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白無常索命卻幸運還陽的奇異事件(組圖)


我父親講了一個遠房表親被無常索命然後還陽的事。
父親講了一個遠房表親被無常索命然後還陽的事。(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出生在東北國營農場的一個生產隊,我父親當時任生產隊長。八十年代初的一個夜晚,我也就是十一、二歲吧。那晚生產隊的候會計來訪,正趕上停電,所以父親就和他秉燭夜談。他們說到這個世上到底有沒有鬼的問題,我父親講了一個遠房表親被無常索命然後還陽的事,這個表親家裡很富裕,有些資產,村裡的人都稱他孫少爺。

無常索命

事件發生在四十年代末,山東省武城縣一個村鎮,那年孫少三十左右。這一天孫少騎車到鄰村去吃酒席,在人家酒足飯飽後已是後半夜。那家人要留孫少過夜,擔心路上不安全,那晚正是陰曆七月十五,又怕他撞邪。孫少仗著酒勁非要回家,說大月亮天的有什麼好怕的。

曠野中,孫少正不緊不慢的蹬著車,突然車前方立起兩個高大的人影。明亮的月光中,只見那兩個人影都身著長衣,帶著高高的尖帽,一黑一白,手裡拿著鐵鎖鏈擋在路中間。

孫少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汗毛直豎,心想:壞了!這不是無常鬼索命來了麼。一念間,自行車已到了兩個無常身前。其中一無常伸手就抓住了車把,另一個舉起鎖鏈就往他頭上套來。這時孫少在驚懼中真是惡從膽邊生,一揮手裡的狗皮鞭子就向兩個無常抽去。這黑白無常一閃身,孫少使勁的蹬著車子向前衝去。這時只聽「嘩啦」一聲,無常從身後扔過來鐵鍊子就套在了孫少的脖子上,電光火石中孫少抓住鐵鍊子又給扔了回去,繼續沒命的往前衝,如此幾次。

飛馳中又聽「哐當」一聲,鐵鍊子又砸在了後車座子上,孫少不敢回頭看,他知道無常在身後緊追不捨,只要他們的手搭在了後車座上,他就回手一鞭子。這時他腦中已無其它意識,只是下意識使勁的蹬著車子逃命。就這樣,月光下兩追一逃,漸漸已望到了村頭。

這時已是凌晨三四點鐘,正好村頭一家村民起來到屋外小解。這孫少一望到燈光,聽到了人聲,登時精力一卸,「咣當」一聲摔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那村民聽到聲響馬上來查看,一看這不是孫少嗎?只見那孫少牙關緊閉,口泛白沫,昏迷不醒。村民忙喊人將他送回家中。

這天孫少家人慌亂得上竄下跳,找來幾個大夫搶救也毫無見效,孫少只是昏迷不醒,又不知是什麼病因,就這樣折騰了一天。

天色漸晚,昏迷中孫少看到黑白無常拿著鎖鏈從屋外進來,來到他面前,對他說道:看你這回還往哪跑!說著將鐵鍊往他頭上一套,拽起他就往屋外走。孫少剛踏出屋門,就聽屋內一片哭聲,他知道:完了,這回是真死了!

孫少被無常牽著飄出了村外。
孫少被無常牽著飄出了村外。(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遊歷陰府

孫少被無常牽著飄出了村外,猛然間,一座高大的城池聳立在孫少面前。入得城來,已然是白晝,卻見城中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好不熱鬧。不及細看,孫少被拽到一座府門前,那府門上書三個大字:城隍府。那府中坐著一位老和尚,孫少定睛一看,不覺驚呼出聲:咦,這不是師父嗎?忙上前施禮問候。那和尚也頗覺意外,道:徒兒啊!怎麼是你?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原來,在孫少的村鎮外有一座廟,而這老和尚生前是這座廟的住持。孫少小時候拜他為師,所以才認識。

孫少忙道:是無常將我抓到這裡來的。那老和尚忙命鬼吏拿來生死簿查看,看後對孫少說:徒兒啊!你陽壽未盡,看來是拘錯了。既然來了,就在這玩耍一天,到時再送你回去。孫少忙應承,並問起這城中之事。

老和尚說道:這座城就是陽間村鎮外的那座廟,我死後被封為這座城的城隍神,掌管這城池附近世人冥籍,收管魂魄。這裡並不是真正的陰曹地府,所有剛死的魂魄都扣留在這城裡,先經過相當嚴厲的盤問之後,有罪之人才解到「酆都」(即閻羅府、閻王殿)這些真正的冥府去。城中白日即是陽間的黑夜,一顛一倒,除此之外,與陽間並無兩樣。

閒聊之後,城隍便讓孫少到城中轉轉,並吩咐天黑之前趕回好送他還陽。孫少在城中閒逛,見這陰府之人的穿著打扮、集市叫賣、生活起居,與世間並無差異。

正行間,孫少猛然看到他八歲的兒子正在人群中跑跳,心驚道:這小兔崽子什麼時候也跟著我來了。忙喚兒名,那兒只是不睬,孫少伸手去抓,那兒閃身往人群中一躲,便找不到了,孫少只是納悶。之後孫少又在城中看到三位他村中之人,問他們話只是不睬,這三人身上都有疾病。孫少明明記得他們都好好的活在世間,怎麼在這裡遇見,奇怪不已。

天色漸晚,孫少回到城隍府,問起他兒及村中幾人之事。城隍說是這幾人陽壽將盡,都是患病而亡。孫少本想救他兒,城隍拿生死簿給他看家人的陽壽,孫少一看命中如此,只得作罷。

不覺時辰已到,城隍命無常送孫少回去。出得城門,只見一片昏暗,孫少只覺背後被大力一推,驚叫一聲,便向前跌去。

還陽顯跡

孫少只覺身體向前一跌,大叫一聲,睜眼一看,卻發現自己正躺在棺中,周圍只聽嚶嚶竊竊的哭聲。他知道家人正為他守靈,於是拍棺大叫:我沒死,快把我抬出去。

親朋好友正在悲傷,忽聽他在棺中大叫,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以為詐屍。孫少只得再叫:我真的沒死,快把我抬出去。周圍的人驚疑不定,此時天色漸亮,其中幾個膽大之人戰戰兢兢的上前,推開棺蓋。孫少坐起身來,說:我真的沒死,快把我抬出去。周圍的人一看他並無異樣,七手八腳的把他抬到炕上。

孫少說:我餓死了,快給我點吃的。家中人又是一陣手忙腳亂,待他吃飽喝足,恢復了元氣,才一五一十的講起了他的經歷。只聽得親朋好友、左鄰右舍是將信將疑,又驚又怕。

沒過幾天,孫少的小兒患病不起,家中老少慌忙,尋醫救治。孫少也不覺悲傷,只勸家人治也沒用,肯定是不能活了,果然沒幾天孩子就死了。

孫少又找到村中那三個人,告訴他們得什麼病,什麼時候死,讓他們該吃該喝,準備後事。沒過多少時日,三人相繼去世,無不應驗。

自此,孫少遊陰還陽的事便在十里八鄉傳開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