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麗焦慮失眠 擔憂實驗室外泄(圖)

2020-04-28 09:55 作者: 古莉

手機版 简体 4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漢P4病毒實驗室
武漢P4病毒實驗室。(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4月28日訊】(法廣RFI)標注日期4月28日的法國世界報頭版重點報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嚴重的法國阿爾薩斯的情況。世界報還報導歐盟揭露北京散播假新聞的報告在北京壓力下撤掉了一些批評,該報告還透露塞爾維亞是北京的工具;世界報對武漢P4實驗室的長篇調查透露石正麗也很焦慮。指出有大量實習生進出實驗室,不能排除有人操作失誤,但沒有證據。

塞爾維亞是中國散假新聞工具

法國《世界報》報導歐盟在北京施壓下,「自我審查」,推遲公布報告,並刪掉有關北京散播假新聞的字句。世界報引述《紐約時報》說,歐洲對外行動屬(SEAE)發現北京在全球發布數百條假新聞,目的是撇清中國當局對瘟疫大流行的責任,讚頌自己抗疫取得成績,同時批評西方國家應對疫情不力,批評法國應對緩慢等等。這些假信息被歐盟對外行動屬檢測到是通過塞爾維亞網路平臺,和一些陰謀論社交網路,以及一些官方或半官方的通訊社散發,這些通訊社與俄羅斯,敘利亞,伊朗,中國有關聯。

紐約時報披露歐盟報告的原版說,正在爭取加入歐盟的塞爾維亞已經成為中國對外散播假新聞的工具。但是這個消息沒有具體說塞爾維亞怎樣給北京當工具,只說該國對網際網路管理鬆散。有中國人直接在那裡工作。

歐盟對外行動屬一名電子郵件分析師表示,歐盟自我審查是開了一個「可怕的先例」,此舉將鼓勵北京今後不斷增加這種障礙。

石正麗焦慮失眠擔憂實驗室外泄

世界報4月25日發布有關武漢病毒實驗室的調查。兩位作者是巴凱(Raphaelle Bacque)和佩德羅萊蒂(Brice Pedroletti)。

根據這個調查,去年12月武漢肺炎爆發時,武漢P4實驗室的病毒傳染中心負責人石正麗陷入焦慮和害怕中,她說自己好幾夜沒合眼,反覆回想自己的每一項研究,每一個動作,不停問自己病毒是不是從我們那些實驗室泄露的?

石正麗在法國蒙波利埃大學學習過幾年。那時除了她會講一點法語,法國科技部長給她頒過獎之外,大家對她不太瞭解。但她在中國的知名度很高,因她研究蝙蝠取得成果,被媒體譽為「蝙蝠女郎」。2005年她識別了兩個與薩斯病毒接近的冠狀病毒。

她近幾年恢復了研究。她極度擔心基因序列顯示武漢的殺手(病毒)是她所在部門外泄的。她告訴《美國科學》月刊的記者珍妮.丘(Jane Qiu):「的確這使我頭腦亂了,閉不上眼睛。」

世界報這篇調查還說,武漢有多個研究病毒的實驗室,石正麗的研究,需要P3和P4安全級別的實驗室。中法合作的P4實驗室位於武漢西南大約30公里處,一個淺灰色的碉堡,側面是塔樓和辦公樓。實驗室背後是樹林,初時周邊沒有其他建築,後來附近建起一座學生宿舍樓。

這個P4實驗室的地址和位置很難找到,中國科學院官方網站和谷歌地圖都錯誤地將它定位在東湖附近的老病毒研究院的校園中。

P4是最高安全級別,研究埃博拉等高致命病毒。這座實驗室在2017年建成驗收,2019年初投入使用。

石正麗並非是對實驗室安全感到擔憂的唯一一人,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外交官員在2018年來參觀後,也對這個實驗室的安全感到擔心。認為缺乏經過正確培訓的研究和調查人員。

不過,懷疑實驗室泄露病毒的首先是中國自己人。從今年1月低開始,中國網際網路就沸騰了。網民懷疑P4實驗室,也懷疑海鮮市場附近的武漢疾控中心實驗室。該實驗室的安全等級較低,專家田俊華在山洞捕捉蝙蝠的影片一度在網上流傳。法國世界報引述中國媒體說,近12年以來,中國研究人員找到了近2000種病毒,而世界其他國家200年來,僅找到284種病毒。中國在病毒基礎研究方面處於全球領先地位。這位專家後來承認,裸露的皮膚被蝙蝠的排泄物碰到對造成感染,他自己曾因碰觸到蝙蝠的尿液自我隔離過。

另外,人們還擔心武漢病毒所的女實習生黃燕玲的命運和下落。她的部分簡歷在病毒所的網站上被抹去。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推特發動10天民調,在1萬人的回答中,51%的人相信武漢肺炎病毒來自實驗室的意外泄露,24%的認為是故意散播,只有12%的人認為來自大自然。

