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主刀傅彪換肝致死 政協常委瀋中陽被免 傳長期吸毒(圖)


2004年、2005年大陸影視紅星傅彪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都是在瀋中陽主持的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邊是演員傅彪。(網路圖片)
2004年、2005年大陸影視紅星傅彪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都是在瀋中陽主持的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邊是演員傅彪。(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0年5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共全國政協常委瀋中陽日前被免職,消息指其已「出事」。號稱國內肝移植領域的權威的瀋中陽,被國際組織追查涉血腥罪行,坊間傳他長期吸毒。電影明星傅彪換肝後死亡,正是由瀋中陽主刀。

綜合大陸官方報導,5月20日落幕的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已宣布免去瀋中陽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5月21日,中共天津市政協常委會,免去瀋中陽的天津政協副主席職務、撤銷其天津政協委員資格。

據親共香港媒體報導稱,瀋中陽已經「出事」。

今年58歲的瀋中陽並非中共黨員,而是農工黨中央常委、天津市委主委,還是天津市政協副主席。他是一名器官移植醫生,現任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他曾經留學日本大學醫學部攻讀博士研究生,回國後歷任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移植學部部長、市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天津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武警總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兼職還有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分會副主任委員、中共軍方醫學科學技術委員會器官移植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等。

翻查海外有關瀋中陽的報導,有關涉「活摘器官」指控觸目驚心。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表於2014年10月15日的報告稱,根據追查國際已掌握的大量的確鑿的證據,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一場全國性群體滅絕性的大屠殺。中國司法系統和軍隊、武警、地方醫療機構聯合參與了此事。

報告中提供的資料也提及瀋中陽及其任職的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瀋中陽在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和武警總醫院同時任職。瀋中陽所帶領的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和武警總醫院移植團隊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2004年1月∼2008年8月間,參與完成1600例供肝切取。

報告又提到:天津第一中心醫院,1994年5月,首例肝臟移植手術。當時的計畫是用3-5年的時間,完成5至8例肝移植。1998年組建移植學部,截止2004年,竟已完成肝臟移植2248例。年平均腎臟移植300餘例,肝移植600例,自稱肝移植年平均數量居世界第一。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移植學部還協助16個省份近47家醫療單位完成近300餘例肝臟移植手術。截止2010年底,和武警總醫院移植團隊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佔全國總例數的30.2%。

報告指,熱缺血時間是器官從供體供血停止到冷灌注開始的這段時間。熱缺血時間越短,器官質量越高,移植成功率越高。如果從屍體上切取器官,熱缺血時間一般很長。然而,中共有關論文中描述的器官的熱缺血時間絕大多數都超短。報告列出其中一個例子也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天津第一中心醫院2003到2005年200例腦死亡無心跳屍體供肝熱缺血時間小於8分鐘,說明摘取肝臟的過程就是「供體」從活體到「無心跳屍體」的過程,整個過程是有預謀的。

2019年5月份,美國國務院官員告知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將更嚴格的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籤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同時美國國務院官員還專門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給國務院。而根據明慧網報導,在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週年之際,法輪功學員將遞交給美國國務院的一批名單中,除了中共前江派常委劉雲山等人之外,其中也包括瀋中陽。

曾主刀傅彪換肝致死亡 瀋中陽傳涉毒

2010年3月12日,《看中國》一則題為「毒癮驅動下的瘋狂手術刀」的報導說,

廣為流傳的「天津醫學十大怪」中第八是這樣講的,第八怪:吸完大煙換肝快。這就是指瀋中陽吸毒。知情人如此評價:「什麼狗屁瀋中陽就是個騙子,收紅包不待眨眼的,低過一萬的還不收,而且還吸毒。」瞭解瀋中陽的人說:「那個主刀(就是給傅彪換肝的)就是個吸毒的,只不過他掙的錢夠他吸的。」

據陸媒公開報導,電影明星傅彪2004年8月29日被確診為肝癌,2004年9月3日,5天時間內,北京武警總醫院就給傅彪做了肝移植手術,主刀瀋中陽。2005年4月,傅彪肝癌再次復發,4月28日,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就找到了供體,瀋中陽又為傅彪實施了一次肝移植手術,此後傅彪回到北京,長期住在北京武警總醫院,直至當年8月30日死亡。。第一次肝臟手術失敗後,瞭解內情的說「傅彪去年(2004年)換肝是錯誤的,因他正處在乙肝活動期,有些大夫太急功近利了!」

據悉,傅彪第一次移植失敗後,家屬因為聽說給傅彪移植的器官來自於法輪功學員,就追問主刀醫生瀋中陽關於器官的來源問題。瀋答:第一、一切都符合法律手續。第二、這不是你們應該過問的。瀋中陽事後還說:「傅彪所患肝癌為第四期肝細胞肝癌,此類患者一般從診斷明確到患者死亡,平均生存期只有3至6個月,亦被稱為‘癌中之王’,傅彪進行肝移植,贏得了一年的壽命,比平均生存期已經多延長了半年了。」而傅彪在北京武警總院和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一年裡,他飽受了肝癌的折磨和手術、化療、放療的痛苦,還被掏空了上百萬的家底。特別是第二次手術後,傅彪幾乎是在難以想像的痛苦中走到生命盡頭的。

報導說,究竟瀋中陽到底活摘了多少鮮活生命的器官,或許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這種屠戮活人的恐懼會將一般人的精神摧毀,而毒品則是麻醉自己的「最好辦法」。因此不難理解瀋中陽,作為醫學專家,為何會走上吸毒的不歸路。一個移植專家將靈魂出賣給了名利之後,也只能靠毒品迷幻自己,才能再次走上手術臺。

此外,對肝臟移植手術有常識的人知道,完成一次肝臟移植手術是勞動量巨大,極耗體力的工程。香港肝臟移植的權威,有「換肝之父」之稱的範上達直言,換肝是大型手術,每每要12小時,以前更要23小時,所以曾和同事說「做一個換肝手術,命都短几年。」瀋中陽卻從2004年4月至2005年3月期間,在不足一年的時間中做了近600例手術,平均每天有2至3例的移植手術。如此巨量頻繁的手術安排則非平常人所能夠支撐,因此必須依靠吸毒來保持精神亢奮和支撐體力,所以天津民間才會有「吸完大煙換肝快」的說法。

報導還指出,瀋中陽的發達之路是靠中共治下的潛規則:政治上「染紅」。2001年正式成立的「天津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瀋任該中心主任。那時瀋已經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正式職工,擔任下屬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一中心地方醫院和武警醫院是完全不搭界的兩個系統,更沒有隸屬關係;瀋本人是農工民主黨員,一個民主人士被任命為武警醫院的一級領導,並不符合中共的幹部人事常規的任命。但從中可以看出瀋中陽和武警總醫院的關係非同一般。因為在中國的軍界和醫界,軍隊醫院有「白色731」之說,也就說軍隊醫院往往是為中共高層和軍方高層進行非法器官移植服務的地方。在2001年之前,瀋中陽和武警總院就已經有了密切往來。瀋需要從武警總醫院得到做肝移植的肝供體,武警總院則需要瀋的器官移植技術指導。

而瀋中陽正是從大量血腥移植中得到大量利潤和政治人脈,打通各個關節,當上所謂‘東方之子」、「傑出青年」。後進入全國政協當上政協委員、甚至常委。報導最後指出,看起來似乎走的是一條「成功轉型」之路,但放大一點來看,或許這只不過是中共系統主動的拉他入夥、有目的地把他培養成了活摘器官鏈條上的一個重要環節而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