒雷登大使外,能洞澈共黨人士真面目的人寥寥無幾。

1948年底,為力挽狂瀾,宋美齡再次前往美國爭取外援,然而卻未能改變美國的對華政策。最後讓中共奪取了政權,幾個月後的1950年1月6日,曾為二次大戰同盟國的英國承認了中共政權,國際上的盟友們普遍認為,在臺灣的國民政府最終將戰敗。

這時在美國的宋美齡決定返回臺灣,在臨行前,她發表了《在紐約向全美廣播演說》,這場演說中她不卑不亢地表示,無論如何情勢下,中國必將奮戰到底,這戰爭不是中國的內戰,而是全世界善與惡的征戰,她認為在未來:

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必將在自由與共產之間做出選擇;也就是善惡間抉擇,最終公理終必戰勝邪惡!

這一段廣播在七十年後、全球反共的大潮下讀來,更有著時代的意義。以下謹取錄全文,供讀者參閱:

《在紐約向全美廣播演說》1950年1月9日

朋友們:

我今天對你們講話,就是要向你們辭行,謝謝你們殷切的款待。希望我下次再到美國來的時候,空氣或許比較更為愉悅,敝國並已自異族侵略者的鐵蹄下,重新獲到自由了。

每次離開美國,我總不免意緒茫然。我不僅是一個前來訪問的旅客,而且我曾在這裡度過多年的少女生活,我在這裡接受了我的全部教育,也獲得了使我能為本國人民服務的許多啟示。幾天之後,我就要回到中國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慶、上海或廣州,我不是回到我們的大陸上去,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地的臺灣島去,臺灣是我們一切希望的堡壘,是反抗一個異族(共黨)蹂躪我國的基地。

不論有無援助,我們一定打下去。我們沒有失敗,我們數百萬同胞正在致力於長期鬥爭。祇要我們一息尚存,祇要我們對上帝存有信心,我們就要繼續奮鬥,無一日、無一時不用來為爭取自由而奮鬥。

我們要以毒攻毒。我們要以不屈不撓的精神和生命賦予的毅力,打擊敵人,消滅敵人。中國大陸到處都有我們的游擊隊,高擎著熊熊的自由火炬。敵人的謊語與欺詐,敵人的誘騙和宣傳,不但要以子彈來消滅,而且要以真理來戰勝。

大陸上被壓迫的人民,祇要號角一響,必將起而聞風響應,協同反攻部隊,摧毀共產統治的暴政。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抱定貢獻生命的決心。

我們給人看見的,可能是各種似已失敗的外貌。那些貪生怕死不顧道義的人們,可能認為無可救藥而要將中國予以註銷了。

我希望無論我的聲音傳到世界哪一個自由角落,都能喚起愛好自由的人民,讓他們認識被遺棄而孤獨的中國,現正荷著唯一保衛自由的槍枝。世界已被分為自由與共產兩大壁壘,在不太久的將來,總還有其他千千萬萬的人民,非在兩者之問作一個抉擇不可,究竟他們要為自由奮鬥?抑係要(向共產)奴役屈膝?

大家務須明白,我們所選擇的是為自由奮鬥。它不是——而且全世界應該知道它不是——僅係屬於我們的鬥爭。中國當前的鬥爭,乃是善惡展開龐大衝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與共產主義搏鬥的開始。

我的丈夫領導他的人民從事反共鬥爭,已有二十幾年的歷史。一九二六年的國共決裂,就是由他單獨負責的。他深信俄國當時的處心積慮,就在積極竊奪我們的國家。他看出中國成了一切譎謀詭詐的試驗品,而這些譎謀詭詐,從此也就成了俄國用來反抗世界的技倆。

蔣總統是世界政治家中首先揭發共產黨徒陰謀的第一人,同時也是著手反共的第一人。幾年以前,他因有反共的勇氣與毅力先獲得讚揚。現在卻被人侮衊了。時代雖已變遷,但此人並未改變。我的丈夫仍以不屈不撓的精神,領導他的人民反抗異族的侵略和他們的邪說。

我們的人民有繼續為國作戰的決心。只要我們一息尚存,只要有異族盤踞中國的國土,我們就要憑藉一個地方,不論其為臺灣一樣的海島,抑或其為山間的要塞,來繼續我們的鬥爭。我這樣告訴你們,旨在陳述事實,而並非渲染政見。

