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慘 紐約多名警察被暴徒打的頭破血流 爲什麽?(圖)


7月15日,紐約市一名抗議者暴徒襲擊了包括警察局長在內的幾名正在執法的紐約市警察,致使該局長受傷、多名警察頭部受傷流血。對此,紐約市市長白思豪(de Blasio)和市議會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紐約市長等的所作所爲正在使紐約市成爲黑白顛倒、暴力犯罪橫行的人間地獄。圖爲抗議示威中「解散警察」的牌子。(圖片來源:Taymaz Valley/Flickr/Wikimedia/CC BY 2.0)

【看中国2020年7月17日讯】(看中國記者理翺編譯/綜合報導)據警方和襲擊事件的錄像顯示,週三(7月15日),在紐約市布魯克林大橋上的一次示威遊行中,一名抗議者暴徒襲擊了紐約警察局包括該部門最高級別的穿制服的警官在內的幾名正在執法的警察,致使紐約市警察局局長受傷,並且多名警察頭部受傷流血。事件發生後,人們不禁產生疑問:紐約警察的戰鬥力如此低下嗎?爲什麽會發生這種事?對此,紐約市市長白思豪(de Blasio)和市議會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據福克斯新聞網報導,紐約警察局在週三下午12:30左右的一條推文中宣布,至少有3名警官在將某人逮捕時被人(一名抗議示威者)在橋的圍欄的另一側揮舞著長的物體襲擊而受傷。

這條推文說,3名警官受了重傷。

視頻顯示,一群人中的某人沿著橋靠近柵欄邊緣,然後俯身重擊擠在障礙物上的警官。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多名警察頭部受傷,血流滿面。

警察局發言人說,在錄像中出現的,襲擊發生時與警察小組在一起的一名著白T恤警察服裝的成員是警察局局長特倫斯·莫納漢(Terence Monahan),他手部嚴重受傷,但無生命危險。

警告:下面帶有流血的照片是自然圖形

莫納漢是因在6月1日在該市舉行的一次示威活動中向抗議者下跪而受到稱讚的紐約警察局成員中的一位。

在第一次混戰之後,距第一個發生衝突的地方不遠處,更多的抗議者和警察之間發生了另一場混亂的鬥毆。

紐約警察局中尉約翰·格裡姆佩爾(John Grimpel)對《福克斯新聞》說,一位警官的眼窩骨折。抗議活動總共逮捕了37個人。

目前尚不清楚該視頻是否顯示了唯一的暴力事件,或者其它來自示威者的暴力事件是否發生在攝像機之外。

紐約市政府對日益增長的暴力事件負有重大責任

事件曝光後,引來了廣大網友一邊倒的評論指出「毆打警察的人是罪犯,而不是示威者。」爲什麽紐約警察表現如此軟弱而向這些「國內恐怖份子」下跪、屈服?「爲什麽不強硬回擊,恢復『法律和秩序』?還在等什麽?」

對於這一系列問題,亦有大量評論明確揭示在民主黨引發的反警察氛圍中,不能責怪警察們三思而後行。事實上,以紐約市市長白思豪為首的紐約市政府對今天紐約逐漸滑向暴力、犯罪的樂園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紐約市長白思豪是堅定的支持解散警察運動的自由派民主黨領導人。

在6月15日,其拍板決定解散了紐約市警察局的便衣「反犯罪」部門。之後,紐約市的槍擊事件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飆升。據《紐約郵報》報導,從6月15日至7月2日該部門的警員被解職以來,該市發生了116起槍擊事件,比2019年同期的38起槍擊事件增加了205%。

白思豪不但實際拆解紐約市警察部門,而且大力削減該部門的經費,從經濟上截斷警察。在他的推動下,6月30日紐約市議會通過了一項預算案。該法案剝奪了紐約市警察局10億美元的經費。

在白思豪不遺餘力的打擊下,紐約市警察的士氣極爲低落。一大批紐約警察局的警員,包括一名布朗克斯區的警察局長,提出了退休申請。紐約警察局一度因爲提出退休申請的人數太多,而不得不限制申請的流量,對申請進行排期處理。

白思豪的最新動作轉向了針對警察的立法。

紐約警察執法將舉步維艱

出於對白思豪定於週三(7月15日)簽署的新的警察改革立法而使警察在工作中面臨新的刑事和民事責任的擔憂,代表紐約州警察部隊士兵的工會主席托馬斯·芒格(Thomas Mungeer)呼籲警員們從紐約市的所有崗位上撤離。

