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地痞當道 中共「土改」喪盡天良(圖)

2020-07-05 10:31 作者: 嚴家偉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土改
中共土改,批鬥折磨槍斃地主。(網絡圖片)

毛澤東有句名言:「我就是和尚打傘——無法(髮)無天」。有人說毛少年時代最愛的小說是《水滸》,可能那上面的打家劫舍,濫殺無辜,無法無天的綠林好漢,在毛的心中引起了強烈的共鳴,所以遠在1927年,毛就在其《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吿》一文中,大聲讚美敢在「少奶奶牙床上去打滾」的農村痞子的流氓惡行是「好得很」。而在他進入中南海登上龍位後,對以「革命」的名義進行殺人搶劫的「土改運動」,更是情有獨鍾,大抓特抓。筆者「生不逢辰」,少年時正遇上這場大災禍,但也有緣目睹耳聞了這場浩劫的許多情景。雖是冰山之一角,亦管中窺豹可見一斑,寫在這裡為歷史作點佐證。

本來所謂「土改」,就只是對農村土地所有權的一次重新分配。是根本用不著流血的。世界上許多地方(包括臺灣)都用的是和平的方式,由政府從原先土地擁有者(即中共所謂的「地主」)手中贖買過來後,再分配給無地或少地的農民,結果皆大歡喜,更不會有人傾家蕩產,家破人亡。然而毛澤東為了給他竊國奪權披上神聖合法的外衣,硬說這是一場什麼「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堅決反對所謂「和平土改的錯誤傾向」,無中生有地編造什麼「地主殘酷壓迫剝削農民」的種種謊言,神話,人為地煽起仇恨,然後不僅沒收地主的土地,還將人家進行生產活動有關工具的如耕牛、農具、種子、肥料之類通通搶走。更要霸佔別人的住房,奪走糧食、衣被、金銀、玉器、字畫、鈔票……凡是能吃、能穿、能用、能賣,特別是值錢的東西,通通洗劫一空。這幫痞子流氓對地主及其家人更隨意綁、吊、鬥、打,強姦、霸佔地主家的青年女子,對地主進行人身侮辱,虐待,施以跪石渣,夏日火烤,冬日風吹或冷水澆淋等酷刑。當時中共的所謂「土改工作隊」就可批准殺人。這都是眾所周知的歷史。在窮鄉僻壤的農村中,中共煽動一幫游手好閒、又想發財的農村痞子流氓,「合法」地殺人越貨,手段殘忍,喪盡天良,令人髮指。下面是筆者所見所聞之事,掛一漏萬,記錄在此。

邱國軍:槍斃前「十指燃香」

四川高縣小寨壩有個地主叫邱國軍,家中有幾十畝田,被劃為地主。又因此人在當地開了一家旅館,在窮鄉僻壤痞子們的眼中,邱國軍似乎就是當地首屈一指的,比爾蓋茨式的大富豪了,於是逼著他交出浮財金銀。他把什麼錢都拿出來了,還過不了關,硬說他是「頑抗」。將他綁在樹樁上,雙手十個指頭,全部包上棉花,棉花裡澆上桐油。然後引火將棉花點燃。十個指頭變成了點燃的「香」。故名「十指燃香」。邱國軍淒厲的叫聲慘不忍聞,最後痛死在樹樁上。死後還謠說他「與人民頑抗到底」,死了,也要拉出去「槍斃」一回,以顯示土改的威風。

現代版的東郭先生——「范瞎子」

在我的故鄉成都市西外,離我家不遠的洞子口鄉九里堤村,土改中一個姓范的地主,一生勤勞節儉,晚年才掙得幾畝田地。此時他己年老體衰,視力極差,人稱「范瞎子」。就是這樣一個靠勤勞而掙點財產的人,土改一來,也饒不過他。田土全被沒收了不說,硬要逼他交出金銀「浮財」。他哪有什麼金銀,交不出來,土改工作隊的人便把他交給農民去鬥爭。這些人在冬天把他全身衣服脫光,跪在「風」穀子的風機面前,幾個農村壯漢換班使勁搖動風機,冷風對著他一絲不掛的身上吹。你不交金銀,就不停地吹。五十幾歲的老人怎麼受得了。一天下來便渾身凍得僵硬。回去發高燒死掉了。

在鬥「范瞎子」時最起勁的就是一個姓彭的單身漢,此人三年前窮得在路旁討飯,「范瞎子」看見了可憐他,收留他在家作長工,范有個老婆是續娶的,才三十多歲,這個姓彭的便經常與之眉來眼去,是否「紅杏出牆」,外人背後議論甚多。到土改時這個姓彭的,成了土改的「積極份子」,他硬是不依不饒,硬要說「范瞎子」藏有金銀,最後把「范瞎子」整死了,不幾天,范的老婆就和彭睡在一起了。這不知是整「階級敵人」,還是整「情場敵人」。

女性地主的悲慘:無法叫出名字的酷刑

中國的女人,在戰爭,禍亂中歷來比男人受害更深,受辱更重。而且在受害時往往成為加害者用以糟蹋取樂的對象。所謂「裸刑」就是在處死女囚犯前,將女囚全身脫光,進行凌辱後再進行殺害。如果女囚是反抗當時統治者的政敵,其手段更為殘忍下作,如將女囚雙乳割去後再加以處死等等。文革中的女高中生李九蓮,因「惡毒攻擊」「林副統帥」被處死後,拋於郊野,任人姦屍割去雙乳,應是「裸刑」的續篇和姊妹篇吧!

土改中,山鄉的痞子們,當女性地主落在他們手上,由他們來「批鬥」、處置時,他們絕對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天賜的「良機」。而且會將其邪惡的獸性發揮到令人難以想像的「高度」!

川南筠連縣原沐愛區中心鄉,一個三十餘歲的李姓女地主(當時中國農村中不少女子只有姓氏而無名),容貌姣好,鄉村痞子常對其垂涎三尺,卻無計可施。該女自成人後一直信佛,長期素食,不沾葷腥。土改中,幾個農村流氓借「鬥爭地主」之名,對她進行百般侮辱戲弄後,猶覺未能「盡興」。於是弄來幾塊肉,叫這女子當眾吃下。並且振振有詞地說:「現在毛主席,共產黨來了,要打倒封建迷信,不准你再吃什麼素了,馬上給我開葷,把肉吃下去。」李姓女子堅持自己的宗教信仰,死也不肯吃。先是被拳打腳踢,後又強行把肉往她嘴裡塞。剛烈的她,把塞進嘴裡的肉吐在了痞子們的身上,臉上。一個流氓獸性大發,抓來一條黃鱔,當眾扯下李姓女子的褲子,破口大罵道:「你上面不吃葷,老子給你下面開個葷……」邊罵邊將黃鱔塞進了李姓女子的陰道!其他幾個痞子也幫著作惡扯手按腳。李姓女子在屈辱、羞憤和極度驚恐中被活活弄死。

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殘忍,在這幾個流氓痞子的面前,都變得黯然失色了!多麼偉大的「土改」,多麼偉大的「中國特色」!我無語,更無法叫出這是什麼「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