在道義上懦怯的人們現已正在拋棄我們了。我以沉重的心情,看見曾為盟友的英國,過去雖以數百萬生命獻在自由的壇前,而今竟已被它的領袖們導入政治陰謀的魔窟。英國為了幾塊銀子的代價,出賣了一個民族的靈魂,我說這「太無恥了」!這幾塊銀子所生的利息,就是他日在自由戰場所付出的血汗和眼淚。大凡在道義上是邪惡的,就永遠不會在政治上是符合公理的。

真理所要求於各個民族的,就是按照它自己的傳統,在人類自由與尊嚴的氣氛中生活,這也就是中國文化的精髓。我國人民——即或面對異族的威力,甚至他們的身體遭受異族暴力的奴役,祇要他們的眼睛看見臺灣基地自由的燈塔——就永遠不會拋棄中國的文化。我們的靈魂是自由的,我們的心境是自在的。因此,我們亦必盡其最大努力。

在這維護自由的戰鬥中,我們中間若干縱被犧牲,亦必有人繼起代為奮鬥,侵略者不會一日得到和平。沒有任何強國能夠簽訂條約,亦沒有任何政治家能夠草擬契約,來窒息中國人民對於自由的願望。作母親的會在催眠曲中唱著它,作父親的會在飯桌上講述它,青年學生會彼此打著自由的暗號。農夫雖被剝奪,泥土仍能生長,但它給敵人生長的,不是葡萄和無花果,而是滿地的荊棘。

中國當初由異族征服者的手中解放出來,完全得力於孫中山先生所倡導的偉大革命運動,這個運動發展成為羣衆運動之後,終於驅逐了那些侵略者,創建了中華民國。

任何力量不能抹殺這一事實。我們從不信靠武力,而只知信守立身處世的原則。其他民族可因利害得失而拋棄這些原則。但我們在危急存亡的緊急關頭,甚至要以更大的毅力來堅守這些原則。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或者就是我們具有世界任何民族最悠久歷史的說明。

中美兩國的傳統友誼,具有與美國同樣悠久的歷史。你們有許多公民曾經寄居在我們的國家。你們的人民給我們援助,也曾給我們慰藉。你們所給的是愛的贈與,你們從未要求任何報酬。你們的名字將永遠被珍視為友誼與慈愛的象徵。

我不能再向美國人民要求什麼。我在貴國停留的這幾個月中,沒有發表演說,也沒有作過呼籲。我的國家雖然亟需你們的援助,但我從未參加求援的競爭。

我要告訴你們我為什麼這樣緘默。一個國家採取一個正義行動的時候,就和一個人行善一樣,必須是出於他的良知,而不是出諸他人的請求或要求。行動有出於仁慈,有出於憐恤,有出於正義。而正義是善,因為它本身是善。

也許你們覺得我驕傲吧?我們的朋友們!我的國家受了屈辱,我的政府現在孤懸海外的島上,蘇格蘭的布魯斯(Bruce)曾由山洞出來和他的人民站在一起,我們也要從島上出來和我們的人民站在一起。

在這樣一個時期,懇求而又要能保持尊嚴是不可能的。你們愛我們或者已經拋棄我們,你們的心裡知道。

你們援助中國爭取自由,抑或業已拋棄自由,悉憑你們的意志決定。

我能給你們什麼諾言?我又能向你們作什麼保證?難道我要和那些口惠而實不至的人們競爭嗎?

我們伸著空無一物而願接受援助的雙手站立著,我們謙卑而又疲睏的站立著。我們要求和平與休息的心情,甚至比要求食米和麵包更為迫切,但我們不能放棄爭取自由的鬥爭,我們決不放棄爭取自由的鬥爭。不論有無援助,中國決為自由而戰。

單獨作戰需要的時間較長,生命的犧牲較大;如有援助,我們獲得勝利較快。但無論如何,我們終必獲得自由。

我們的部隊有堅決的戰志,並深信人類愛好自由服膺正義的本能終可獲致勝利,他們誓將繼續作戰。事實告訴我們,公理終必戰勝。

俄國(指俄共和其扶持的中共)永遠不能在中國享受一天的和平。俄國永遠不能佔有中國。中國一定會獲得自由。

我的朋友們!再見。謝謝你們!

參考資料:

◎碩士論文《抗戰前後蔣宋美齡在中美外交關係中的角色研究(1936~1950)》黃馨慧著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2005年

◎中正文教基金會,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