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女孩中國尋親:你的放棄 讓我的人生不一樣(組圖)


加華裔女孩中國尋親:親歷大疫 我必須開始尋他們
Julie(中)和她的加拿大養父母。(網路截圖)

【看中國2020年7月14日訊】她,名叫Julie,中文名叫江浩,今年25歲,是一名被中國親生父母拋棄、後被一對好心的加拿大夫婦收養的華裔加拿大人。在經歷了這場蔓延至全球的武漢肺炎疫情後,她說:我眼看著疫情快速蔓延,越來越多的人垂死、病逝,我覺得我必須開始尋找他們了,不然我可能追不上時間和命運的速度。

大陸媒體報導,1995年2月,當很多人還沉浸在剛過完中國新年的喜悅中時,剛出生的江浩就被遺棄在江蘇江陰一派出所門口,後被人送往江陰市福利院,同年7月27日,不足半歲的Julie被一對加拿大夫婦收養。

這個笑起來眉眼彎彎的女孩Julie,從記事起就知道自己與父母長得不太一樣,養父母也從未將領養這件事當成秘密。

在Julie開始懂事時,他們就會將她的身世慢慢道來;在她七八歲時,養父母送她去學習了中國文化;十一歲時,他們帶她回到了中國,探訪收留Julie的福利院,還積極參與到中國的一些收養協會中去;他們還會向Julie介紹更多的從中國領養而來的孩子……

這對加拿大夫婦養育Julie的同時,並沒有讓Julie忘卻自己生命源起的根,他們希望她能以自己的故鄉為驕傲。

養父母的開明也造就了Julie陽光爽朗的性格。Julie和很多其他中國棄嬰一樣,是幸運的。養父母給予了她全心貫注的愛,從小就培養她的興趣愛好,十歲聖誕節時養父母送的一臺相機,讓攝影成為了Julie的摯愛。

19歲那年,Julie被多倫多大學英語文學系錄取,讀了2年後,因不喜歡沉悶的英語文學專業,她隨後全身心地投入攝影,目前的她是一名職業攝影師,主要從事婚禮和家庭的肖像攝影。

她說:「這是我真正熱愛的事情,也是我非常樂意奉獻的東西」。

可Julie為各種各樣的人攝影、拍照,記錄過那麼多家庭的歡樂和笑容,卻從未見過自己親生父母的笑臉。

「我不知道是生活中的什麼場景會讓我想起我的親生父母,但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在哪裡?他們還在一起嗎?他們還活著嗎?這樣的事情,我每天都在思考,而且絕對是我永遠不會停止思考的事情。」

疫情蔓延全球之時,Julie的生活也按下了暫停鍵,居家隔離的她,看到感染和死亡人數不斷攀升,甚至身邊一些原本熟悉的人都在這次疫情中不幸中標……

「我怕我再不行動,我可能會追不上時間和命運的速度」。於是,Julie決定立刻尋親

當養父母得知Julie想找親生父母時,他們表示非常支持,並且幫著Julie梳理線索,希望能給女兒一點幫助。

但尋親無異於大海撈針,茫茫人海,知道的線索也少得可憐。

「尋找親生父母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但我一直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始搜索。我幾乎找不到任何實質性的線索,所以只要一開始尋找,就會令人生畏!」


Julie在社交媒體發布尋親求助帖。左下圖為Julie嬰兒期的照片,右下圖是長大後的照片。(網路截圖)

從小生活在加拿大的Julie不太會講中文,除了兩邊臉頰上分別有一顆淡淡的小痣之外,再沒有其他特殊的印記了。她手中唯有的線索,是一張自己當年被送往江陰市福利院的材料和一張寫有自己生辰的紅紙。

根據材料記載,Julie生於1995年正月初九,陽曆2月8號晚上10點18分。而把她送到到江陰福利院的是周莊鎮7組的張小妹,除此以外,沒有更多有關她身世的資料。

幸而,在Julie的朋友裡,有一位遠嫁加拿大的四川女孩兒小楊,小楊瞭解Julie的情況後,表示願意幫忙。

小楊幫Julie一起在國內社交平台上輾轉打聽,隨後找到了當地的媒體幫忙。

由於時差關係,7月9日深夜,當地媒體記者聯繫到加拿大的Julie,當被問及有什麼想對親生父母說時,她這樣說道:

「老實說,我只想告訴他們,我原諒他們、理解他們,我希望他們為我感到驕傲,我沒有對他們產生過任何不好的想法,沒有任何負面感覺!如果可能的話,讓我見到他們吧!

我現在25歲了,時過境遷,我知道他們也會有變化,但我希望他們知道我愛他們諒解他們,甚至感謝他們當時的選擇,讓我的人生經歷變得特別。」

至發稿為止,Julie還未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