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炒巴」海外遇襲腦部受傷 透露曾被懸賞買命(圖)


過去一年,「攬炒」成了香港的關鍵詞。「攬炒巴」近日受訪提及,有人要出一百萬「暗花」買兇殺他,結果真的被幾人包圍,集中打頭。圖文無關。
過去一年,「攬炒」成了香港的關鍵詞。「攬炒巴」近日受訪提及,有人要出一百萬「暗花」買兇殺他,結果真的被幾人包圍,集中打頭。圖文無關。(圖片來源:TOMMY CHENG/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10日訊】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攬炒」成了香港的關鍵詞。除了抗爭者口中的「If we burn,you burn with us」,建制陣營、以至中聯辦、國務院同樣挪用「攬炒」一詞。「攬炒巴」近日接受港媒專訪,他曾發佈錄音影片,提及有人要出一百萬「暗花」買兇殺他,結果真的被幾人包圍,一人從後捉住他,其他人便開始打,集中打頭。他形容,時至今日,後腦仍然腫起。

「我要攬炒」的責任更大 推動「草根國際線」

據《立場新聞》報導,「無諗過,當日改的account名會變成全個香港都講緊嘅嘢。」攬炒巴笑道。

2019年6月9日民陣一百萬人遊行後,政府宣佈如期進行送中條例修訂二讀。Finn(化名)決心開設「我要攬炒」帳號,在連登討論區出帖,去信要求外國政府褫奪官員的外國護照,這是為團隊首個行動。網民稱他為「攬炒巴」。

其實《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以來,除了香港本地外,海外港人同樣形成一股力量。各地港人團體都自發組成形形式式的關注團體,發起遊行集會以聲援香港抗爭。攬炒巴受此啟發,2019年6月開始在連登上「招兵買馬」。

首波攻勢是去信外國政府要求取消官員的護照,藉此動搖保王黨二讀投票的決心。帖文在連登獲得了過萬正評,然而攬炒巴如今憶述,當時的信件寫得再體面、情理兼備,其實外國政客卻回覆並不熱烈,過百封郵件才得到幾個回覆。

數個月後區議會選舉,攬炒團隊已組織「國際選舉監察團」,邀請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的委員Luke de Pulford等20多位海外議員和政界人士來港,走訪各區票站;那周港警正包圍理大,有海外議員主動提出到校園視察,歐盟議會的議員Miriam Lexmann等親身目擊警察舉藍旗,義工要急忙帶其離開。

攬炒巴陸續發起更多行動,去信聯合國並投稿《金融時報》等。2019年7月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揚言,「香港人未放棄的話,我哋都唔會放棄!」

2020年6月上旬再受訪,攬炒巴形容攬炒團隊打的是「草根國際線」,草根在於不像傳統泛民,也不是黃之鋒、周庭那一類政治明星;他們既沒有建立多年之政治連繫,也沒有政治光環和名氣。

「我要攬炒」在連登仍然有份量,其團隊規模更已擴大數倍,且成員遍佈世界各地。團隊早前進行眾籌了175萬美金(1,300萬元港幣),計劃展開個多月,進度達9成。最近,他們正式加入了「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和13國議員、聯手推動,要求各國政府更加強硬應對北京。

抗爭一年,街頭戰線被強力地打壓;國安法實施後,「身處香港本地打國際線的團體、政治人物、議員、學生,無可避免會受到打壓。」他明瞭,此後國際戰線就要靠世界各地的海外港人支撐了。

攬炒團隊如何做到的?

首先靠香港抗爭有一定的熱度。攬炒巴解釋,過去一年無論規模、時間幅度,都足以震驚甚至感動世界。政客們既有道德感召,且當地港人主動「踩上門」聯繫,就不一定不獲回覆。

再靠遊說。「攬炒團隊」現時在北美、歐洲和亞太區多國都有分隊,與當地政客聯絡,發起遊行集會。當團隊實績愈做愈多,外國政客願意信服他們是認真、不是「玩玩下」。

攬炒巴形容,關鍵在於能否將香港示威與外國利益連結。他說,有些議員半信半疑,團隊只能落力說服,「不如來港親眼看看街頭情況,跟街頭抗爭者一談?這或是非常好的體驗?」

攬炒巴海外遇襲腦部受傷 曾透露有人出錢買命

人在異地的「我要攬炒」5月初發佈錄音影片,提及有人要懸賞一百萬「暗花」買兇殺他。片段一出,連登仔和網民紛紛留言,叫他要小心,也有人提議請保鑣。

但攬炒巴近月還是出事了。他稱,某夜獨自走過內街,察覺有身影靠近,就緊急走開,未走到街口,卻被幾個人包圍,一人從後捉住他,其他人便開始打。他形容,對方是集中打頭。

不久攬炒巴便倒下,意識變得模糊。還聞到濃濃血腥味,他只想到:「咁就完咗一世?」不知昏迷了多久醒來,他勉強起身,第一時間拍下傷勢,並且告知團隊成員,「咁起碼我真係死咗,佢哋都知咩事」。