中共政權最高層也作出重大決定:解放軍防化兵陳微少將在1月31日抵達武漢。當時官媒紛紛向她獻上「如出一轍」的熱情文章,把她描繪稱「戰爭女神」。官方說法是,陳微少將去P4實驗室是為了研製抗冠狀病毒疫苗,但世界報指出,如果中共最高當局不懷疑武漢P4實驗室,就不會派這樣一位全權特使去調查…

世界報的調查說,武漢P4實驗室有大約六人在幾年前到過法國里昂的梅裡約實驗室(Laboratoire Jean-Mérieux)培訓3個星期。據這個實驗室的免疫病毒學家布蘭卡-霍瓦特(Branka Horvat)介紹,他們練習上千次穿潛水防護衣,學習管理呼吸,計算動作,截斷或鏈接供氣閥門,每次啟動實驗之前,要仔細準備,避免遺忘。

世界報說,法中合作的武漢P4實驗室有多個減壓氣閘保護,必須通過讀卡系統才能打開閘門。最後出口處還有防污淋浴裝置。

世界報說,實驗室泄露事故遠比人們想像的多,比如2014年巴黎巴斯德研究院有2349個薩斯病毒樣本找不到了。幸而這些樣本只有病毒的一部分,沒有引發嚴重後果。2014年,美國一些非活炭疽病樣本被錯誤寄往美國各地…

在武漢,隨著疫情向全球擴散,實驗室泄露的假設變成了政治問題。在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外交官擔憂武漢病P4實驗室安全的消息4天後,武漢P4實驗室主任,石正麗的「老闆」袁志明出面表示,病毒不可能來自這裡。因為有防止病毒泄露的非常嚴格明確的規定。袁志明是在中國,法國和丹麥接受過培訓的微生物專家,他只是在捍衛整個中國科研界的聲譽。他意識到當地和國外對他們實驗室的傳言,以及對他們實驗室有大量學生進出的傳言。他們的研究員有時一人同時帶20名學生。(而法國一個研究員最多帶三名學生。)袁志明眼睛不眨地排除了實習學生出意外的可能性。他肯定地說,我們的學生和研究人員沒有人被感染。

病毒所研究冠狀病毒的人很多。石正麗跟她的一些團隊做「功能獲得」實驗,也就是重塑病毒,讓它們具有更強的傳染力,然後識別弱點,以便測試治療。此外,石正麗在今年1月20日發表了一篇有關新病毒基因組的成果,表明,找到迄今為止未被認知的病毒,它與蝙蝠冠狀病毒RaTG13有96%的相似度。

與中國方面的狂熱相比,法國方面更遲疑保留。生物污染的風險總讓觀察中國研究的觀察者感到擔憂。特別是,中國所有研究領域的實驗室都在展開競賽。而且中國的科研首先要當國家強大的工具。法國神經科學專家傑南Alexis Génin作為反走私器官協會Dafoh的科學顧問對中國感興趣。他表示,中國的科研項目不透明,而且以過分的方式進行,有時候並不遵守科學醫學倫理,可能導致走偏。

他還表示,在追求高生產力的環境下,很多年輕研究員輪流做實驗,增加操作錯誤與感染的風險。至於武漢實驗室裡重塑過的病毒是否會外泄,他表示,惟有派專家進入實驗室檢查,審閱實驗室病毒學筆記本,方可以澄清這一點。而流行病經常扮演「揭密者」的角色。

對武漢P4實驗室的懷疑顯示了法國與中國合作的困難。到目前為止,在法國,有一些失望的企業,一小隊的外交官和國防部幾個高官對中國的極端民族主義和不透明行為表示抗議。

法中合作內幕法方被排除

世界報說,這次疫情讓人們突然發現了法中合作的內幕。這個武漢P4實驗室建好後,除了2019年3月,法國駐武漢領事訪問過這裡(照片掛在牆上為證),實際上,法國很快就被排除在該「實驗室」的運作範圍之外了。

雖然石正麗和其他中國研究人員受到法國里昂P4實驗室的接待,但兩國合作的「對等」遠未實現。甚至積極推動與中國合作的工業家梅裡約,也在武漢P4被中方驗收後撤離。在武漢P4實驗室啟用前的18個月測試期(未放毒),法國傳染病學家RenéCourcol醫生被法國外交部派去武漢。他的任務是保證P4實驗室各項程序正確完成。他是否真被允許進入武漢P4?他今天對武漢P4有什麼建議?有什麼擔憂?他拒絕回答世界報的問題。

實際上,法國完全不知道幫助建成的武漢P4實驗室內發生了什麼。曾經參與一大部分法中這個合作項目的里昂P4實驗室主任拉烏爾HervéRaoul表示:「實驗室的設計看起來不錯,但要確定的話,需要看它在操作模式下怎麼樣。我去過幾次,但是我沒有看到它運作。」拉烏爾先生承認,武漢P4裡面沒有法國研究人員。他說,我一點也想不出這個實驗室怎麼運作。

世界報說,總而言之,這個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在2004年慶祝的雙邊關係已成為單邊了。這種情況在法中合作中很典型,幾乎所有在中國的法中合作項目都變成這個樣子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