芒格在週三的新聞稿中寫道:「我要求紐約州警察局長基思·科萊特(Keith Corlett)立即撤離目前駐紮在紐約市的所有穿制服的州警官,並停止該轄區內的任何執法活動。」

芒格解釋道,白思豪所簽署的法律「給我們的部隊增加了不必要的負擔」,「這使他們面臨刑事和民事責任。」「因為他們在合法逮捕期間將以一種與他們的訓練相一致的方式來制伏一個人,而那在全州其它地方(除了紐約)都是合法的。」「此外,這項立法將阻止警察安全有效地逮捕抵抗人員。」

該法律原定由白思豪在當天的活動上簽署,其第10-18條規定,逮捕人員「以壓迫脖子兩側的氣管或頸動脈以限制空氣或血液流動的方式束縛某人,或在進行或試圖進行逮捕的過程中以壓縮隔膜的方式坐在、跪在或站立在(被逮捕人的)胸部或背部上,是輕罪。」

芒格繼續說:「當警官面臨暴力戰鬥人員時,這些技術在全州和全國許多執法機構中普遍使用。」「我感到非常令人不安的是,即使這些行為是無意的,也沒有使被控人員受傷,然而現在這些行為被定義為犯罪性質。」

芒格在聲明中辯稱,除非紐約州司法部長選擇介入並將州警察從紐約市議會於6月通過的該立法中排除,否則在紐約市的州警察部隊「別無選擇」,只能撤軍。

紐約市警察局局長特倫斯·莫納漢也對該法案中提到的對個人的胸部或背部施加壓力的部分提出了質疑。

莫納漢7月初表示:「曾經逮捕過任何戰鬥和搏鬥的人的任何人都知道,你的膝蓋很有可能會落在某人的背上。」「這對我們的警察來說是一個大問題。」

紐約州的警察部隊在全州範圍內部署,主要負責監督紐約州在紐約市和其它大城市以外的大部分地區的執法工作。但是,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認為需要他們的協助時,警察部隊也可以被派遣向城市。

在紐約市,大約有200名州警察部隊士兵被分配執勤。現在,這些強力援助即將離開紐約市,而新的警察法案更使警察執法時難度劇增,所有這些致使紐約市警察的處境可謂雪上加霜、舉步維艱。

在白思豪等的束縛下,紐約警察縮手縮腳、怯懦猶豫的表現也就不足爲奇了。

紐約警察工會領導人炮轟白思豪和市議會「把街道還給了罪犯」

隨著白思豪和市議會的一連串的行動,紐約市的治安狀況每況愈下。白思豪等一味迎合甚至主動推動無政府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等激進份子的要求而完全無視法律與秩序的行徑也引發了愈來愈多的譴責。週二(7月14日),紐約市警察慈善協會主席帕特里克·J·林奇(Patrick J.Lynch)炮轟市長白思豪和市議會要爲今年夏天紐約市槍擊事件的劇增負責。他告訴《福克斯新聞》:「這座城市已經把我們的街道拋棄了。」

在《福克斯新聞》的嘉賓提醒他在一夜之間有18人遭槍擊而至少有1個人被殺後,林奇譴責道:「我們的市議會、市長辦公室和州議會已將警察扣上手銬,並把街道還給了罪犯。」

他説:「好吧,本屆政府認為這(維持治安)不好。他們妖魔化了警官,他們改變了規則,我們無法完成工作,但罪犯卻獲得好處。」

「當罪犯聽到市政廳說在犯罪方面會有『柔和的接觸』,他們確切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那意味著街上有一個犯罪卻不被懲罰的地方,他們將利用它,而且他們已經那麽做了。」

林奇抨擊白思豪和市議會面對抗議和犯罪率的飆升,表現「怯懦」。儘管林奇希望紐約警察局免除不專業和惡意的警員,但工會領導人警告說,白思豪和議會的戰略將「殺死人們」。

林奇指出:「他們不會因為從紐約警察局的預算中削減了10億美元而停下來。」「他們不希望我們的街道上有警察。他們不希望他們(警察)從槍手的腰帶上拿走槍。」

他質問:「下一步是什麼?我們要追逐的下一個口號是什麼?」

是啊,如果任由白思豪們禍亂下去,昔日輝煌的大蘋果將會變成什麽樣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