攬炒巴憶述,護士花近數小時仍然未能止住後腦傷口的血。除了頭顱,其眼睛也流血、腫起,白色恤衫則染上了大片血紅。他形容,時至今日,後腦仍腫起。

遇襲事件與政治有直接關係?「坦白講,我唔能排除,但亦唔能夠證明遇襲爆頭同中共有關聯。」攬炒巴說,「(這)可能係最後警告,亦可能係我天生命格比較黑仔、不幸。」

攬炒巴亦提到,有團隊成員在香港參與示威後失聯。他形容,該成員在群組一直活躍,絕不會「突然斬纜」,團隊內亦有機制,要成員定期報平安,在退出前要先交代。「如果佢仲安好,可以inbox話返畀團隊知。」不過他亦預計,情況並不樂觀。

「攬炒」為何物

一年前,「攬炒」僅是地道港式用語。一年後,講「攬炒」而不言中共已不可能。「無諗過當日改嘅account名,會變咗成個香港都講緊嘅嘢…」攬炒巴直言感覺奇怪。「都係硬著頭皮啦。既然都發展到去呢個方向……係囉。唯有大家一齊頂住。」

攬炒巴眼中,北京、建制派反覆遣用「攬炒」一詞,其實是偷換概念。「港人或我們抗爭者所講的攬炒,係要攬炒中共。但在對家的narrative入面,攬炒的對象卻變成了『所有香港人』。他們罔顧了一個現實:香港人被中共burn了幾十年,所以我們才要burn返中共咋嘛。他們專登扭曲呢樣嘢。」

但到底如何「burn」法,攬炒巴強調,攬炒多一分「置諸死地而後生」的魄力—他很在意這一點,因為攬炒是手段,港人要留有用之身,迎接黎明。以「玉石俱焚」作為終結,並非他心目中的理想藍圖。「攬炒是一個反制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就是要光復香港。……攬炒對象就係中共同佢嘅走狗。」

攬炒巴再三強調,攬炒論主要精神就是「先破後立」。如果「破」的階段成功—攬炒中共,讓其決定放棄香港、甚至倒台,香港出現了重大的政治變革時,在外、流亡的港人帶著經濟資源,背肩香港的語言、文化、身分和歷史重建香港。如何「立」?他提倡要重拾「香港的民族性格」,具國際視野,同時曉得在國際間斡旋。

「我自己心目中的路線是,靠終極攬炒、靠國際制裁,特別是美國方面的強力制裁—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無得入口精密零件等,這些做法可以削弱,甚至大幅削弱中國掌握的龐大經濟資源。」

攬炒巴眼中,要打擊北京,就先要褪去香港這雙「白手套」,令大陸無法再通過香港黑箱作業,謀取暴利,而這也是攬炒派一貫的思路。猶如袁弓夷近來接受訪問時說,無論香港未來怎樣,這個代價港人也一定要付出。只有這樣,才可以打擊北京,畢竟這個世界沒有免費午餐。

對攬炒巴來說 這個黑暗時期又會有幾長?

他說,這先要視乎國際制裁力度,「單靠美國未必夠,絕對需要加埋英國,甚至是Five Eyes的國家一齊聯手,先可以用最快速度或者最強幅度去制裁,希望我們香港人受的苦難就會相對少啲。」

剩下的,就要視乎香港人「攬炒的意志有幾強」,能否在浪潮中留心、坐穩。

攬炒巴說得深刻:「其實我們只不過是將2047年末代香港人要單獨面對的事,推前20幾年,由幾代香港人一齊去承擔咋嘛。」

他續說,正是因為有幾代人的共同努力,攬炒才有生機。「香港叫做仲有剩餘價值的時候,相對多實力籌碼去攬炒中共時,可以一搏。唔好講2047啦,如果2037年先覺醒去反抗,香港對中共來說無晒價值的話,仲點樣攬炒到中共呢?」

關鍵在於民氣

「民氣唔夠,國際線都係寸步難行。」攬炒巴說。反之只要香港的民氣夠,則國際戰線就繼續「有得打」。

而隨疫情和港警打壓力度,大家都認同街頭抗爭似乎已暫時式微。但攬炒巴認為,港人、動員和街頭抗爭方式不斷進化,「我相信香港人唔會咁容易認命,唔會所有抗爭都消失晒。」

攬炒巴說,一年來的轉變,無論是團隊規模、發起的行動,以至影響社會之程度都很大。但被問到一年以來的感受,他說,不知道正在做的事是否真的可以影響香港,「如果睇到成果後再回望,可能更有意思」。

攬炒巴現時不在香港,也預想過自己要流亡海外一世,他說唯有光復香港,才能夠重返所愛的家鄉。

去年說過振奮人心的「香港人未放棄的話,我哋都唔會放棄!」,攬炒巴認為,自己仍努力兌現此承諾,「我冇諗過香港人會撐咁耐,我自己都surprise自己撐咗成年」,如今「黑暗時期」來臨,他只希望港人和自己都可以撐下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